【逸真、秦真】惨遭NTR的羽皇陛下(02,龙番小飞侠,不,是田螺姑娘)

前文:(01)

警告:羽还真穿越

西皮:风天逸/羽还真,秦明/羽还真

送给 @白共饮  @云吞凉凉  @阿透透透透透 ,邪教是有售后的!


———————以下正文——————


  若不是秦明及时回到办公室,羽还真就要在林涛和大宝的围追堵截下左支右绌了。

  

  “来了?”秦明无视掉戳在旁边一副看戏表情的俩人,跟羽还真打了声招呼。

  

  “你要的东西在桌上。”青年松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眼里闪烁着求救的神采:“我想回去了。”秦明的两位同事对他的好奇心实在太过旺盛,虽然没有明着打探问询,但字里行间都是旁敲侧...

【逸真、秦真】惨遭NTR的羽皇陛下(欢乐向,羽还真穿越,教科书般的秦嫂)

警告:羽还真穿越到了现代

西皮:逸真,秦真(没错是秦明X羽还真)

送给 @白共饮  @云吞凉凉  @阿透透透透透 ,车行不倒闭,食我邪教!


——————以下正文——————


  电视里正播放着俗套又尴尬的古装剧,女主面容悲切地抱着昏死过去的男主,抖着嘴唇念出一首生编硬造的苦情诗。


  秦明合上笔记本,端着马克杯走到沙发后面,一边喝水一边瞟了眼屏幕,随后翻了个毫无保留的白眼。他对这类摧残心智的电视剧毫无兴趣,然而架不住有人爱看。


  羽还真抱膝缩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过长的头发披散在肩上,乍一看跟个女...

【逸真】意外之喜(该车超速,系好安全带,一发完)

警告:

生子产 ru!

重点是产ru!!

算是 投怀送抱 的后续。

送给 @终白首 ,浪呀嘛浪打浪~


——————————以下正文————————


       风天逸隔着老远便看见了自己意欲堵截之人。

  

  “羽还真!”他怒喝一声,几步上前,挡住了少年的去路。

  

  看清来者是谁,原本正躬身快走的机关师面上闪过一丝惊慌,转身就要遁逃,却被风天逸一把勾住脖...

【逸真】返璞归真(09,两个基佬上青楼)

前文:(01)(02)(03)(04)(05)(06)(07)(08)


———————以下正文——————


  星辰号已驶入澜州上空。

  

  一只精巧工致的木鸟扑棱着翅膀,自敞开的舷窗飞入,它的身后跟着一只灰色信鸽,两只鸟儿在飞车内盘旋几圈,机灵地避开迎面而来的少女,闪进了舵室。

  

  “鸾鸾,”正在剥石榴的青年闻声抬起头,冲着机关鸟招手,“过来。”

  

  不盈尺长的木雀乖顺地向他滑翔而去,却在近身时倏忽掉头,落在了坐于一旁之人的肩上。

  

  “明明我才是主人,它却好像更喜欢你。”羽还真捻起一颗石榴籽,冲着机关雀弹了过去。“小叛徒。”又...

【逸真】返璞归真(08,不如怜取眼前人)

前文:(01)(02)(03)(04)(05)(06)(07)


———————以下正文——————


  星辰号自重峦叠嶂之间升空而起,隐入霄汉,穿云破翳向着澜州驶去。


  昔日的皇家飞车历经多年的飘零流离,鲜妍不再,一椽一辕都刻满风霜,瞧着不再像是供人花前月下的金屋,反而宛如一艘战舰。风天逸领着雪家姐弟启程之后,嘱咐两人自便,就去了舵室。


  当年他不告而别,赌誓发愿终有一日要带易茯苓回到南羽都,然而时移世易,谁能料到七年之后他会载着旁人返航。这些年来,他虽居无定所,却也晓得人羽两族之间屡有摩擦,只是未详细打探,盖因念及有风刃坐镇,定能化险为夷。未曾想已到了...

【逸真】返璞归真(07,榆木疙瘩终于开窍了)

前文:(01)(02)(03)(04)(05)(06)


———————以下正文——————


  羽还真的腰腹皆被蛮族以石箭重创,翅膀也在逃离时被射伤,雪飞霜早前不晓得他已凝翼,只医治了可见的创口,此时草药的镇痛效用缓缓散去,机关师的四肢百骸莫不生疼。

  

  “可是哪里痛?”雪飞霜见弟弟面色惨白,连忙问道。

  

  凡是由死者神识所化的魅,心志较生前而言更为纯挚,对牵挂之人的关照之心也强盛得近乎偏执。

  

  羽还真被一再追问,自知瞒不过,只得翻身缓缓展开双翼。

  

  雪飞霜看着血迹斑斑的翅羽,疼惜更甚,端了清水为其擦拭。她动作轻柔地捋顺残破羽瓣...

【逸真】返璞归真(06,真是活见鬼了)

前文:(01)(02)(03)(04)(05)


———————以下正文——————


  那一晚风天逸不曾急于道别,而是住了一宿,翌日方才离去。

  

  经此一遭,羽还真心下感怀,加之又是个记吃不记打的性子,愈发惦念起风天逸的好来。他记挂着那人独身在外漂泊,形单影只,便三五不时地问候一声,就算对方偶尔心绪不佳冲他冷嘲热讽,机关师也不当意,只回一句“你又无理取闹”,便把铃铛搁到一边不予理会了。

  

  倒是被晾在一旁的前羽皇等到心平气和之后,就会因自己的迁怒泄愤之举而心中愧疚。他又扯不下面子去主动示好,每当焦虑之际,羽还真又会同他联络,仿若无事一般地跟他絮絮叨叨。...

【逸真】返璞归真(05,似乎玩起了电话play)

前文:(01)(02)(03)(04)


———————以下正文——————


  世人皆道风天逸张扬跋扈,恣睢纵任,然而是个重诺之人。

  

  他既然应下了羽还真,自会言而有信,回到飞车上便翻出了那枚被束之高阁的烽烟铃,将其置于案头。

  

  铃铛通体赤红,以熟铜铸成,似核桃大小,既无螺纹也无篆刻,毫不惹眼,单看着实在平淡无奇,然而既出自羽还真之手,想必大有玄妙。

  

  也不知那小子打的什么主意。风天逸把玩着铃铛,暗自忖度:羽还真性子纯挚,傻里傻气,别人对他一分好,他便要报出十分来。风天逸自认对他并不好,且不说过去他们曾兵戎相见,刀剑相向,单说在重逢后两人相...

【逸真】返璞归真(04,助攻出马,一个顶俩)

前文:(01)(02)(03)


———————以下正文——————


  风天逸的目光落在机关师的左手上,漆黑皮革之下是怎样一副令人不忍卒视的惨状,他是知晓的。当年也曾在牢外遥遥看过一眼,伤筋断骨,血肉模糊。

  

  这算得上是他们风家亏欠羽还真的。但他从未将少年的手伤放到过心上,毕竟多年过去,他一直当机关师的左手已经药石罔效,医不得了;又觉得对方戴着手套也可灵活行动,无需治疗。


  未曾想是复原有望的。

  

  “……风天逸?”羽还真见那人迟迟不语,不由心中忐忑。自相识后,陌之彦便甚是惋惜他这左手,几次三番允诺定会寻到医治之方。一开始他并未当真,直到数日前得知...

【逸真】返璞归真(03,打狗也得看主人,修罗场里刀光剑影)

前文:返璞归真(01)返璞归真(02)


———————以下正文——————


  中州不比澜州和宁州,子民多是华族,羽人甚少出没,如今忽现两位蓝瞳异族,立刻引得街上众人纷纷停看。


  羽还真见是风天逸,惊诧过后松了口气,从围住自己的几人之间探出身子,急道:“陛下!”


  这一嗓子,直把所有人都喊得一愣。


  风天逸蹙眉,正欲斥责羽还真口不择言,却对上了少年隐含祈求的眼神,心思电转,明了他这是另有苦衷,迫不得已傍上自己做戏。


  那几位华服公子闻言更是讶异,这羽还真乃是羽族,他的陛下,岂非就是羽皇?当即齐齐打量那半道杀出之人,但见对方眉宇雍容,不怒自威,迎上他...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