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返璞归真(03,打狗也得看主人,修罗场里刀光剑影)

前文:返璞归真(01)返璞归真(02)


———————以下正文——————


  中州不比澜州和宁州,子民多是华族,羽人甚少出没,如今忽现两位蓝瞳异族,立刻引得街上众人纷纷停看。


  羽还真见是风天逸,惊诧过后松了口气,从围住自己的几人之间探出身子,急道:“陛下!”


  这一嗓子,直把所有人都喊得一愣。


  风天逸蹙眉,正欲斥责羽还真口不择言,却对上了少年隐含祈求的眼神,心思电转,明了他这是另有苦衷,迫不得已傍上自己做戏。


  那几位华服公子闻言更是讶异,这羽还真乃是羽族,他的陛下,岂非就是羽皇?当即齐齐打量那半道杀出之人,但见对方眉宇雍容,不怒自威,迎上他们的探视后不屑一瞥,甚是盛气凌人。


       这几人均出自勋爵世家,辨得出此番贵气实非作假,心中一突,信了七八分。


  “羽还真,你又惹了什么事?叫本皇好等。”风天逸极为不耐地冷哼一声。


  机关师用肩膀挤开围堵自己的人群,快步行至风天逸面前,并指扪额,请罪道:“陛下恕罪,不是我故意耽搁,是有人作梗阻拦。”


  风天逸状似狠厉瞪他一眼,余光扫过众人,不紧不慢地开口:“观熙阁纵容弟子仗势欺人,陌之彦也不过如此,教出来的尽是些道貌岸然之徒。”


  那几位公子听得他对家师语出不敬,很是气恼,其中一人正要上前争辩,却被先前的紫衣青年拦住了。看样子他便是领头人。“不知羽皇驾临中州,多有冒犯,万望见谅。敢问羽皇莅于何处,吾等日后一定登门谢罪。”话里话外,全是试探。


  风天逸懒得同这些人虚与委蛇,乜了他们一眼,道:“去问陌之彦吧,这中州还会有他不知道的事?”说罢,转身就走,并不理睬羽还真。


  机关师倒是自觉,随即快步跟上。


  一路无话。


  羽还真缀在风天逸身后,神游天外,似是对于和风天逸重逢一事还有些反应不及。这两年来对方音讯全无,他在樊城的宅子里住了一载,将夜北高原的珍稀丹石都搜刮尽了,晓得风天逸是不会返还了,便锁门而去。又一年,四下游荡,居无定所,因缘际会来了中州。


  未曾想,他们却在缁城重逢,对方还出手解围。


  两人一路行至城北,在一户高门大院前停了下来。


  羽还真见风天逸推门步入,心念一动,问道:“该不会又是你买下的吧?”


  风天逸负手行在前头,应道:“正是。”


  羽还真抬头四下打量,风天逸虽未回首,却像是知道他在做什么,嗤笑道:“别找了,我没拆下这房子的一砖一瓦。”


  被戳破行迹的少年面上一赧,不解道:“那为何要买下这宅子?”


  风天逸顿住脚步,道:“我会在缁城逗留一段时日。”他转回身,看向两年未见的少年,若有所思:“月前我偶遇高人,他算得缁城不日将会有一位贵不可言的女童降生,我便来了。”


  闻言,羽还真眼神一亮:“可是苓姐姐的转世?”心道,果然,这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找寻易茯苓。这般想着,方才因为重逢而生出的雀跃便淡了下去,也不知是因为惋惜风天逸数年苦寻无果,还是可怜苓姐姐迟迟下落不明,亦或因为别的连他自己也理不清的心思。


  风天逸摇头道:“不知。”他确实不知,这些年来,他遍寻澜宁两州,每每希冀而往,屡屡抱憾而归,可但凡有一线机会,总归要试上一试。


  言语间,两人已穿过廊庑,进了正厅,有一女仆奉上茶来。


  羽还真定睛瞧了,奇道:“好精妙的傀儡。”说着起身围着那婢女不住打量,暗自称赞。


  风天逸见他这副模样,不觉笑道:“你怎么还是这副德性。这傀儡乃我半年前在宁州所得,你要是喜欢,待我走后便领回去罢。”


  “不可不可,”羽还真连连摆手,“你这仆侍被下了聚魂钉,一生只奉一主,随手送人便是要了她的命。”


  说罢,坐了回去,不再瞧那傀儡一眼,生怕风天逸误以为自己喜欢得紧,强要转赠。


  风天逸端起茶碗,抿了口茶,道:“说说吧,你又是怎么回事,就招惹上了观熙阁。”


  提起这茬,羽还真甚觉冤枉。半年前他来到缁城,无意间捡到一枚极为精巧的机锋锁,埋头钻研两日方才解开,不料此锁乃是观熙阁阁主陌之彦所制,不慎遗失,被他拾获。


  机锋锁开,制作者自然有所感知,隔天便找了来。陌之彦身负经天纬地之才,对机关术也颇有造诣,两人志趣相投,相谈甚欢,很快便引为挚交。


  这陌之彦虽贵为观熙阁统领,为人却洒脱不拘,兴之所至,不顾法度,坚持要将羽还真纳入阁中,奉为上宾,还让他教导弟子机巧之术。


  中州的观熙阁便如澜州曾经的星辰阁一般,麾下尽是出身不凡的皇亲贵胄,他们见师尊同一介平平无奇的羽族少年交好本就不服,谁料对方还成了师傅,更是心中不忿,便寻了由头要整治羽还真。


  若非撞上风天逸,今日还不知要如何收场。


  “你不是挺能耐的么?流光飞环呢?打回去啊。”风天逸听罢,有些恨其不争,他最见不得同族被外人所欺,更何况受辱之人还是自己的故交。


  羽还真拿起侍女奉上的蜜饯,张口吞下,黏黏糊糊道:“他们是陌之彦的弟子,我若是打伤他们,岂不是损了陌阁主的面子,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是啊,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风天逸瞧了羽还真一眼,意味深长道。这小子两年不见,倒是学会了些人情世故。再细看,方觉羽还真清减不少,脸颊不复旧时那般圆润,想来他这些年四处游荡,过得也是辛苦。


  羽还真仔细一品风天逸的话,急忙抬头:“你可别去找观熙阁的麻烦。”这会儿也顾不得自己又被风天逸说成了狗,就怕对方脾气上来,搅得满城风雨。


  “吃你的吧。”风天逸又吩咐侍女上了几碟子甜食,见羽还真毫不挑剔,吃得尽兴,心中略有不忍:“你今后便住在这里吧。”


  羽还真摆摆手:“我有住处。”


  “陌之彦那儿?”风天逸冷了声音。


  时隔两年,羽还真察言观色的本事早丢了,愣愣应道:“是啊,他最近寻了一个方子,说是……”抬头见了风天逸阴沉的脸色,立刻住嘴。


  “让你住你就住。我还有事要交待于你。”


  “好……”羽还真嘴上答应,暗自腹诽,叫了你一声陛下,还真当自己做回羽皇啦。


  ——————————————


  翌日,羽还真起来,被侍女告知风天逸早早就出门了,让他一切自便。


  羽还真已经想通,经过昨天那么一闹,他还是不要回观熙阁为好,于己于人,都省去事端。何况此时风天逸来了缁城,他也甘愿为找寻易茯苓尽一份力。


  当下便钻入房中,冥思苦想,欲为风天逸制作些方便找人的器物来。


  再出门,已至申时,风天逸依旧未归,想来是忙于打探那位即将出生的女童的线索。


  羽还真要等风天逸回来方才用餐,便坐在院中石凳上,拿出画了大半的图稿继续钻研,忽听得侍女通报,有人前来拜访。


  羽还真以为来者是寻风天逸的,便让她将其引入,未料竟是陌之彦。


  陌阁主不过而立之年,生得一副好皮囊,看着风流倜傥,却有些放浪形骸,见了羽还真,拉着他的手直道:“贤弟莫气,那几个顽徒已经被我好生教训过了,再不会胡作非为。”


  羽还真同他相处日久,也不在意这番不修边幅的举动,只笑道:“我原本也没放在心上。可是我真的不回去了,我家……我家主上来了,我同他还有事要做。”


  陌之彦佯装气闷,道:“别人不知道便罢,我还会不晓得?你家那位早就不做羽皇了,你还跟着他作甚?”


  羽还真长睫一眨,答道:“我跟随他,也不是因为他是羽皇啊。”


  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冷笑,两人回头,但见不知何时归家的风天逸立在庭中,身披夕阳,面沉如水。“羽还真,那你说说,为什么追随我啊?”他缓步走近,眼锋扫过两人交握的手。


  机关师心里莫名一紧,立刻抽出手,他想说我跟着你自然是为了助你找寻苓姐姐,可话到嘴边又吐不出口,心里一阵失落一阵茫然,看着咄咄逼人的风天逸,恍惚间便如那年在清风苑中一般,他跪在地上仰望着不可一世的年轻帝王,说道——


  “自然是仰慕你的高贵和威严。”


  这话他说过两遍,次次出自真心。


  偏偏旁人不相信,他也无可奈何。


  风天逸定定瞧着他,面前的少年和初见时相比,似是变了,又似是没变。依着羽还真的脾性,最不会撒谎,那双眼里从来都藏不住多少心思。可正因为所言太过直白,反而让人觉得如同溜须拍马,不足为信。


  风天逸收回目光,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陌之彦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眸中浮上一丝笑意,也不管风天逸,只看着羽还真:“那你也得跟我回去。”


      他又拉起机关师戴着手套的那只手,道:“之前同你讲的那个方子我已经寻到了,你的手,我能治好。”


  此话一出,院中霎时一片寂静。


  【未完待续】

下一章:返璞归真(04)


P.s

真真的手是我的怨念,一定要治好【。

澜州治不好就换地方啊,要是在中州还治不好,还有宛州越州雷州【不,这篇文并没有那么长【。

评论 ( 71 )
热度 ( 662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