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意外之喜(该车超速,系好安全带,一发完)

警告:

生子产 ru!

重点是产ru!!

算是 投怀送抱 的后续。

送给 @终白首 ,浪呀嘛浪打浪~


——————————以下正文————————

        

       风天逸隔着老远便看见了自己意欲堵截之人。

  

  “羽还真!”他怒喝一声,几步上前,挡住了少年的去路。

  

  看清来者是谁,原本正躬身快走的机关师面上闪过一丝惊慌,转身就要遁逃,却被风天逸一把勾住脖子捞了回来。

  

  羽皇将挣扎不止的同窗扣在胸前,自后方环紧,贴着他的耳缘冷笑道:“你好大的本事,敢躲着我?”

  

  羽还真僵在原地,手脚都无处安放,只得缩起脖子,小声嗫嚅:“不是的……我很忙。”

  

  “忙到连我的传召也敢置若罔闻了?”风天逸的声音低了三分,自先前两人因鹣鲽果之故而一夜云雨后,他便惦记上了这乖顺讨喜的小郎,时不时回味一番当晚被翻红浪的绝妙滋味,愈发觉得羽还真甚合眼缘。就连先前被他嗤之以鼻的不谙世事,现在看来也是懵懂无暇,可爱得紧。兴之所至,自然下令传召,可这羽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三番两次地抗旨不遵。

  

  头几回,风天逸只当这人是面皮子薄,也想使个“千金始一笑,一召讵能来”的性子,便由他玩闹,还送去了诸多机关宝典以博其欢心。又过了几日,想着总该合本皇之意了吧,谁料机关师依旧我行我素,避而不见。

  

  岂有此理,敢拂皇令。

  

  羽皇的暴烈脾气上来,亲自出马逮人。

  

  “你跑什么?本皇是面目可憎还是青面獠牙,让你如此惧怕?”

  

  “不是的……”羽还真垂首想躲开喷洒在耳后的灼热气息,却被抱得更紧。

  

  来来往往的星辰阁学员见了搂抱在一起的两人,纷纷侧目,心想铁定又是风天逸仗势欺人。奈何羽皇积威难犯,他们只得视若无睹。

  

  风天逸懒得顾及旁人神色,此刻温软少年在怀,终于得以一抒胸中郁气。羽还真越是手足无措,他越是意兴盎然,在小郎身上一通乱摸。

  

  “陛下,我……请恕罪……”羽还真躲不敢躲,又因着身上隐疾,动也不敢动。

  

  “这会儿认罪太晚了。”风天逸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见羽还真示弱,愈发变本加厉。“本皇定要治你的罪。”说罢,意味深长地在他胸口揉了一把。

  

  羽还真激灵灵打了个颤,忍不住漏出一声细小痛呼。

  

  风天逸也感到手下触感有异,停了戏弄,板着机关师的肩膀欲将其转过来查看,未想到这人忽地闹了起来,死活不肯转身。

  

  风天逸更加认定事有蹊跷,钳住小郎的双臂,硬生生将人扭了过来,面对着自己。

  

  纵然羽还真耸肩弓背,风天逸还是瞧出了古怪:羽族生来体热,故而衣物也有别于人族,敞胸露怀以图凉爽,少年此刻却套了一件交领内衫,将脖子往下都捂得严严实实。可即便如此,也能看出他的胸前微鼓,像是揣了什么藏在心口。

  

  风天逸眉梢一挑,狐疑道:“你私下窝藏了什么?”

  

  羽还真连连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

  

  风天逸哪里肯信,腾出一只手袭向小郎的胸口。先前他见羽还真乖巧便疏于防范,未曾想机关师此刻忽然发难,挣脱钳制一把搡开他,转身就跑。

  

  当即就把风天逸惹火了。他摸出长鞭呼啸一甩,卷住了羽还真的腰,用力拽了回来。也不再费口舌,将少年抗在肩头,大步流星地向风烟渡走去。

  

  可怜羽还真原本就身有不适,如今被风天逸抗麻袋似的扛着,热血倒涌,胸膛还时不时地撞在那人硬实的背上,更觉疼痛鼓涨。

  

  可他一旦扭动挣扎,就会遭到掌掴,风天逸打的力道不大,但声响十足,听着就叫人臊得慌。

  

  回到风烟渡,风天逸推开门,屏退左右,将羽还真撂在了床上。机关师被摔得头晕眼花,躺在锦绣堆里半晌缓不过神。

  

  风天逸站在床边对他怒目而视,忽然咦了一声,俯下身凑近了,盯着少年的胸口,奇道:“你衣服怎么湿了?”

  

  素净的绢衣上泅着一团逐渐扩散的水痕,在他的注视下徐徐晕染开来。

  

  “别看!”羽还真惊慌失措地拉起锦被兜头将自己罩住,在被子下拱成一团。

  

  风天逸气笑一声,抓住薄被一把掀开,合身压上去。“羽还真,你是自己把衣服解开,还是等我把它撕开?”

  

  机关师涨红了脸,咬唇摇头。

  

  “行,你有本事。”风天逸直起身,拍了拍羽还真的脸。“算了,本皇也不好强人所难。”

  

  “……谢陛下。”小郎暗松口气,揪着领子就想从风天逸的身侧溜下去。

  

  “不过呢,”风天逸慢条斯理道,“你这般鬼鬼祟祟的,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身为羽皇理应维护羽族颜面,这就禀报星印池,将你逐出星辰阁。”

  

  正在手脚并用悄声爬下床的人身形一僵。

  

  “走啊。本皇现在可没拦着你。”风天逸好整以暇地掸了掸袖口。

  

  羽还真缓缓退了回来,抓着衣领的手绞得青白,眼中渐渐蓄上泪花。他能以庶子之身进入星辰阁已是托了雪飞霜的庇护,倘若被驱逐,不仅辜负了郡主的良苦用心,还会令母亲蒙羞……万万不可。

  

  “陛下……”小郎终于狠下心来,颤声道,“只是看一看吗?”

  

  风天逸颔首道:“待本皇查明你没有捣鬼,自然不予追究。”

  

  羽还真低下头,双手握着衣襟,慢慢拉开。


      

上车: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201686#Content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aebb794b4a85



  “陛下,你要的书。”向从灵双手奉上一册卷轴。


  风天逸接了过来,展在桌上,目光快速掠过行行小如蝼蚁的字迹,停在了一隅。


  “……合和子胸渐丰为胞宫成型之兆,若欢好,必有孕……”


  “陛下?”向从灵出声询问,主上怎么看着看着,忽然就愣住了。


  “……无事。”风天逸深吸口气,挥手示其退下。


  当真无事,撑破天也就是本皇要当爹了。


  喜事啊,喜事。


  本皇来星辰阁时是孤家寡人,去时便妻子俱全了,想来也是史上头一位。


  【完】


评论 ( 136 )
热度 ( 1351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