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为君思(甜,胖鸽子你还知道回来啊,一发完)

有二设。套路深不深,铁杵磨成针。


——————以下正文——————


  尺厚的简牍累于案头,俨如巍巍小山,将天子的身形遮挡了大半。萧景琰坐于案后,忖度半晌,提笔作下一行朱批。在旁伺候的高湛见了,忙讨巧地奉上一碗香茶,恭顺道:“陛下,不妨歇歇吧。”

  

  萧景琰未睇一眼,仍执笔凝神细思。大监心领圣意,又悄声退避。

  

  “你下去吧。”皇帝取过另一份奏章,一面展开阅览,一面吩咐道。

  

  高湛已年近古稀,身子骨比不得从前,让他陪着在书房内耗上三四个时辰,萧景琰委实不忍。

  

  内监总管晓得天子仁厚,不敢违拂,躬身谢恩。新帝的脾气和先皇南辕北辙,不喜宫人近前侍候,越是案牍劳形,越是好静。

  

  萧景琰轻叹口气,放下悬腕半晌却一字未落的笔,轻揉眉心。他初登大宝,根基浅匮,未谙弄权之道,只得以勤补拙,每封奏疏都要亲力亲为。


  若是单单劳心劳神也就罢了,偏还波及了旁人,因着他近日来分身乏术,久未同蔺晨烹茶对弈,那人又浪荡随性惯了,竟不告而别,不知去了何处游乐。


  萧景琰心中烦扰却无处排遣,毕竟是他冷落对方在先,只得憋着闷气胡思乱想,一时埋怨那人不体恤,一时暗怪自己斤斤计较,一时又甚为想念。


  七情六欲,愁肠百结,好不煎熬。


  心里苦闷,便觉得吹拂入户的风也在奚落他,只因清风卷了柳叶落在奏疏上。萧景琰拈起一片,又来一片。再拂,还有。


  他扭头看向窗外,恰逢一阵和煦暖风拂面,潇潇洒洒的叶芽纷纷扬扬,飘然而至,落满鬓边身上,宛如发佩碧玉,衣绣绿柳。


  原是有人蓄意作怪,罪魁祸首就趴在窗槛上,一手支颐,一手拿着半秃的柳条。


  被九五之尊瞪着,那人也不惧,还颇有雅兴地抛个媚眼,吟首歪诗。

  

  “绮窗绣桷十二楼,

    中有美人著清愁。

       羡他柳叶随风起,

          片片吹上美人头。”


  皇帝耳根一热,按下欣喜之情,起身走到窗前,佯怒道:“口出妄言,成何体统。”


  蔺晨又将柳条往前一递,扫过天子的脸颊,笑道:“我见了你,就什么体统都顾不得啦。”


  萧景琰几欲失笑,又不愿轻易放其一马,伸手抓住柳条想把这闹人的玩意儿给收缴了。未曾想非但没有夺下,反倒正中那人下怀,被他催动内里借势一拽,直直拉了过去。


  蔺晨眼疾手快地握住萧景琰的手腕,将其牢牢抓住,两人隔着窗户贴得极近,面庞相迎,吐息相凑。


  “陛下想要,说一声就是,我岂会不给?”蔺晨伸手从萧景琰的头上摘下一片柳叶,把玩道。


  “我看你喜欢得紧,自己留着吧。”萧景琰低声道。


  “唉。”蔺晨故作气闷之态,怒视着手中柳叶,好像它才是始作俑者,张口又是一番胡诌。


  “擒得柳枝待罪身,

       为汝惹得美人嗔。

       罚向美人怀袖里,

     长伴衣香学温存。”


  比之方才,更是不敬,皇帝终于绷不住了,气笑道:“整天就会胡说八道,把皇宫当什么了,来去自如的鸽子窝么?”言罢,抽出手走回到案前坐下。


  蔺晨翻身越过窗户跟在后面,絮絮叨叨:“陛下这话可说岔了,鸽子最是眷巢,朝出暮归,飞行万里也记得返还之路,我就好比那鸽子,哪怕跑到天涯海角,你打个喷嚏我也能即刻回来。”


  “行了行了。”萧景琰抬手将一封奏疏砸了过去。“那你说说,前几日是去了天涯,还是海角啊?”


  “不远不远,楝郡而已。”蔺晨拿起奏折挥了挥,权当扇子使。


  “去那里做什么。”


  “给你带回来一个人,”蔺晨故作神秘地倾身向前,用奏疏挡着脸,压低了嗓子,“冉黎子。”


  当即把萧景琰惊得不轻:“你怎可把他绑了来!”冉黎子乃避世名士,有经天纬地之才,先帝曾屡次三番邀其出山,都铩羽而归。


  “我是那等蛮干之人吗。”蔺晨翻了个白眼:“我是恭恭敬敬地把他请来的。”


  萧景琰疑道:“父皇当年委以高官厚禄,许以金山银海,甚至亲笔作信,他都无动于衷。”


  蔺晨一脸嫌弃:“俗不可耐。”又道:“我就告诉他,当今圣上有匡济天下之心,知人善任,从谏如流,勤政爱民,贤明持重……他就来了。”


  萧景琰依旧不信。“你分明只是吹捧了我一顿。”


  “我还告诉他,陛下是个美人。”


  “……”


  蔺晨得意一笑,猛然向前凑去,亲在了皇帝的脸上。“犒劳我一下呗。”


  他才不会告诉萧景琰,其实冉黎子入朝,只因一句话。


  “舅舅,你再不出山辅佐皇上,我就得整天独守空房,讨不着媳妇了。”


  【完】


题目出自唐代李峤的《柳》中“攀折为思君”一句。

都说“养儿像舅舅,生女像姑姑”,阁主的舅舅必须不是一般人。

文中的两首诗,平仄上可能显得不足,就当做是平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的古体诗吧,反正一切都是为了调戏琰琰(๑•̀ㅂ•́)و✧


(1/31)


评论 ( 100 )
热度 ( 1545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