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世界第一的美人殿下(欢脱文,让我们疯狂搞事)

前文:听我解释,我是清白的!

          有人仗帅行凶

————————以下正文——————


  郝眉正欲哭无泪,在一旁看了许久热闹的同僚们总算良心发现围了上来。


  “你真行啊,”愚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到底怎么勾引那只鹅了,让它对你的屁股一见钟情。”


  “边儿去!”郝眉伸手到后面摸了摸,脸色一红,继而咬牙切齿。“我裤子都破了!”


  “哎哎哎我看看。”一帮损友更是来劲,笑闹着逼近。


  郝眉捂住屁股躲到大厨身后。那人长臂一伸,把他护了起来,开口:“白鹅啄人很疼,没伤着吧。”


  贝微微也跟着帮腔解围:“是啊美人师兄,你要不要检查一下。”


  郝眉本来就困窘得不行,闻言立刻借驴下坡,嚷道:“肖奈没来,你们就欺负我,师妹你回去可要帮我告一状。这群没同僚情的家伙,我负伤就没人买单了。”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消停。


  摘星老板看着他开口:“跟我来。”


  “干嘛?”郝眉被瞧得有些心虚,这个见面方式真是太跌份儿了。他先有醉酒告白后有裸照风波,跟人抢一块五花肉不说,现在还被一只大白鹅追得满院子乱窜……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形象定位大概就是个逗比了。


  大厨并不回答,率先迈开脚步往楼上走。


  郝眉只得交代朋友们先去落座点餐,自个儿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二楼应该是对方的生活区,三室一厅收拾得干净利落,和他自己住的杂乱公寓全然不同。


  “你一个人住啊。”郝眉没话找话。


  “嗯。”对方推开一间屋子的门。“进来。”


  郝眉紧随其后,入目先是一张大床,床铺的四个边角整齐俨然,被面上几乎不见一丝褶皱,他不禁咋舌感叹:“你的卧室真不像有人住的,太干净了。”


  老板没有接话,走到窗前拉上窗帘,开口道:“脱裤子。”


  “啊?!”郝眉大惊失色,下意识地后退,脸色倏然涨红:“不是,这个,不太好吧!”


  那人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声音也没多少起伏:“看你受伤了没有。”


  郝眉反应过来,却觉得面上更加滚烫,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才听到脱裤子时第一反应想了些什么。“我自己来就行。”


  “看得见吗。”


  “我摸摸就行了!”


  对方又瞧他一眼,径直出了门。


  郝眉长舒口气坐在床上,又疼得一蹦而起。不会真破皮了吧,他在心里嘀咕着,褪下裤子跪在床上,摸了摸……好像没什么异常。


  还不放心,便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右手拿着绕到身后,想拍一张照片看看伤情。


  刚摆好pose,便听见咔嚓一声,门开了。


  他猛地抬头,和卧室主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我拿了条新裤子,你可以试试。”那人大概是重度面瘫患者,面对此情此景竟也不动声色——如果他的视线没有在被手机遮挡的部位过多地停留那几秒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谢谢。”郝眉僵硬答道,觉得自己已经飞升了,头脑一片空白,超脱三界之外。


  裤子被扔了过来,正好搭在凹陷的腰部,布料垂下来,盖住了撅在半空中的屁股。


  门被关上了。


  郝眉噗通趴在床上,飞上天的神志也重重地跌回了红尘中,摔得四仰八叉,羞愤欲绝。


  无可救药了!他恨不得咬死自己,在心里愤恨痛斥:还能更出息点吗!前前后后都快被看光了吧!就不能长点心吗!


  或许是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击溃了青年的节操下限,亦或者是因为他终于看清现实认识到自己翻盘无望,爬起来后干脆自暴自弃,套上新裤子,挽了挽裤脚,便趾高气昂地下楼了。


  连带着在看到自己的位置上被放了一个软垫之后,也面不改色地坐了上去。


  面子这种东西,又不能丢到火锅里涮涮吃掉,要来何用。


  他们来的正值饭点,加之又是周末,饭馆里生意火爆,老板大概也是忙得抽不出身,直到饭局结束都没有再现身。


  结账时,郝眉被告知老板交代要免单。思及还在隐隐发疼的屁股,他也不客气,毕竟这一顿饭吃得真是身心受创,精疲力竭。


  回到家,他估摸着大厨也休息了,才发消息过去,想要缓和一下挥之不去的尴尬气氛。


  [饭菜一级棒,我们全都吃撑了。]


  奈何有人就是不配合。


  [屁股没事吧。]


  ……就不能放过我的屁股吗!郝眉愤怒敲字。[没事!要不要给你看看!]


  [可以。]


  青年一口气没提上来,他都能想象出那人面无表情轻轻点头的模样。当初在超市撞上时就觉得这人不好招惹,事实证明根本就是三百六十度毫无软肋啊!


  郝眉拜服,垂头丧气地打字。[不给看,上次手滑发的照片还没收取浏览费呢。]


  [你再来继续免单。]


  按理说,这番对话已经有些逾越普通朋友的界限,称得上有点调情意味了,然而两人似乎都毫无察觉。


  [那只鹅不要杀,留给我,总有一天我要报仇雪恨。]


  [行。你也咬它一口。]


  郝眉面露嫌弃,眼角眉梢却尽是遮不住的笑意。


  [你那天在超市是不是认出我来了?]他回想片刻,这人还鄙视了自己买的锅呢。


  [嗯。]


  [不会吧,你怎么认出来的?听声音?]


  [你的锁骨上有个伤疤。]


  郝眉捧着手机沉默半晌,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憋屈感,不行,得扳回一局。


  [还好没给你看正面全身照,我的胯骨上还有个胎记呢。]


  [不急。]


  [呵呵,你没有机会的。我再也不会手滑了,再也不会让你看见我脱裤子了,晚安!]


  郝眉把手机扔到一边,抱着青蛙抱枕打滚。已经很晚了,他却毫无睡意,明明没喝酒,却仿若微醺,满心都是甜蜜惬意。


  哎,他咬着嘴唇在黑暗里转动眼睛,自己又忘了问那人的名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公司里接了个重量级合作案,所有人都在赶点拼命地加班 ,郝眉几乎住在了办公室,甭提多凄惨了。


  [我要吃咖喱蛋包饭,加多多的蛋和多多的蛋和多多的蛋。]他只能趁着上厕所的功夫发消息诉苦。


  [到底几个蛋。]


  [越多越好!]


  [等着。]


  满怀着对午饭的热切期待,青年终于肯挪回到电脑前继续绞死脑细胞。


  千盼万盼,终于等来门铃大响。


  其实这么热的天,郝眉总觉得叫外卖有些对不起送餐的小姑娘,小妹妹勤工俭学,也挺不容易,他想着要多给点小费。


  结果门一开,却是老板本人。


  “你怎么来了?”惊讶过后,青年笑得比屋外的骄阳还要灿烂。


  “正好有时间。”就算是送惊喜,某人也是一本正经。


  “进来啊。”郝眉把人往屋里拉。“外面太热啦。”


  刚把人拽进来,就迎面撞上了自己的老总。


  “KO?”肖奈端着水杯,眉峰微挑。


  “肖奈。”拎着外卖盒的人倒是毫不意外。


  郝眉戳在两人中间,一时觉得自己耳聋眼瞎。


  卧槽大神你露出了迷之微笑??


  等等你刚才叫他什么的来着??


  倒是有人比他反应还快。


  “KO???”愚公坐在椅子上呲溜一声滑了过来,震惊地起身。“黑客KO???”


  一声吆喝,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围了上来。


  郝眉回过神,瞠目结舌。看看肖奈,又看看给自己送午饭的人,差点都结巴了。


  “不,不是,你真的,你是?”


  这句话说得颠三倒四,大概也就目不转睛盯着他瞧的那人能听懂了。


  “我是。”


  郝眉内心惊涛骇浪,卧槽……卧槽!他家大厨竟然是首屈一指的顶级黑客!他每天都在对着业界传说撒泼打滚,还胆大包天地对着现代扫地僧做的饭挑三拣四?


  郝眉愣愣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人,一时间觉得有些陌生。


  “吃饭。”对方把外卖盒递了过来。


  咬一口热气腾腾的蛋包饭,蛋饼的滑溜和咖喱的浓香充盈在唇齿间……郝眉又抬头看一眼在和肖奈谈话的KO,哎,这分明还是那个会做超级美味饭菜的人,还是那个他熟悉的人。


  心里忽然又舒坦多了。


  KO不多时就回去了,郝眉都没来得及跟他讲几句话。吃完饭继续编程,直到回家才得了空。


  立刻严刑逼供。


  [坦白从宽,老实交代!]他觉得自己深谙问询之道,不说明到底是什么事,先讹一把,指不定就炸出什么猛料了呢。


  [没什么好说的。]对方轻飘飘发过来六个字。


  没什么好说的?郝眉瞪着手机屏幕,鼓起脸颊,怎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干嘛瞒着自己?


  哎不,等等。


  青年忽然垮下肩膀,KO好像确实没有告知自己的义务。他们两个人算是朋友吧,可是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黑客这种身份,也是不宜外泄的。


  说到底,是他们没有熟到可以交底的份上。


  郝眉蔫蔫儿地团在沙发里,他心尖上跳跃着的那撮火焰噗嗤一声,灭了大半,只剩下个小苗苗,摇摇曳曳。


  生气。


  郝眉把额头抵上膝盖,将自己埋了起来。


  就是生气。


  不是气KO有所隐瞒,而是在懊恼自己的不切实际。他原本以为两人的距离已经足够接近,可是忽然发现并非如此,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什么,只要一捅,就会破了。


  然后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


  是什么呢。


  直到睁着眼睛失眠到了凌晨三点,郝眉才不得不承认,那是名为喜欢的窗户纸。


  哎,他夸张地叹口气,好吧好吧,就是喜欢。


  随即秒睡,一夜好梦。


  第二天,当因为认清自己的心意而分外充满斗志的青年踏进公司时,又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郝眉看着坐在他椅子上的KO,进退不得,毕竟几个小时前他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对方,会紧张也在所难免。


  “KO是来帮忙的。”肖奈走了过来,召集员工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盛世天下’要举办一场大型的竞技直播,我们受邀出席,KO会作为特别嘉宾助阵。”


  郝眉还有些云里雾里。“太突然了吧,我记得比赛日期就是明天啊。”


  “本来我们不需要去,是合作公司突然提出的要求。”在肖奈看来,似乎时间紧迫完全不是问题。“现在分组。”


  他环视了一圈。“我和KO一组,郝眉和微微一组,愚公和猴子酒一组。”


  “为什么?”郝眉也觉得自己今天的问题有些超标。


  肖奈冷冷看他一眼:“从技术层面上分析,这样的组合最有利。”


  郝眉看向KO,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异议。


  哼,不在一组就不在一组,我也不稀罕。


  经过一天的紧急训练,翌日就奔赴战场了。


  这场直播已经被连续炒作了一个月,为了达到宣传目的,更是在当天耍足了噱头,甫一开始,观看直播的人数便突破了两百万,而且还有迅猛飞涨的趋势。


  好在这对于致一的员工来说这都无足轻重,在他们看来,这场直播与其说是竞赛,不如说是炫技。


  郝眉切了不会播出去的私聊频道:“微微师妹,我怎么觉得我玩的是人妖号啊,你看看这身打扮,穿的是裙子吧。”


  贝微微笑了一下:“KO给你选的门派。”


  哦。郝眉翻了个白眼。从昨天到现在,他俩几乎没怎么说过话,一开始郝眉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后来却因为KO的无动于衷而越发别扭,虽然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但就是管不住要去患得患失。


  唉,怎么喜欢上谁就会变得就婆婆妈妈的。


  正想着,忽然听见公共频道里有人在叫自己,是KO。


  “莫扎他,注意防御。”


  “好的。”


  郝眉赶紧提起精神,可心里还在憋着一口气,他本来就是耗不住的人,干脆切了KO的私聊。“你干嘛给我选这个门派。”


  “像你。”


  “……你看看这衣服,这发型,这招式,哪里像!”


  “名字。”


  啊?郝眉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这个门派名叫美人宫。


  “你故意的吧!”


  “嗯?”


  “气死我了……”


  “别闹。”


  公共频道里又有了动静。是愚公。“赶紧赶紧,莫扎他,来个大炮仗。”


  郝眉只能愤恨地切换频道。“那叫天女散花,什么大炮仗。”


  随即又切回去。“你这两天怪怪的。”


  “我是黑客这件事,准备以后再告诉你。”


  又是公共频道。“莫扎他,撤退一点!”


  “知道了!”


  郝眉两边切得飞快。“我不是在说这件事,唉,也不对,有关系,其实主要还是别的。”


  “什么?”


  “我……”话都到了嘴边,偏偏欠缺一点点说出去的勇气。


  愚公又在公共频道里大喊:“莫扎他,莫美人,快点啊!”


  “烦死了。”郝眉嘟囔一声,立刻又切过去:“大神还没发话呢你慌什么。”


  “你怎么了?”KO在私聊里问道。


  郝眉一记杀招飞出去,看着屏幕上炸出的绚烂花海,把心一横。


  “KO,我想说——”


  他泄愤一般地对着boss狂砍。


  “我想把正面全身裸照给你看!!!”


  世界忽然寂静了三秒。


  公共频道里顿时炸了。


  郝眉操作的游戏的手停了下来。


  妈的。


       没切频道。


  一不小心。


  当着五百万人的面。


  出柜了。


  公共频道里还在炸裂。


  弹幕刷得飞快。


  然而他什么都听不清,也看不清。


  过了很久,或者只有一小会儿。


  才听见公共频道里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都听你的。”


  “现在乖一点。”


  【未完待续】



评论 ( 360 )
热度 ( 3235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