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杰】反败为胜(玩脱了的小麻雀)

简介:当杰克拥有一面可以调换灵魂的魔镜,他怎么可能不作死

前文:流年不利

配对:萨拉查X杰克


——————以下正文—————


  杰克·斯派洛永远不会坐以待毙。

  

  在沦为阶下囚的五天里,诡计多端的海盗两次试图越狱。头一回他用对付特纳家小子的那招勒住了一位前来送饭的海军,但是还没等他把佩剑从对方身上卸下来,就听见萨拉查的声音在甲板上方响起。

  

  “如果你不想享用食物,我可以把你拖到船底,这样你就能亲自去海里找些可口的小鱼小虾了。”

  

  老天,他是怎么隔着木头看到的舱里的一举一动的?杰克苦兮兮地皱起脸,扯着嗓子回答:“多谢你的好意,我只是觉得……这里的用餐环境太糟了。到处都是臭虫和船蛆,平时对你爱答不理,可一到饭点它们就会围上来大献殷勤,舔你的脚趾头,咬你的膝盖窝,蛰你的蛋蛋……踩不完撵不走,就跟海军一样。”说完,他多疑地踮起脚四下瞅了瞅,彷佛真的有密密麻麻的虫子咬在屁股后头。

  

  甲板上消停了片刻,杰克猜他可能成功恶心到了体面人萨拉查。

  

  “让你遭受如此恐怖的对待,真叫人遗憾,”那声音听起来可一点也不觉得自责,“为了做出补偿,我邀请你共进晚餐。”

  

  “什么?”杰克脸色一变,活像吞了几只他刚刚杜撰出的小家伙。海盗放开快被掐晕过去的士兵,几步蹦到牢房最里端,如同护卫贞操的姑娘一样坚定地连连摇头:“不,事实上我还挺喜欢这里的,像我这种肮脏阴险的海盗最适合和可爱的虫虫们一起生活了。”


  然而反抗是没用的,海上屠夫一如既往地独断专行,很快就派人将他从囚室里拉出来冲洗干净,绑到了餐桌前。


  “……后面的事我不想讲了,只是回忆一下也会玷污我破碎的灵魂。”杰克缩在角落里,面朝着舱壁,一边嘀咕一边忙活。“但也不是一无所获,现在我有了这个,离开地狱只是时间问题。”他攥着一把偷来的银制调羹,将长柄抵在地面上反复快速打磨,“只需要一点锋利的东西……伟大的杰克·斯派洛就能重获自由。”


  没错,此时此刻,他正在策划第二次越狱。


  并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把他用屁股换来的调羹上。


  “……你走不了,”隔壁牢房的巫师颤巍巍地泼冷水,“所有想逃离沉默玛丽号的人,最后都成了海上孤魂。”


  “除了我。”杰克拿起银勺子,用手指试了试尾端的锋利程度,扭头冲狱友耸耸肩:“打扰到你了?抱歉。时间宝贵,我可不想再上去吃晚饭了。”他心有余悸地哆嗦了一下,彷佛“晚餐”一词已成了海盗生涯里最可怕的字眼。


  老人沉默地垂着头。就在杰克以为他已经睡着时,巫师再次故作玄虚地发声:“想要成功离开,你还需要一样东西。”


  “不,我什么也不需要,”杰克冲勺柄吹了口气,银粉散落,如同骑士枪一样的细长尖头在夜色里闪着微光。他起身走到牢门前,摸索着将自制钥匙插进锁孔里,“一句忠告:当你要逃命时,别给自己增加负担,也别心软。”少年扭头看向蜷缩在黑暗里的身影:“我不会带你一起走的。”


  咔哒一声,锁头松动。杰克抽出救命的调羹,放到嘴边深情一吻:“尺寸完美,正中红心。”


  老人并不意外自己的心事被猜中,反而哑着嗓子嚷道:“如果我现在闹出动静,整船的人都会醒来。”


  “随你。”杰克推开门。


  巫师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咚咚捶起了舱壁。


  刚走出三步远的海盗又退了回来,他叉腰瞪向干瘪的老人:“我没法带你走,你看起来随便一碰就散架了。”


  巫师咧开嘴,露出了没剩几颗的牙齿,抬手指向堆放在牢房对面的装满珍宝的箱子:“那里,有一样可以帮助我们脱身宝贝……”


  …………


  杰克·斯派洛之所以能屡屡在险境里死里逃生,除了因为他那误打误撞的狗屎运,绝大多数时候都要归功于勉强算得上灵巧的身手。


  此刻,他像一只潜入夜色中的海鸟,在肃静危险的沉默玛丽号上来去自如,不多时就摸进了已光顾过数次的船长室。


  “……我应该直接一走了之,忘了和那个老疯子的交易……”杰克猫着腰,一边无声无息地自言自语,一边蹑手蹑脚地接近了萨拉查的床。西班牙军官浑然不觉地躺在那里,如雕塑般纹丝不动。


  少年屏住呼吸,戳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确定对方依旧被睡神牢牢蛊惑着。他转了转眼珠,看向一直被握在手中的东西:“……可这实在是太有趣了。”年轻的脸上浮现出跃跃欲试的光彩,兴奋像火花一样在他的眼中闪耀。“如果我拒绝,那人生还有什么乐子?”


  躺在海盗掌心的是一方双面镜,比他的罗盘还要小上一圈,镜面斑驳模糊,布满锈迹的边框上铭刻着一圈难以辨认的咒文:Picture what you want to see. Become what you want to be.


  杰克屏住呼吸,将双面镜举在手里,一面对着自己,一面对着毫无防备的船长,缓缓念出老巫师教导的咒语:“如你所见,重塑……等等!”他忽然住嘴,像是一只受惊的海狸般睁圆了眼睛:“差点忘了最重要的。”


  海盗解开自己的皮带,坐了下来,将右手紧紧捆在床腿上,挣了挣确定一时半会儿无法脱身。他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小瓶墨绿色的药剂,单手推开木塞,瞬间被散逸出的味道熏得脸色发青。“老家伙用什么做的药水,海怪的便便里吗。”杰克干呕几声,咬牙憋气,仰头将药水灌进了嘴里。


  彷佛灵魂都在打颤。等到大脑能再次思考的时候,他捡起镜子,重复了刚才的步骤:一面向着自己,一面向着萨拉查。海盗忍住恶心含糊地嘟囔:“如你所见……重塑我身……”


  突如其来的闪电撕裂了苍穹,金亮的光刃将屋内的景色劈成明暗两半。


  一股强大的眩晕感从少年的脚底升起,像是被湍急的漩涡擒住,不由分说地将他卷入深渊。灵魂出窍般的分离感让他忍不住大叫出声,一扑棱从床上坐了起来。


  ……哇哦。


  杰克晕晕乎乎地扶住脑袋,低头看向床脚——那里还要一个杰克。准确地说,是属于杰克的身体。


  老疯子的魔法竟然是真的,那面破镜子果然能使两个人的灵魂互换。


  这就是老巫师出的主意:用双面镜调换杰克和萨拉查的灵魂,成为西班牙军官的小海盗就能堂而皇之地行使船长权利:下令靠岸并放走老巫师。之后再借机如法炮制地将灵魂换回来,并且逃之夭夭。


  完美的计划。


  除了要被迫呆在西班牙佬金贵的身体里。杰克在心里抱怨着,他抬起胳膊,鄙夷地揪了揪精致的睡袍袖子,一股香料味钻进鼻腔里,叫他嫌恶地垂下嘴角。


  这时,被捆在床脚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杰克探下身,伸手在自己的脸前晃了晃——这又不新鲜,要知道他曾在世界的尽头幻想出过无数个自己。“醒醒吧,睡美人。”


  萨拉查看起来有刹那的慌乱,毕竟不管是谁,一觉醒来正对上一张不怀好意的脸,还是自己的脸,这事儿怎么看都挺惊悚的。


  他下意识地张开嘴,却被对方一把捂住了。


  “安静点,俘虏。”


  杰克故意模仿着军官的西班牙腔,但是几秒后就难以自制地躺回床上笑得不能自己。


  萨拉查很快就从这副流里流气的做派里认出了杰克,他想要伸手抓住近在咫尺的卑鄙海盗,却提不起多少力气。当瞥见跌落在不远处的镜子时,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这邪恶的双面镜是他追杀一帮意大利海盗时缴获的赃物,他大半辈子都致力于摧毁海上瘟疫,对这些无价之宝兴趣缺缺,就将之随意丢弃在了船舱里。没想到,竟被这只狡猾的,奸诈的,龌龊的麻雀用来对付自己。


  “差点忘了告诉你,”杰克盘腿坐起来,摇头晃脑地说,“在念咒之前我给自己灌了药,直到太阳升起,你的力气都跟婴儿差不多。”


  他志得意满地斜眼看着怒不可遏的萨拉查,从床上滑了下去,蹲在自己面前,咂咂嘴:“不得不说,我年轻时候长得真他妈好看。”


  萨拉查深深吸口气,发誓事后一定要把这只蠢鸟钉死在桅杆上。“你会为你的愚行付出代价。”


  “真吓人。”杰克佯装惊恐地缩起下巴,捂着嘴连连眨眼。


  萨拉查噎了一下,这神态出现在自己脸上实在倒胃口。


  闪电接连不断地划破天际,隆隆雷声由远至近,暴风雨就要来了。


  趁对方不备,萨拉查伸出尚能自由活动的左手,探向掉在床下的双面镜。正在摆弄军装的海盗背对着他喋喋不休:“我可不穿这玩意儿,明天我要光着出去,你的手下们肯定爱死了。”


  萨拉查充耳不闻,尽力把胳膊伸长一点,再长一点,只差一英寸就能够到镜子了。


  “说起来——”杰克忽然单脚点地转回身,萨拉查不得不半途而废,阴沉地瞪向对方。


  “我的罗盘,”海盗几步走回到军官身前,弯腰伸出手,“把我的小心肝还回来。”


  “在隔壁舱里。”萨拉查信口开河,他需要尽快把对方支走,好拿回镜子。


  杰克眯起眼,像是在审度这句话有几分真假。“你知道通常人们在说谎时鼻子会变长吗。”他俯下身,凑得极近,专注地盯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鼻尖,甚至都对眼了。


  萨拉查实在无法忍受自己的脸做出这副蠢兮兮的表情,奋力抬腿踢向对方。杰克没有躲,硬生生挨了一脚,龇牙咧嘴道:“你弄伤我就是弄伤你自己。”没错,他就是斤斤计较,这句话原封不动甩回去的感觉棒透了,虽然有点疼。(注释1)


  随着战船驶入暴风雨中,原本就颠簸的船身晃动得愈发遽烈,就在两人对峙之时,有人敲响了船长室的门。


  “大半夜的访客?”杰克单腿跪在萨拉查的膝盖上——就像对方前几天做的那样——他晃着身子语带调侃:“如果是你的老相好,我可不会替你照顾他。”


  “闭上你的鸟嘴,”萨拉查嘶声道:“只有遇到紧急情况他们才会来请示我,你必须——”


  杰克再次捂住了萨拉查的嘴,快活地说:“现在你才是鸟嘴。”又扬起声音:“请进!”


  莱萨罗中尉打开了门,面对着屋中诡异的状况沉默了数秒,但是良好的军人操守和对船长的耿耿忠心让他选择对躺在长官身下的海盗视而不见。(注释2)


  “船长,前方有暗礁和漩涡。”


  “暗礁?漩涡?”杰克松开手,他打赌萨拉查不会出声,像这样自命不凡的军官怎么会让下属得知自己被小海盗算计了呢。他站起来,背对着大副用手拉扯着脸摆出严肃的表情,转回身装模作样地吩咐:“直面它们,中尉,就像当初头也不回地奔进魔鬼三角一样。”


  “……魔鬼三角?”莱萨罗不解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勇气,运气,”杰克走到大副面前,刚想抬手揽住对方的脖子,又及时停住了,转而推着中尉掉了个头,继续胡扯,“没什么可怕的,如果船沉了,你们还能像鸭子一样踩水狂奔呢。”


  不顾大副愈加迷惑的神色和继续追问,杰克干脆把人推出房间,关上了门,又向躺在地上的人走去。“你们海军可真麻烦,这种问题也需要请示船长,知道海盗们怎么做吗,我们——”


  未完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就像他眉飞色舞的炫耀凝固在脸上一样。


  正对着他的,是一面巴掌大的镜子。


  “完了。”


  “如你所见,重塑我身。”


  伴随着巨大的海浪拍击声,船长室内的两个人再次被凶猛的晕眩感甩得七荤八素。


  不等杰克从头昏脑涨的不适里缓过来,他的下巴就被狠狠掐住了,钳在脸上的手指像是铁铸一般,恨不得生生掰断他的下颌骨。


  小海盗两颊的肉被捏的泛白,不得不嘟着嘴,连话也说不利索。


  “Hush,”重新夺回主导权的西班牙船长笑得如同猎食的猛禽,他极其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我警告过你了,小麻雀。”


  萨拉查用另一只手举起双面镜,当着杰克的面将其捏了个粉碎。


  “你会为你的愚行付出代价。”


  【未完待续】

注释

1,在加五最后的海底打斗里,老萨附身在威尔身上,对杰克说you cut me, you cut the boy,文里杰克就以牙还牙了。

2,莱萨罗是那个戴眼罩的大副,查到的资料显示叫Lieutenant Lesaro(莱萨罗中尉 )


小麻雀真的很好吸啊,狂磕。

评论 ( 67 )
热度 ( 1558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