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少年,玩心吗,走肾吗

警告:现代影视AU,欢脱风,脑洞大,傻白甜。

前文: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要来一起拍戏吗

          少年,咱们要搞就搞个大新闻


————————以下正文———————


  1.  

  羽还真是被风天逸勒醒的。  

  风总唯我独尊惯了,睡个觉也四仰八叉,不知梦见了什么,突然翻身胳膊一勾,捞住了身边的温热物体,抱得死紧。 

  羽还真差点背过气去,挣扎着脱身,睡眼惺忪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帅脸,有点缓不过劲儿。  

  昨晚他到风天逸的房里承认错误……对方用他的微博发了一张自拍……然后把手机关机扔到一边,拉着他上床睡觉…… 

  两人就这样单纯地同榻而眠。  

  虽说连个晚安吻也没有,但是生平头一次和喜欢之人同床共枕的少年依旧止不住地傻乐。 

  风天逸掀开眼皮,瞧见的便是羽还真蕴笑的眉眼和浅显的梨涡,待到视线撞在一起,那双盈满晨曦的眼瞳倏忽瞪大,活像做了错事被抓包。 

  长睫扑扇,宛如羽毛搔着心尖。  

  风天逸头脑一热,翻身把人压在身下,发癔症似的用嘴抿住少年浓密的睫毛,舌尖来回扫动,似乎如此一来就能把蔓延在心头的痒意除去。 

  “风……”羽还真僵着身体,手足无措,他并非感觉不到那件硌着他大腿的火热事物。 

  睡意散去,风天逸欠起身,双手撑在少年的头侧,笑得轻松:“瞧把你吓的,就这么点出息,昨晚还敢来投怀送抱?” 

  ……我没有呀,明明只是来道歉的,而且是你把我拽上床的。怂包羽还真只敢腹诽。 

  “对于别有用心自荐枕席的人,我向来都是把他们扫地出门的,你不同,我就勉为其难地安慰你一下好了。”说着,大发善心的风总低头咬上了羽还真的脖子,用力一吮。 

  “啊!”少年吃疼,当即红了眼眶。 

  “砰!”门被踹开,雪飞霜如杀神般降临。

  

  2.  

  向从灵看着跪在地上一手捂住裆部,一手狠狠揪着地毯的老板,不禁胯下一紧,心有戚戚。  

  妈的,飞霜,好身手。 

  “老板,我尽力了,拦不住这位姑奶奶啊!”向助理演技超神,涕泪聚下。

  “滚……”风总疼得只能从牙缝里挤出字了。

  

  3.  

  “你给我老实交代,怎么回事!”雪飞霜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瞪着自家弟弟。 

  羽还真还挂念着风天逸,刚才他姐姐也踢得太重了。  

  “说话!”雪大小姐狠拍茶几。  

  “我,我和他……”从来没被姐姐如此凶狠对待过的少年缩进椅子里,咬着嘴唇不发一言。若在平时,雪飞霜对着某样东西皱一下眉,他决计不会再看那东西一眼。可是换做风天逸,他无论如何也讲不出违意的话,已经搁进心里的人,哪能再轻易剥掉呢?只是想想,便如剖心般地疼。  

  雪飞霜瞧着他这样,一晚上的担忧恼火也都偃旗息鼓了。她这个弟弟自小受苦,故而向来对她言听计从,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因为某个外人而表现出如此坚定的姿态。 

  “你才多大,你们才认识多久,你了解他么?”雪飞霜揉揉眉心,觉得自己就像法海,可出于姐弟情意,该念的经她还是得念:“这个风天逸,任性妄为,深度自恋,常年中二……总而言之,不像好人。” 

  羽还真起身绕过茶几,走到沙发边,在雪飞霜的身旁坐下:“他不是这样的。”想了想,又道:“自恋和中二有一点,但他真的是个好人。”

  雪飞霜垂下眼,扫见自家弟弟脖子上红艳的吻痕,顿时皱起脸,犹如被猪啃了小白菜的老农民。  

  “你和他在一起,会受很多委屈。”雪飞霜拉起小白菜的菜帮子,不,羽还真的手,满腹忧虑,她把弟弟养得太与世无争了,对方根本不懂如何自保。“你知道我新接的戏吧,我在里面演的角色和你差不多,一个嫁入豪门的傻白甜,结果被婆婆小姑弄得死去活来……回头我把剧本拿给你,你好好看看,能提前学习一点是一点。”

  有些跟不上姐姐思路的少年愣了愣:“姐,你同意了?” 

  雪飞霜伸手捏住弟弟的脸,用力扯了扯:“我还能真的把你关到雷峰塔里去啊?”

       这是你在生命中第一次如此捍卫自己喜欢的人,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怎么会反对,我只会尽己所能为你披荆斩棘,为你保驾护航。

  

  4. 

  导演看着羽还真脖子上的吻痕,抿了口茶,扭头看向风天逸:“年亲人,注意点节制和影响。” 

  正在整理戏服的风总捋了捋肩膀上的巨大貂毛,毫不在意:“那就安排一场我和他的激情戏,在剧里也搞个吻痕出来。” 

  “醒醒,在剧里你笔笔直。”编剧翻个白眼路过。虽然就目前已经拍好的部分来看,都快硬生生被拗成基片了。 

  最后,迫于投资人的淫威,导演不得不加了一场打戏,风天逸使鞭子缠住羽还真的脖子,勒出深深淤青,以遮掩吻痕。

  收工时剧务发现鞭子不见了。 

  导演直摇头:“小年轻,玩多伤身啊。”

  

  5. 

  羽还真一脸凝重地戳着手机屏幕。 

  风天逸走过来,直接抽走了手机:“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我。” 

  在那天的微博事件后,两人并没有向外界做出进一步的解释说明,风总是觉得完全没必要,他自己的生活与旁人何干;羽还真那是无条件地跟随风天逸,由对方主导一切。 

  所以几天过去,网上的讨论依旧风生水起,话题热度不跌。 

  羽还真搂着抱枕,把下巴搁在柔软的垫子上,盯着风天逸猛瞧。 

  风总换了个自己觉得更帅的坐姿,挑眉勾嘴角,标准邪魅一笑:“怎么了?”

  “网上都说我抱了你的大腿,你是我的金主。”羽还真的眼中一片澄澈明净,“他们怎么能那样说你。”  

  风天逸把人拽过来搂在胸前,把玩着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这个小傻子,想的竟然不是他自己沾上了被包养的恶名,而是觉得金主一词玷污了自己。 

  “金主嘛,也就是砸砸钱,给你弄点资源,再和你上上床。” 

  羽还真低头想了想,好像……全占了……虽然最后的上床可能不太符合。 

  “但是还有另外一种身份,也是能随意给你砸钱,和你上床的。” 

  风天逸看着抬头望向自己的少年,俯身吻上去。 

  “男朋友呗。”

  

  6.  

  风天逸觉得自己肯定中了“只要一亲热就会被打断”的魔咒。  

  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叔叔,伸手抚上羽还真的后背,安抚地拍了拍。  

  风刃头疼地看着侄子:“你来真的?”一进门就看见风天逸把人压在沙发上亲得昏天黑地,衣服脱了大半,对他这把年纪的长辈来说着实有些辣眼睛。 

  风天逸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想了想又怕羽还真会错意,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答道:“真真儿的。” 

  风刃把视线转向局促不安的少年,审视道:“你是雪家的孩子?” 

  羽还真从没想过会这么快就进行到见家长的一步,还被撞见了亲热,又羞又燥,坐立不安,生怕给对方留下不佳印象……可是刚才那样,已经够不佳了吧……

       他的脑中一片混沌,挤满了雪飞霜塞给他看的剧本内容,剧本里的傻白甜也是第一次见家长就搞砸了,惹得婆婆分外不快…… 

  “我在问你话。”得不到回答的风刃提高了音量,不悦道。  

  “啊,”羽还真猛地抬头,大惊之下,脱口而出,“婆婆我在听。” 

  “……”身经百战的风刃罕见地卡壳了。“你说什么?”

  完了……羽还真冷汗涔涔,这下彻底搞砸了。 

  而风天逸在尽力憋了三秒之后,终于破功,大笑出声。

  【未完待续】


P.S

雪飞霜是个好姐姐,不会强迫弟弟,会尽自己所能保护弟弟。(说着飞霜郡主抡起了四十米长的砍刀:那个啃了我家小白菜的金猪,出来一战!)

至于风刃,真的就是恶婆婆形象啊(笑死

我们羽皇今天依旧霸总:睁大眼睛瞧清楚,什么金主,是男朋友!


评论 ( 80 )
热度 ( 1037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