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有人仗帅行凶(欢脱文,一见面就屁股疼)

前文:听我解释,我是清白的!


————————以下正文——————


  郝眉惊恐地盯着手机,宛如盯着一个已经点燃了引线的炸弹,马上就会轰隆一声把他炸得灰头土脸。


  解释啊,快解释清楚!他慌乱地点开对话框,然而一时毫无头绪,就算实话实话——不好意思我按错了——也根本毫无可信度吧,那么多照片就偏偏手滑了一张上半身的裸照?蒙谁呢!


  就在他心急火燎的时候,手机屏幕一亮,来消息了。


  [看起来确实很好吃。]


  ?????


  这什么意思?夸他身材好?调情呢?不不不,我发裸照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拥堵的CPU一时难以处理如此复杂的信息流,郝眉神使鬼差地回了一句。


  [过奖了其实都没什么腹肌。]


  [我说的是蛋糕。]


  ……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郝眉头大如斗,彻底破罐子破摔。


  [我如果说第二张是手滑了你会信么……]


  消息还没码完,对方又率先发过来一条。


  [自拍也不错。]


  郝眉很没出息地删掉了之前打的一行字。


  [谢谢……]


  他把手机扔在一边,埋头趴在桌上,拉成调子长叹一声:还好还好,自拍时并没有露脸,大男人嘛,被人看看胸和肚子又不会怎么样,就当在海边咯。


  他努力地给自己挽尊,那人似乎也没当回事,都没再提起这茬。


  郝眉这人,不光好吃,还挑嘴。就像他说的,自从吃惯了摘星小院的饭菜,其他的食物都觉得难以下咽。


  [你做的回锅肉实在绝了,我昨晚做梦都在满大街地找你。]


  今天是周末,郝眉醒来时已日上三竿,他摸摸瘪瘪的肚皮,眼睛还没睁开就先给摘星小院的老板发消息。已经计划好了要在家宅上两天,打打游戏看看电影,三餐全叫外卖。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有朋友生日,我去他家里开席,这两天不营业。]


  啊?那我怎么办。郝眉翻身坐起,顶着凌乱的头毛义正言辞地指责。[你不能只顾兄弟不顾……]打字的手停了下来,不顾什么?自己好像也就只是对方的食客,顶多算是告过白发过艳照的食客。


  [你不能只顾兄弟不顾上帝!]好不容易找着了一个高大上的自我定位,对,我可是每天都大把撒钱的财神爷。四舍五入,我可是金主。


  对方半晌没有回复,郝眉委屈地爬起来去搜刮冰箱。电话忽然响了。


  “喂?”他咬着面包含糊不清地开口。


  “你平时在家里开火吗?”摘星老板还是一如既往的开门见山。


  “开啊。”郝眉不明所以,他偶尔也就煮个泡面什么的。


  “那就好。”对方似乎正在地铁上,隐约能听见报站的声音。


  “怎么?你良心发现要上门给我服务啊?”郝眉咕嘟咕嘟地灌牛奶。


  “我等会儿发一份回锅肉的菜谱给你,你去照着备齐材料,然后按步骤自己做。”


  “我会炸了厨房的……”郝眉想到买菜洗菜切菜就头疼。


  那边不说话,然而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一阵威压。


  “……好吧,我试试。”为了美食,大丈夫甘愿折腰。


  大夏天的,他只套了一件横条纹的背心和大花裤衩就出门了,大厨发来的菜谱详细得令人发指,连什么菜品在哪个超市的哪个柜台买都罗列得清清楚楚。


  肯定是处女座。


  郝眉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拿着手机,直奔生鲜区。


  “带皮五花肉一份,”他低头又确认了一遍食材,嘀咕道,“带皮是什么……”看着冷鲜肉柜里码列齐整的肉条,他思考半天,决定挑个看着最顺眼的。


  “服务员,我要那个——”


  “这个我要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郝眉扭头看向和自己指着同一块肉的人,鼓起脸颊:“我先看上的。”


  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一袭黑衣,面容冷峻,低头看人时颇有几分迫人的气势。


  然而郝眉岂会向黑恶势力轻易俯首,他见对方盯着自己不说话,也不当回事,扭头对服务员道:“就这块,麻烦包起来。”


  拿了肉就要走,却被叫住了。


  “等等。”


  郝眉转过身,把拿肉的那只手背到身后,一脸警惕:“你还要明抢啊?”


  那人的视线落到他的购物车里,扫了一眼,嘴角隐隐露出一丝短暂的笑意。


  郝眉略一怔神,我买个炒锅碍着你了?


  对方似乎还要说什么,手机却响了。他接通电话:“嗯,我买完菜就赶过去,来得及。”说完又意味深长地看了郝眉一眼,便走了。


  剩下青年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好在这段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他第一次下厨的兴致,买完菜回家,挽起袖子就要大干一番。


  过程之惨烈,实在令人不忍卒视。


  一开始郝眉还能依靠菜谱自力更生,实在弄不明白就给摘星老板发短信,可对方似乎也正在忙,隔很久才有回复。


  到了下锅这步,就不行了。


  郝眉拎着油瓶倒下去,只听见刺啦一声,顿时被呛得咳嗽,才想起来抽油烟机没开。等把肉丢进去,又一看菜谱,呀,应该先煸辣椒姜葱的。捞出来捞出来。


  没辙了,只好打电话求救。


  摘星大厨对于郝眉搞出的状况似乎毫不意外,气定神闲地开口:“等我去戴耳机。”


  “干嘛?”


  “你把手机开扩音,我说一步你做一步。”


  郝眉听见电话那边也有叮叮当当的响动,有些不好意思:“你也在做饭啊。”


  “对,也是回锅肉。”


  “你现在做的这盘本来应该进我的肚子里的。”郝眉还惦记着早上的事,一边重新热油,一边哼哼。


  那人的声音里透出一些几不可察的笑意:“你现在把花椒姜葱和辣椒丢到锅里,煸熟了,闻到香味就行。”


  两人一个戴着蓝牙耳机,一边做菜一边指导;一个开着手机扩音,一边听课一边实践。


  倒也配合默契。


  “把煮好的肉放进去,慢慢翻炒。”


  “你看看肉片的边缘是不是已经微卷了,是的话就把肉拨到锅的一边。”


  “倒一些豆瓣酱,炒出红油。”


  “你喜欢甜口,可以再放一些甜面酱。”


  “出锅吧。”


  郝眉把肉装盘,看着色香味俱全的成品,成就感爆棚,夹起一筷子塞到口中,被烫得龇牙咧嘴。


  “怎么样?”电话那端问道。


  “太好吃了。”郝眉热泪盈眶。“虽然没法和你做的比,但这,谁能相信是我做出来的啊!”


  “那你先吃饭,我还有事。”对方又叮嘱了几句,挂了电话。


  郝眉没好意思再打扰对方,直到晚上才发消息道谢。


  [老板,我觉得你应该去开班,绝对赶超新东方!]


  [太麻烦。]


  [我还想继续跟你拜师学艺呢。]


  [行。]


  [不怕麻烦啊。]


  [分人。]


  郝眉噗嗤笑了出来,抱着手机瞎乐,比中午吃到热气腾腾的回锅肉还开心满足。


  [对了,今天在超市还有人跟我抢肉,现在有些人啊,就是仗帅行凶。]


  [你也挺厉害。]


  [那是,我对美色很有抵抗力的。]


  发完这句郝眉就去洗漱了,回来时才看见有条未读消息。


  [你可以来店里吃饭。刚出锅的菜比外卖好吃。]


  本来已经躺下青年扑棱又坐了起来,盯着那句话,心里绷紧了一根弦。


  这……这是要见面了吗!


  紧张,比小时候见网友还紧张。


  然而更多的是期待和好奇。他不是没想过去见见这位聊了许久的大厨,然而也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又隐隐抗拒,担忧见面会破坏目前相得益彰的现状。毕竟,他们的关系开始得诡异,自己还秀了一把裸照。


  呸呸呸,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是现在,郝眉又莫名地有信心,觉得见面并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行啊。]他敲了回复。


  [我下周五就去。]


  到了周五下午,他就开始坐立不安。


  “怎么了?你这一圈一圈地转的我头晕。”愚公拦住了数不清第几次跑去卫生间照镜子的人,问道。


  “我今天看着怎么样。”郝眉拢了拢头发。


  “哟,约会去啊。”愚公揶揄一笑,“说说,什么情况。”


  “哪儿啊。”郝眉推开她。“就我一个去摘星小院吃饭。”


  “吃饭不叫上我们,可不够厚道的啊。”猴子酒闻言凑了过来,一把勾住郝眉的脖子。


  愚公配合地在办公室里大叫一声:“晚上郝眉请客!见者有份啊!”


  于是,本来说好的独自前往,变成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杀了过去。


  摘星小院当真就是个带院落的两层小房,院外种着葡萄,院里驾着丝瓜,还有一些郝眉叫不上名字的蔬菜。


  院子挺大,一边还有小水池,里面放着新鲜的鱼虾。


  郝眉凑过去看了一会儿,决定稍后来挑只黑鱼让老板给烤了,又看见水池边还圈着一些家禽。


  “别说,还挺全乎。”愚公跟了过来。


  郝眉跑到禽舍前,看什么都新鲜:“这是鹅吧,我好长时间没见过活的了。”


  他又往前凑了凑,掏出手机想拍个照。原本淡定卧着的大白鹅突然站了起来,直勾勾瞅着他。


  郝眉一愣,下意识地后退。


  有杀气。


  他这直觉真准。


  大白鹅猛地扑扇着翅膀跃出了不高的篱笆,直冲郝眉奔来。


  “卧槽!”郝眉吓得掉头就逃,可他一介码农哪里跑得过看家护院第一霸,没跑几步就觉得屁股上被狠狠拧了一下。


  疼,真特么疼!


  郝眉被疼得爆发出了小宇宙,埋头往前冲,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他下意识地躲到那人身后。说来也怪,大白鹅见了对方,竟然偃旗息鼓了,嘎嘎叫了几声,雄赳赳气昂昂地摇摆着身体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没事吧。”


  郝眉抬头,登时一愣,这不是那天在超市里遇到的人吗。


  “是你?”


  “我是这里的老板。”


  “啊?”郝眉觉得心里噗通一声。随后又皱起了脸。


  “怎么了?”对方蹙眉问道。


  “被大白鹅啄了。”郝眉简直想哭。“屁股疼。”


  下一章:我的美人殿下


P.S

电话里的声音和现实里的不太一样,所以郝眉没认出KO。

猜猜KO是怎么认出郝眉的 ( ͡ ͡° ͜ ʖ ͡ ͡°)


 

评论 ( 172 )
热度 ( 2577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