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曲】食髓知味(03,感觉同居人要搞事情)

前文:【凌李、黄曲】不可思议

          食髓知味(01)

          食髓知味(02)

设定:黄志雄在国外经过一系列治疗,PTSD已基本治愈,回国开始新的生活。


       ——————以下正文——————


  曲和把装满书的纸箱放到桌上,一本一本地往外掏,强迫症似的把它们码得严丝合缝。理到一半,又想起忘记按照首字母顺序排列了,索性撂下不管,一屁股坐在盖着防尘罩的床上发愣。

  

  屋子里乱的很,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装着他的全部家当。搬家时走得匆忙,许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归置妥当,一股脑全部塞进收纳箱里了事。简直像是逃难一样。

  

  青年向后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因为姿势变动的关系,耳边轰鸣着血液奔涌的声音。他缓缓转动眼球,沿着石膏线环绕扫视:陌生的装潢,陌生的吊灯,陌生的窗帘……这是他的新住所,也是黄志雄的住所。

  

  他还是答应了男人的提议,搬过来与其同住,美其名曰帮助对方减轻房租负担。可他又不是三岁孩子,哪会辨别不出这个理由到底有几分真假。然而他选择相信黄志雄,相信对方真的急需一个共同分摊租金的室友。

  

  曲和不认为自己是滥好人或者同情心过剩,若论起来,他觉得黄志雄才是正义感爆棚的那个,他身上有一种不合时宜的英雄主义,像是迷失在时空夹缝里的骑士,孤独又执着,冷峻又绅士。这样说来,自己这个三番两次被搭救的倒霉蛋,岂不就是俗套剧本里的公主。

  

  曲教授噗嗤笑了出来,为这匪夷所思的人设和八点档一般狗血的剧情。骑士挥剑斩杀魔王,拯救了落难的公主,然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惜在现实里,变态跟踪狂依旧逍遥法外,他也没法对骑士以身相许。那就力所能及地照顾这位孤胆英雄吧。

  

  或许是太累了,亦或者是彻底放松了下来,曲和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里很不安稳。他梦见自己被禁锢在高塔上,每日忧郁地拉奏大提琴,透过唯一通向外界的窗户期冀着拯救者的到来。终于有一天,窗户被砰砰砸响,他满怀欣喜地走过去,却隔着玻璃看到了一张笼罩在阴影里的狰狞扭曲的脸庞。那人持续不懈地敲打窗户,嘶吼咆哮,玻璃渐渐龟裂,梦里无声,曲和却知道那人在说什么。

  

  “你跑不掉。”

  

  他猛然惊醒。

  

  砰砰砰。

  

  青年悚然坐起。

  

  有人在敲卧室的门。

  

  “曲和,你在吗。”是黄志雄。

  

  他深吸口气,翻身下床去开门,却因为睡了过久又起得太猛,没走几步就头晕目眩,本想扶着门把手缓一缓,却直接拽开了门,顿失平衡,扑通趴在了地上。

  

  黄志雄被这么个五体投地的大礼吓了一跳,没捞住,赶紧蹲下察看情况。曲和还晕着,顾不得脑门上的钝痛,只想着太丢人了,怎么睡一觉还真变成了身娇体弱的小姑娘,动不动就平地摔,没出息,丢人。

  

  前特种兵按住了强撑着要站起来的人:“别急,等不晕了再说。”他把手垫到曲和的额头下,隔开冰凉坚硬的木地板,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缓:“低血糖了,是不是没怎么吃东西?”

  

  曲和忙里忙外搬了一天的家,确实还没吃饭,此刻恨不得把自己蜷成球,将存在感减小到最低,可又一想,摔都摔了,干脆自暴自弃,继续扑地。垫在他脑门下的手粗糙有力,掌心生着一层厚茧,隐约散发着机油味。曲教授历来有些洁癖,可现在闻到这股味道,竟也不觉得别扭。

  

  带到眼前黑雾散去,曲和爬了起来,笑着给自己解围:“最近疏于锻炼了,以前上学的时候可是跑上两千米都不带喘的。”

  

  黄志雄打量着面前人的身板,眼里全是怀疑。

  

  “那什么,你找我有事?”曲和赶紧转移话题。

  

  “我叫了外卖,下来吃吧。”

  

  黄志雄这幢房子是一栋单独的三层小楼,顶层附带小型泳池,曲和第一眼见到就愣了,在寸土寸金的地盘租下这样一幢房子,价钱可远远高于黄志雄报给他的那个数。

  

  “我和房主有些渊源,他给了我友情价。”黄先生面不改色地圆谎。

  

  晚饭两人吃的尽兴,就当做是乔迁宴了,曲和不敢再喝酒,抱着果汁灌个不停。

  

  “以后的家务我来做吧。”他舔了舔嘴唇,舌尖全是酸甜的柠檬味,对方给了他莫大的方便,自己理当知恩图报。

  

  黄志雄想说阿姨会定期来收拾,可又一想自己现在的人设是个紧巴巴的工薪阶层,便默默把话咽了回去。又想,明儿还得把阿姨给辞退了。

  

  “你不要觉得会麻烦到我,洗衣服有洗衣机,我看见厨房里还有洗碗机,顶多就是做些扫扫洒洒之类的活,不费事。”曲和端着果汁,真挚地睁大了眼睛。

  

  黄志雄看着那双映照着煌煌灯光的眸子,心想这个人难道喝果汁也会醉,这会儿就像个摄入了过多糖分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就兴致高昂起来。

  

  “你也不用清理地板,”黄志雄开了口,冲着客厅角落抬了抬下巴:“有扫地机器人,挺好使的。”事实上他压根没用过几回。

  

  于是之后的两个小时,都在曲和跟在扫地机器人后面满屋子乱转里过去了。

  

  平心而论,两人相处得非常融洽,不论是生活作息还是饮食习惯都出奇地合拍,甚至无需磨合。入住一周后,曲和对现状相当的满意。

  

  他早就知道黄志雄这人面冷心热,看着难以亲近,实则善良包容,还特意腾出一间屋子给他当做琴房。

  

  如果对方不是那么固执地要拉自己一道去锻炼身体,就更完美了。曲和揪着斜挎包的包带,默默腹诽。

  

  黄志雄开着车,远远就看见了站在校门口等他的曲教授,对方穿着卡其色的牛角大衣,斜跨着包,看上去生嫩得很,正满脸不情愿地等着自己来把他载到搓筋磨皮的健身房去。简直就像是被家长压着上补习班的学生。

  

  “你笑什么?”曲和坐进副驾驶,扣上安全带,狐疑地看着忍俊不禁的司机。

  

  “笑你,表情够悲壮的。”黄志雄发动了车子。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跑步打拳跟玩似的啊……”

  

  “是谁起个床就晕倒的?”车子拐了个弯,黄志雄瞥了曲和一眼。“你这身体素质真不行,必须加强锻炼。对了,你腰还疼不疼?”

  

  提起这茬曲和就来气。那天他被黄志雄拖到健身房后,对方把他扔在前台就去楼上的拳馆了。曲和瞅着经理塞给自己的一摞课程简介,挑挑拣拣半天,最后选了看起来最轻松的瑜伽。

  

  结果一堂课下来,差点没被拆了,腰疼,胯疼,肩膀疼……总之哪儿哪儿都疼。

  

  黄志雄看他实在可怜,估摸着是良心发现,亲自给他拉伸按摩了半天,方才好受一些。

  

  “我今天不练瑜伽了。”曲教授心有戚戚。

  

  “行,我陪你试试器材。”黄先生从善如流。“这个挺轻松的。”

  

  骗子!

  

  曲和躺在长凳上,颤抖着双臂,从下往上怒瞪帮他扶着杠铃的黄志雄,脸颊通红,眼泪都快瘪出来了。这根本一点也不轻松!

  

  “坚持住,再做十次。”

  

  “一次也做不动了……”曲教授咬牙切齿。

  

  “我帮你抓着杠铃呢,不重。”说完,黄志雄胳膊向上一使劲,曲和当真觉得轻松了点。

  

  用上吃奶的劲儿完成目标数后,曲教授瘫在凳子上,有气无力。“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是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了。”

  

  黄志雄蹲下来,一手握住他的胳膊肘,一手在他的大臂上揉按:“晚上吃火锅吧。”

  

  “好啊。”曲和侧头想了想:“要吃传统锅,不要港式的。”

  

  “还拿得动筷子啊。”黄志雄透出一丝笑,猛地把人拽了起来:“看来还有劲儿,继续练。”

  

  ————————————————

  

  曲和是渴醒的。

  

  晚上吃的川式火锅,又麻又辣,他净捡着肉吃,这会儿觉得嗓子冒火。

  

  摸黑下了床,迷迷糊糊往外走,他住在二楼,倒杯水还得跑一楼去。

  

  楼梯走到一半,忽然顿住,客厅里有人。

  

  是黄志雄。

  

  对方坐在沙发上,完全隐没于黑暗中,若不细看,压根发现不了。

  

  “你怎么不睡啊?”曲和睡眼惺忪,踢拉着拖鞋摇摇晃晃地走到茶几前,拿起自己的水杯,见里面还有半杯果汁,仰头就喝。

  

  冰凉甘酸的液体刺激得舌头发麻,他整个一激灵,清醒了大半。

  

  “黄志雄?”曲和见对方没有搭理自己,心下生疑,一手撑着茶几,一手还端着杯子,将身体探过去,想看清那人的表情。

  

  屋里很暗,只有楼梯一侧的感应灯散发着昏暗的光,将男人的身形照出个隐约轮廓。

  

  黄志雄裸着上半身,肌肤上留有水痕,头发也湿着,水滴从发梢坠下,落在贲张的肌肉上,徐徐滑落。

  

  曲和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消毒剂的味道,是加在泳池里的,不禁蹙起眉,这人大半夜的跑去游泳了?

  

  在他等了半晌,以为黄志雄要么中邪要么梦游之时,雕像般静默许久的男人终于开口。


       “我没事。”

  

  “真的没事?”曲和又向前倾了倾身子,凑得更近了,试图在黑暗中辨别出对方的神情是否有假。

  

  黄志雄慢慢抬起眼,露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笑,抬手扣住他的脖子,把人捞到了面前。

  

  两人离得极近,鼻尖和鼻尖相距不过一拳,能看清彼此眼中闪动的微光。

  

  曲和僵着不动,不知所措又甚是疑惑,此刻的黄志雄似乎不是他熟知的那个人了。他坐在黑暗中,沉冷又孤僻,像是一座孤岛,或是一座碉堡。

  

  曲和垂下眼,视线落在了对方的赤裸的胸膛上,眸光一颤。

  

  男人的右胸口匍匐着一道疤痕,就算他不是医生,也认得出这是枪伤。

  

  “去睡觉吧。”黄志雄松了手,手指穿过发尾,又掠过耳廓,蹭着青年的脸颊来到下颌。他的指尖上沾染着一丝温暖,像是自云翳边缘漏下的光,落在了手上。

  

  他不能告诉曲和,他只是又一次被过去的梦魇侵袭,被鲜血和硝烟围困,挣扎着醒过来后浑浑噩噩地将自己浸在水中以求清醒。

  

  这些阴暗和丑陋,和光无关。

  

  “那你呢?”曲和放低了声音,睫毛颤动,似是不知道对于钳住自己下巴的手该作何反应。

  

  “别担心,我也去睡了。”

  

  黄志雄松开手,安抚地拍了拍青年的脸颊,指尖擦过一抹温热柔软。

  

  “晚安。”

  

  “……晚安。”曲和端着杯子往回走,机械地爬上楼梯,下唇还在因为刚才的触碰而泛起酥麻。他将剩余的果汁一口气喝完,舔了舔嘴唇,感觉不到那份粗糙的触感了。


       莫名其妙的一晚。


  怎么就忍不住口渴,非得下来喝水呢。


  【未完待续】


P.S

恭喜日跳哥哥,解锁天然撩技能。

曲教授的体力是真的不行,还得被日跳继续逼着锻炼。

下一章,消失许久的李熏然就会出场啦~


评论 ( 193 )
热度 ( 1010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