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秦真】惨遭NTR的羽皇陛下(02,龙番小飞侠,不,是田螺姑娘)

前文:(01)

警告:羽还真穿越

西皮:风天逸/羽还真,秦明/羽还真

送给 @白共饮  @云吞凉凉  @阿透透透透透 ,邪教是有售后的!


———————以下正文——————


  若不是秦明及时回到办公室,羽还真就要在林涛和大宝的围追堵截下左支右绌了。

  

  “来了?”秦明无视掉戳在旁边一副看戏表情的俩人,跟羽还真打了声招呼。

  

  “你要的东西在桌上。”青年松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眼里闪烁着求救的神采:“我想回去了。”秦明的两位同事对他的好奇心实在太过旺盛,虽然没有明着打探问询,但字里行间都是旁敲侧击。他又不能当众表明身份——秦明已经警告过他千万不能泄露异于常人的一面,故而面对着大宝和林涛的追问,他要么装傻充愣,要么就含糊略过。

  

  秦明看出了羽还真的不自在,对他点点头,“行。”又看了一眼挂钟,补充道:“回去的时候直接打车到上次带你去的日料店,买点吃的。”羽人喜好冷食的习惯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羽还真刚掉到他家时,愣是给什么吃什么,若不是后来无意提起人羽两族习性上的区别,也不知还要勉强自己多久。

  

  “不是,你这就把人打发走了?”大宝插话道,“还真辛辛苦苦跑来一趟,你好歹也留人家吃个午饭啊。”

  

  “就是,”林涛紧跟着帮腔,“做人要知恩图报,不能因为彼此感情好就不讲礼貌。”

  

  秦明拿起文件走到座位上,瞥了他俩一眼:“想蹭饭就直说。”

  

  “怎么说话呢,我们的觉悟有那么低吗,”大宝拍了拍林涛的肩膀,“为了庆祝和嫂……和还真认识,林涛中午请客。”

  

  “嗯——?”林队长瞪大了眼睛,又迅速妥协:“对对对,我请客!”他转而看向犹豫不决的青年:“赏个光吧。”

  

  羽还真为难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警察,又扭头瞧瞧不发一言的收留人,有些举棋不定。平心而论,他对秦明的这两位同事印象很好,对方热情坦诚又亲切,如果能在这个世界和秦明之外的人有所来往的话,他们应该是可以结交的朋友。

  

  秦明捕捉到了青年望向自己的目光里被隐藏起来的期待,思考片刻,想到适当的社交有助于羽还真更快地融入现代社会,况且将来即便林涛和大宝发现了他的秘密,也不会造成威胁,遂答应下来。“那就去吧,你先坐着等我一会儿,还有半个小时下班。”

  

  这就是为什么四个人现在会坐在西餐厅里。

  

  秦明面无表情地翻看着菜单,神态愈发挑剔,主菜几乎全是热食,总不能让羽还真只吃沙拉和点心吧。

  

  “没关系的,”青年举起菜谱挡住脸,凑到秦明身边,小声道,“吃热的除了有点难消化,没有其他问题。”


  秦明晓得羽还真看不懂菜单上拗口复杂的菜名,想了想他也没什么忌口,便点了两份酥皮焗牛排,侧头以眼神询问青年是否还有想吃的。


  羽还真不说话,端端正正坐着,视线却黏在菜谱上。


  秦明瞅了眼,是一道装在兔子形状餐盘里的西点,“还有一份蒙布朗乳酪蛋糕。”


  林涛和大宝飞快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同样一言难尽的情绪。


  “没天理啊,”林涛靠着椅子直摇头,“我请客还要被你俩塞狗粮。”


  “……狗粮?”羽还真不明所以。


  “狗吃的。”秦明将侍者送上来的红茶拿到一边,给羽还真换上冷葡萄汁,抬头对桌子另一端的两人道:“知道是你请客,不用一再强调了。”


  “这得分吃什么,”大宝接过话,“比如吃几十块的麻辣小龙虾,可不就得藏着掖着。”


  羽还真敏锐地又捕捉到了另一种食物,孜孜不倦地发问:“小龙虾好吃吗?”


  “很好吃。”


  “不好吃。”


  大宝和秦明同时回答。


  羽还真凭借直觉认为这次不能相信秦明,“不好吃你还请他们吃呀?”


  秦法医强迫症似的把面前的刀叉摆放整齐,飞快地扯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假笑:“不好吃才请他们吃。”


  羽还真无言以对,默默收回视线,学着秦明的样子把自己的刀叉归置地如同列队的士兵。


  在上菜之前,任何试图针对青年刨根问底的尝试都被秦法医扼杀得一干二净,林涛简直想拍案而起:我们是豺狼虎豹啊还是洪水猛兽啊,至于么,整的这严防死守的。


  “食不言寝不语。”秦明拿起刀叉,稳准狠地将自己的牛排切割成比例精准整齐划一的小块。


  羽还真见了,有样学样地拿起刀叉,刚要依瓢画葫芦就被打断了。秦明示意他抬起手,将自己那份切好的牛排同羽还真的调换过来,交代道,“直接叉着吃。”


  他知道羽还真用不惯刀叉,故而帮对方切好了牛排,对他来说这是出于两个月来照顾对于现代生活一窍不通的羽人而练就的自然反应,并没什么额外含义,然而看在其他两人眼里,简直不啻于铁树开花公鸡抱窝。


  大宝拖长音调念了一声“嚯”,足足上下翻飞了七八秒才打住。


  吓得羽还真一口牛排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秦明深吸气,停下了料理牛排的动作,举起刀,比到大宝面前。“不管你想了什么,我只声明一次,都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好好,您老别激动。”大宝在嘴上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可脸上分明写着“夭寿哦我才不会相信你呢都是欲盖弥彰蛤蛤蛤”等一长串秦明不想去深入解读的潜台词。


  林涛则掏出手机,默默给宝宝发消息,谁还没有个对象啊咋的。


  这一餐倒也吃得宾主尽欢,羽还真饱食归家,直到晚上都念念不忘。秦明见他一边刷牙一边摇头晃脑,心想这人实在一目了然,一言一行都把所思所给展现了出来。


  “那道菜不难弄,我们周末可以在家做。”秦明端着水杯走向卧室,他这间经过改造的房子原本只有一张床,好在空间够大,羽还真来了之后买了张床垫铺到地上先凑合着,总比睡沙发好。


  羽还真叼着牙刷跟到卧室,连连点头,眼睛里倒映着床头灯的暖光。青年一直抗拒剪头发,秦明也不逼他,那天去超市一时兴起就给他弄了个兔子耳朵样式的发箍,洗漱的时候往头上一戴,不得不承认,还挺萌。


  “行了,漱口去。”秦明用脚尖点了点滴落到地板上的牙膏沫,青年皱皱鼻子,拽了张纸巾蹲到地上擦去污迹,又哼着歌地走向盥洗室。


  秦明惯来信守承诺,到了周末果真大包小包买足了食材,准备露一手,没曾想羽羽还真也挺有烹饪天赋,只瞧着他做就上了手。秦明乐得对方有点事做,便准备了成套的烹饪教程让他放手学习。


  一代大厨之星就此冉冉升起。


  “我做了芙蓉豆腐和菠萝咕噜肉,”羽还真拿着手机,准点向着秦明汇报今日食谱,“还有茄子煲。”


  秦明一边应着,一边处理文件:“我会很晚回去,你先吃。”


  对于秦大法医三五不时的加班,青年已经习惯了。他正要挂电话,忽然捕捉到从听筒里传来一声哀嚎——“好饿啊,老秦咱们的外卖呢!”


  是大宝,羽还真想起之前对方还让秦明给自己带过酥脆的小饼干,思忖片刻,慢慢道:“要不……”


  一般青年这样说话了,准是有事相求,而他提出的通常都是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羽还真总是仔细又谨慎,生怕带来不必要的困扰——所以秦明总会答应。“什么?”


  “我把饭菜给你们送过去吧,剩下的菠萝还能再做一个菠萝芝士饭,很快的。”羽还真无意识地抠着餐桌边缘。


  秦明愣了下,没想过会听到这样的请求。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纵然竭力维持着正常语调,可其中包含的小心翼翼没逃过秦法医的耳朵。他分辨得出来羽还真并非是在讨好,或许有感激的成分,然而更多的是纯然的关心。


  秦明盯着电脑屏幕上闪动的光标一时有些出神,背后的窗户没关,一丝凉风悄无声息地灌入,顺着脊椎爬上后脑,抚平了耳根泛起的热度。


  “不方便就算了……”羽还真半天得不到回应,小声嘟囔。


  “你来吧,路上小心。”秦明很快挂了电话,闭上眼捏了捏鼻梁,心里一时沉重一时轻松。


  一直竖着耳朵听声儿的大宝坐在椅子上呲溜滑了过来,打趣道:“家属查岗啊?”


  秦明抬脚蹬了一把椅子,把她送回去:“羽还真来送饭,把外卖退了吧。”


  大宝噗通站起来,几步上前双手撑在秦明的桌上,神情激动:“你是捡着田螺姑娘了啊!”


  秦明原本懒得搭理,可转念一想,如今掌握了基本生活技能的羽还真在家一手承包家务,可不就是田螺姑娘。


  “你这笑得……”大宝夸张地搓了搓手臂上,嫌弃道:“……恋爱的酸臭味。”


  然而当羽还真提着餐盒来到警局的时候,却一个人也没见到。


  “案子有了新线索,都出去抓人了。”值班的文员告诉他。


  羽还真闷闷不乐地把饭盒放在桌上,叮嘱了一声:“等回来了,记得叫他们吃。”


  “去城北户山陵了,可得有一会儿呢。”


  “还是搁着吧。”


  羽还真双手插兜走出警局,原本欢欣雀跃如同春暖花开的心情短短时间就历经了四季轮转,只剩下失望萧瑟的秋叶飘零。他走在路边,万家灯火自身边流淌而过,悲欢离合在静默上演……都与他无关,这个世界原本就与他无关。


  羽还真吸了吸鼻子,忽然特别想见秦明,那个人是他同这个世界之间唯一可信的联系。


  ………………


  秦明在心里默数了十个数,平复了因为追逐而急促的呼吸,慢慢道:“你已经失败了,为什么不认输呢。”


  劫持了人质的罪犯癫狂地转动着眼珠,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我这样做是为她们母女好!”被凶徒抱在怀里的小女孩无声地流着眼泪,身体簌簌发抖。


  秦明试图转移歹徒的注意力,以拖延时间等待救援,“你恨她妈妈,因为她嫁给了别人,可这个孩子呢,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初恋要让你当她孩子的干爹?”他刻意放缓了语速,视线扫向小女孩。


  凶手的视线也看向了孩子。


  罪犯愣了一会儿,瞬间又暴躁起来:“她骗我!那个女人骗我!”


  歹徒来回挥舞着手臂,短刀不小心擦破了人质的脸颊,女孩发出一声短促的抽噎。


  “不准哭!”


  “砰!”


  恶徒身形一顿,扑倒在地。


  秦明猛然抬头看向漆黑天际,夜空中悬浮着一个古怪剪影——轮廓是人形,背后却支棱着两扇翅膀。


  他来不及惊讶,快步上前抱起呆掉的女孩。凶徒倒在地上,后脑上赫然一个大口子正汩汩冒血,旁边是袭向他的石头。


  不远处有人影晃动,林涛他们赶了过来。秦明又一抬头,夜幕中已没有了羽还真的踪迹。


  【未完待续】


P.s

邪教好吃,好吃!

下一章风天逸就出场了~


评论 ( 154 )
热度 ( 756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