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真命天子(欢乐文,你俩真是欢喜冤家天生一对)

送给  @Genii白宇宙 ,宙太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01  

  凌远拽了拽领带,不耐烦地又看一眼手表,盘算着如果现在一走了之,他和老同学彭赋多年的交情会不会就此告吹。屋里没有旁人,彭台长知道他嫌闹,特意让出自己的办公室专供凌大院长休息,可即便如此,也没讨到丁点儿好。


  说曹操曹操到,彭赋推门而入,撞上了一张怫然不悦的俊脸。


  “哎呦,我说大院长,来都来了,卖我个面子开心一点嘛。”


  凌远示意他把们关上,隔绝掉外面窥探的好奇视线。“我就不应该答应你。”


  这事说来话长。眼瞅着又要七夕了,按惯列,市总工会要联合电视台举办一起大型联谊交友节目。往年像这样的活动没少组织,可是渐渐流于形式,观众也失了新鲜感,今年为了提振收视率,电视台的彭台长一拍脑门决定整点噱头,别出心裁地找来市里各个行业的单身精英们,说是要来一场偶像剧般的相亲盛宴。


  这本来和凌远没什么关系,他整日里忙得跟陀螺似的,别说关注什么电视节目了,连七夕在即都不知道。可坏就坏在彭赋是他的老同学,两人十几年来没断过联系,他还欠着些旧日人情,所以当对方登门拜访,再三请求他去客串坐镇时,就没那么容易推辞了。


  “我这也是为了完成全年指标嘛,”彭赋倒了杯水递给凌远,若非实在没辙,他也不想去劳烦这尊大神,“我向你保证,你只需要往那一坐,出一下镜就行,主持人我都交代过了,绝对不会去烦你。”


  “看来你只是需要一个象征成功人士的代表性人物,年轻有为的单身男人多的是,何必非我不可。”纵然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优待,凌院长依旧满心抗拒。


  “还就得是你了。”彭台长掏出手机,点开电视台的微博调研数据,展示给凌远:“你小子现在可是广大群众票选出来的‘最心仪黄金单身汉’和‘最想看TA上节目’的双料冠军。自从你登上那个什么医学杂志又接受了采访后,嚯,人气暴涨啊,粉丝已经遍布全国各地五湖四海。”


  “不是我说,”彭赋对上凌远嫌弃的眼神,胸有成竹地开口,“自从我们把你要上节目的消息放出去,不仅话题度飙升,赞助商都上赶着送钱。我敢打包票,这次绝对能打个翻身仗。”


  “你们电视台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凌远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话不能这么说,这好歹是个相亲节目,万一你和谁看对眼了呢。这次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翘楚,不是徒有其表的,你也老大不小了,留心一下呗。”


  “我也敢打包票,”凌远站起身,走到连接着演播厅监控器的电脑前,注视着挤挤攘攘的屏幕,“你这番好意注定是要白费了。”


  02

  “喂,瑶瑶?”李熏然一手接通电话,一手对着镜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是啊,等会儿就开始录了,我才不紧张,应该挺好玩的。跟你说,我们局分到了两个名额,我爸非要我来参加,我能怎么办,胳膊拧不过大腿啊,就当是来参加游戏了。”


  听筒里传出几声笑语,镜中的青年也跟着开怀一笑:“快让薄靳言省省吧,别再祝福我能找到真爱了,他那张乌鸦嘴,说什么都要反着灵验。不说了,上场去了。”


  李熏然挂掉电话,跟其他人一道走出休息室。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青年纯属是被老爸逼来的,可他性子洒脱,既来之则安之,只当是玩游戏了。


  到了演播厅,见过主持人和嘉宾,又听导演讲了大致流程,一切准备就绪。


  这时台下忽然掀起一阵躁动,不少观众都兴奋地举起了手机。


  李熏然不明所以地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有个男人在电视台台长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径直绕过他们,坐到了位于演播厅一侧的沙发上。


  这人瞧着眼熟……李熏然正冥思苦想,就听见身边两位女士激动地小声讨论着。


  “是他么?”


  “是啊是啊,凌远!”


  哦,凌远啊。


  不认识。


  李熏然双手插兜,仗着身高优势探出头去打量那个西装革履的贵宾。这人落座后便低头刷着节目组分给他们的平板,从他的角度看去,虽瞧不清表情,但依旧能捕捉到对方微蹙的眉峰。男人浑身上下笼罩着与大厅内梦幻粉红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冷淡态势,就差把“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几个字戳在脑门上了。


  原来也有人跟自己一样,来得不情不愿啊。


  凭借着作为警察的职业习惯,李熏然下意识地将对方的肢体语言在头脑中过滤了一遍,不由地心生同情:看来这位老兄没什么经验,被逼相亲这种事就要敞开心胸去面对,吃吃喝喝高高兴兴,缘分自有天定,何必这么勉强,搞得跟受大刑一样。


  或许是因为注视时间过长的缘故,凌远忽然抬起头,撞上了他的视线。


  李熏然微微一愣,旋即送出一个自认十足友好的笑容。


  对方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李熏然皱了皱鼻子,来相亲的还不给人看啦?


  03

  要说彭台长这回是下了血本,不光撒泼打滚请来老同学坐镇,还花重金搞了个高科技的情侣匹配系统。


  “我们已经提前将各位的资料录入了系统,下面请诸位输入自己对另一伴的要求,越具体越好。”主持人兴致高昂地做着介绍。“稍后我们的真爱智能管家就会综合所有人的信息,对大家进行初步的配对。”


  凌远看着面前闪瞎眼的粉红色平板,实在不能苟同一个拥有如此俗气外表和名字的所谓智能系统能帮助人类解决求偶问题,但是出于根深蒂固的严谨学术精神,他还是仔仔细细地将对伴侣的要求逐条输入。


  “……认真工作,独立自主,有责任心,处事果断,理智思考……”


  ——说真的,凌大院长,你真的是在挑选伴侣而不是招聘下属吗。


  相比起凌远那一板一眼的择偶标准,李熏然明显就要跳脱很多。


  “……要会做很美味的饭,对我要与众不同,可以有一点点的轻微洁癖,能适应我不规律的工作时间……”


  洋洋洒洒,写了足有几百字。在按下确认键的瞬间,李警官笑得分外得意,就不信写成这样还能有符合要求的,回去就可以向老爷子交差了,不是我不肯找对象,是找不到合适的啊。


  他抬头环视一圈,不少人比他要更早写完,都在满怀忐忑和期许地四处张望,不少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巍然不动的凌远。


  敢情这位VIP先生还是炙手可热的候选人啊。李熏然扭转身子侧坐在沙发上,明目张胆地望着对方,怎么老觉得眼熟呢……


  凌远一边在平板上查看各位嘉宾的基本信息,一边泰然自若地迎接着各方打量。滑动页面的手忽然顿住,他的目光落在了屏幕上身着警服的青年身上:李熏然,市刑侦支队副队长……原来是刑警,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好了,所有嘉宾的信息都已经汇总到了这里,接下来就是激动人心的初次配对时间,不管等会儿有什么结果,请大家都要认真对待,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稍后每位也能申请变更。”主持人拿着平板,故意吊起胃口地拖长声音,“第一对,我们温柔可爱的幼儿园老师和干练成熟的银行经理。”


  一男一女走了出来,在主持人的引导下站到一边。


  李熏然换了个坐姿,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对对在被叫到名字后或羞涩期待或开朗热情地走到一起的临时情侣,他已经认定了没有人会符合自己那苛刻挑剔的择偶条件,所以全然置身事外,因而在自己的名字被叫出数秒后,方才反应过来。


  “李熏然,我们英勇铁血的李警官,系统给他匹配的对象是——”


  李熏然目瞪口呆地瞪着主持人,彷佛对方念出的不是月老辞,而是判决书。


  “——我们本场最受关注的一位先生,网友选出的‘最佳心仪对象’,第一医院的院长,凌远!”


  音效师配合地放出了欢呼尖叫的背景音,搭配着适时响起的热恋乐曲和交错闪烁的灯光,顿时把气氛烘托到了刺激热辣的高峰。


  而两位当事人,则在沸沸扬扬的鼓乐齐鸣之中,面面相觑。


  04

  李熏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变成了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自己的头顶,随时都会掉下来把自己捅得吐血。


  在系统初次配对后,所有的临时情侣都分到了一间屋子,两人会单独相处半小时,以做进一步的交流了解。


  他和凌远自然也不例外,等从震惊里回过神,便身处在这方狭小逼仄的空间里。


  尴尬飞快弥漫。


  李熏然最受不了这种不上不下的窘状,只能主动打破胶着。“那什么,你们当医生的,都挺忙的吧。”


  凌远拿起横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的水杯,抿了一口,点点头:“还行,你们当警察的应该也不轻松。”


  又是一阵干涩的沉默。


  李警官抑制不住地在心里吐槽,难怪凌院长你有钱有势还要来参加相亲节目啊,这个性格能找到对象才有鬼了吧。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凌远忽然开口。


  “我也这么觉得。”李熏然猛点头,说完又笑了,“你刚才那句话要是说给别人,就是一句虽然俗套但是极富杀伤力的搭讪金句。”


  “是么。”凌远忍俊不禁,“你来过我们医院?”


  “我一直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很少去医院的,除了大前年那会儿中枪去过一次。”


  凌远若有所思:“是不是右季肋区贯穿伤?”


  “你怎么知道?”李熏然瞪大了眼睛。


  “我给你做的手术。”凌院长笃定道。


  李熏然盯着凌远,表情几经变换,忽然一拍沙发扶手:“想起来了!我从麻醉里醒来时你来查过房,怎么后来就没见到你了?”


  “我去国外进修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看着你眼熟。”解开了疑团,又因着曾经被救过一命,李熏然不由得对凌远亲近了几分。“我记得你是肝胆外科的专家,对了我们最近有个案子,被害人生前做过胰脏手术,跟你咨询一下。”


  “你说。”凌远向前倾了倾身体。


  “等会儿。”李熏然从兜里套出个小笔记本,“我得记下来。”他看着凌远微微挑起的眉峰,面色一赧,“职业习惯。”


  05

  演播厅内,主持人和节目请来的感情专家正通过大屏幕观看各位嘉宾在房间内的表现。


  情侣们事先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记录下来,节目组编导为了娱乐性,也算是碎了节操了。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把镜头切到最出乎意料的一对组合身上,看看凌院长和李警官又会有什么表现。”


  大屏幕上出现了凌李二人的身影。


  “哦,看起来他们聊得还不错,凌院长是侃侃而谈啊,李警官……是在做笔记?”主持人有点懵。“好,我们来听听他们说了什么。”


  “……我们一般会夹闭后切断胰腺钩突,再在胰腺钩突断端缝扎止血。如果发现肿块与部分横结肠黏连紧密,会视情况来实行部分横结肠切除术,你回去再查一查法医的鉴定报告……”


  演播厅内滑过一阵谜之沉默。


  主持人强笑着看圆场:“看来两位真的是心系工作,一丝一毫的时间都不放过,有了他们的辛勤付出,才换来我们的安居乐业。”


  实在编不下去了,主持人转头看向情感专家:“杨老师,你怎么看?”


  全国著名的心理学者推了推眼镜,高深莫测道:“绝配。”


  【未完待续】


这个是送给宙太的生贺,所以下周一定会完结!后续已经写了一半,一边写一边笑,乐死我了,这俩人真的……绝配!


评论 ( 172 )
热度 ( 2090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