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亲爱的,我有药(上车)

送给@歲月之聲 ,卖了安利,负责售后。

前文:亲爱的,我有病


————————以下正文————————


  KO将早餐摆到桌上,取下围裙走向卧室。

  

  躺在床上的人已经醒了,正两眼放空地盯着天花板神游天外。

  

  “起来吧,饭做好了。”他敲了敲门板,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

  

  郝眉缓缓转过脑袋,又跟慢镜头似的缓缓颔首。

  

  “怎么了?”KO见状走了过来,长腿一迈单膝跪在床上,把人罩在自己的影子里,仔细打量着。“不舒服?”

  

  “没没没!”郝眉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飞快拉起被子掖到下巴处,眨巴着眼睛:“我……就是没睡够,头疼,哎呀,缺觉!你帮我给老三说一声,我今天请假!”

  

  他万分真挚地睁大双眸,鼓起勇气迎接来自男友的视线扫描。

  

  “脸怎么这么红?”KO皱起眉,俯下身将嘴唇贴到对方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见没有发烧,便撤开了。“好好休息。起来记得把饭热一热再吃。”

  

  郝眉乖巧地连连点头。见对方还欲言又止,干脆把眼一闭:“我要睡了!”说完故意夸张地打起了小呼噜。

  

  他就这么挺尸一样地躺在床上,侧耳细听着外面的动静:KO在吃饭……在洗碗……冰箱开了又关……换鞋的声音……出门了!

  

  随着那咔哒一声上锁的声音,郝眉从床上一跃而起,只穿着短裤冲进了卫生间。

  

  自从他高中毕业后,像这样尴尬困窘的情况已经鲜少发生了,万没想到,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会……

  

  “……天要亡我!”郝眉把脏掉的衣物扔进洗衣盆里,坐在马桶上仰天长叹,昨晚梦中那些斑驳绚烂的片段飞快在脑海中闪过。

  

  这算什么事啊。郝眉托着下巴长吁短叹。简直就是在将要饿死的人面前摆了一只香喷喷的烤鸡,却告诉他这只鸡下了毒,食之必死。

  

  唉,吃,还是不吃。真是人生的终极拷问。

  

  ————————————

  

  郝眉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主儿,思来想去,决定申请场外支援。

  

  在这种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必须要向双商最高的小伙伴发起求救。

  

  他就这么坐在马桶上,给肖奈发起了消息。

  

  “你在玩一个游戏,就快要挂了,这时候有个顶级补血装备出现在你的面前,可是风险特别大,你成功拿下就会飞升成圣,要是失败就前功尽弃,说不定连号都没了。”

  

  刚把这段前情提要发过去,不等敲出问题,那边就有了回复。

  

  “拿下。”

  

  ……不愧是老三,真汉子,够果断。

  

  又一条消息紧随其后。“睡醒了就来上班。”

  

  郝眉直接把手机关机,决定了,他要去搞个大事情。

  

  ————————————————

  

  因为担心郝眉的缘故,KO早早就下了班,甫一打开门,便嗅到丝丝缕缕的酒香。

  

  走过玄关,瞅见沙发上团着个影子。那人闻声抬头看了过来,抱着酒瓶冲他傻乐。

  

  “你回来啦。”

  

  KO把提在手里的菜搁到吧台上,快步走过去扶住东倒西歪的人:“大白天的喝什么酒。”说着就要去把酒瓶抽出来。

  

  奈何郝眉跟护食的松鼠似的搂得死紧,还神神秘秘地冲他使眼色:“告诉你一个秘密。”

  

  KO见他已然有些醉了,只得顺着毛摸。“什么秘密?”

  

  “我做了一件大事。”郝眉豪气干云地张开双臂,挺起身跪在沙发上,也不管酒瓶直直地摔了下去。

  

  KO眼疾手快抓住瓶子,却被那人合身抱了上来,紧紧箍着脖子。

  

  “郝眉?”他一手拿着酒,一手安抚地拍了拍恋人的脊背。

  

  青年在他耳边逸出模糊的轻笑,湿热的呼吸扑在耳廓上,带着一丝香甜的果酒味道。这甜味慢慢散开,渗透在被夕阳笼罩的房间里的角角落落,蒸腾出影影绰绰的暧昧。

  

  “做吧。”郝眉轻轻说了一句。

  

  旋即向后撤开,双手捧着KO的脸,一脸严肃认真道:“做吧。”

  

  而后,彷佛是被自己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垂下脑袋与其额头相抵,咬住嘴唇强忍笑意。

  

  KO望着郝眉的眼睛,那双向来澄澈的眸子里浸着润泽水光,满满当当都是自己的倒影,睑睫湿濡,颧骨处还有因为长时间枕在软垫上而印下的痕迹。

  

  可爱的一塌糊涂。

  

  诱人的一塌糊涂。

  

  郝眉见他没反应,拉开了一些距离。“我喝多了就什么也不会想了,包括那些乱七八糟的心理阴影,而且……”他皱了皱鼻子,犹豫了几秒,豁出去似的说道:“为了断后路,我已经自己准备好了,你可不能临阵脱逃啊。”

  

  KO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重重地响了一声,砸得肋骨发疼。

  

  “KO?”郝眉疑惑地皱起眉,想了想郑重提议:“要不你也来点酒?”

  

  男人如他所愿地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放下空瓶,扣住他的下巴,将余在口中的液体渡了过去。

  

  郝眉原本就不甚清醒,这会儿本能地就张开了嘴。

  

  “再……”话没说完,他便被对方直接拉了起来,半拽半扛地拖进了卧室。

  

  郝眉头晕眼花地趴在床上,半天缓不过神,直到KO的声音在他的头顶上方响起。

  

  “怎么把床单换了?”

  

  幸好残存的理智足以制止他说出早上的糗事,郝眉哼唧着欠起身。“电视里不都这么演么,铺个新床罩,哦,还得垫快白布。”


  KO简直要被他的胡扯逗笑了,俯下身摩挲着青年的脸颊,说道:“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喊停。”


  郝眉用力点了点头,又不满地皱起脸:“我现在就不舒服。”


上车: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97280#Content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E7nMO3z1N?



  “我这病算是好了。”郝眉盘腿坐在床上,深谋远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不能放着你不管。”


  KO在笔电上运指如飞:“没关系,我不用治。”


  “好歹也是病,怎么能不治呢。”郝眉凑了过去,从笔电上探出头。“渴肤症很难受的吧,总是会想要去触摸别人。”


  “没有别人,只有你。”KO依旧在目不转睛地写代码。


  “啊?”郝眉睁大了眼睛。“怎么会啊,我看过渴肤症的医学描述的。”


  “你还记不记得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KO终于抬头了。


  “你说你无时无刻不想摸我,随时随地都想碰我。”这话自个儿说出来,还挺耻的。


  “对。”KO隐隐地笑了一下。“我的渴肤症,就只针对你。”


  郝眉心口一跳,夭寿了,这人撩汉的技术又进阶了。


  KO扣着他的后颈,把人拉过来亲了一口。


  “所以你要来当我的药。”


  【完】



评论 ( 165 )
热度 ( 3578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