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我家的鸽子泛滥成灾

注释:黑鸽粉鸽灰鸽,都是从不同的世界穿越过来的。
前文:颠鸾倒凤(黑白鸽一起啄琰琰)

 

——————以下正文——————

 

    1.
  
  萧景琰屏退左右,独自缓行在御苑内,正值盛春时节,园中海棠团茂,云蒸霞蔚,宛如连天织锦。
  
  皇帝瞧得入了迷,立在树下望着铺天盖地的繁花出神,熏风荡过,一根枝条似是承受不住累累芳华,弯弯垂落,恰落在天子面前。
  
  萧景琰抬手攀上花枝,刚想拂开,便听得空中传来异响,似雏鸟新啼,又是幼兽初鸣。
  
  侧耳倾听,那动静愈发清晰,竟似近在眼前。
  
  一团阴影陡然罩落。
  
  萧景琰闪避不及,被从天而降的重物砸了满怀。


  
  2.
  
  比侍卫更快围上来的是一黑一白两个人影。
  
  蔺晨先一步将那团粉嫩玩意儿捞了起来,一柄玉如意紧随其后点上了被拎在半空中的……孩童。
  
  几人均是一怔。
  
  身着粉袍的稚子瞧着不过垂髫之年,大睁着双眼,茫然又戒备地盯着动了杀意的玄衣人。
  
  萧景琰一时有些瞠目,这孩子的眉眼委实太过熟悉,倘若将面前一黑一白两人的相貌揉去棱角,再化开年岁雕琢出的痕迹,便该是如此粉雕玉琢的孩提模样了。
  
  萧景琰心中有了计量……三年前,蔺卿便也是这般凭空而现的。
  
  “你是哪家孩子?缘何到此?”
  
  那娃儿就着被蔺晨拎在半空的姿势,扭头看向同自己言语之人,呀,好一个丰神俊秀的郎君。
  
  “美人,”那孩子奶声奶气地开口了,“我要让你当我们琅琊阁美人榜的榜首。”


  
  3.
  
  寝殿的气氛有些凝滞。
  
  蔺晨和蔺卿两人难得坐在案几的同侧,一个双手环胸,一个以手支颐,齐齐盯着窝在萧景琰怀里的娃儿。
  
  “你说,你也叫蔺晨?”玄衣人若有所思地问道。
  
  粉衣孩童点了点头,又仰首去看萧景琰:“你就答应我吧,跟我回琅琊山,那里好玩极了。”
  
  不等萧景琰回话,已有人抢白。
  
  “不行。”
  
  “做梦。”
  
  娃儿瞬间瘪了瘪嘴,埋头扎进皇帝胸前,抖着声音抽噎起来,当真分外可怜。
  
  萧景琰顿时手足无措。
  
  “起来起来。”一把玉如意伸过案几,勾住粉色腰带将人拖了出来。
  
  “别装了,谁还没有过童年了怎的。”蔺晨不屑地翻个白眼,“跟我小时候比起来,你装哭的段数实在不入流。”


  
  4.
  
  这孩子倒是很快就接受了自己暂时无法折返一事。
  
  萧景琰命人取了蔺晨前些日子捎带的碧玉糕来,一面哄他吃下,一面商量。
  
  “我们还需给你另起一个名字。”
  
  “为何?”稚子举起一块糕点:“你也吃。”
  
  萧景琰咬下一口,忽略了耳边的两声冷哼,解释道:“因为此间已有人唤作蔺晨。”他抬头看向对面。“并非是要你改换姓名,只是为了称呼方便。”
  
  “我不要。”那孩子丝毫不肯让步,圆润的下巴颌一抬:“你让他们起呀。”
  
  玄衣人勾起嘴角。“我到此地之后,便被称为蔺卿,你若坚持己见,便同他抢去。”言罢,瞥了蔺晨一眼。
  
  “先来后到,懂不懂?”蔺晨敲了敲桌子,“客随主便,少耍赖皮。”
  
  萧景琰赶忙打圆场:“不如你自己来想,就当是立个别名。”
  
  粉娃儿的眼睛骨碌一转,瞧见萧景琰鬓边落了片海棠花瓣,探身为其摘下,笑道:“我晓得了,我要叫花花,蔺花花。”


  
  5.
  
  蔺晨以手覆面。
  
  蔺卿轻击如意的动作一顿。

  萧景琰望着那双盛满邀功之色的明亮眼眸,只能点头应允:“……别出新意,便定下吧。”

  天子赐名,金口玉言。

 

  6.

  当夜,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乱红委地。

  萧景琰正要同蔺晨就寝,衣衫已除下大半,忽听得殿外传来一阵哒哒的脚步声。

  一个粉色身影如离弦之箭一般突破宫人的围堵,扑了过来。

  二人皆是一惊,蔺花花趁机爬上榻来,钻进了锦绣堆织的被窝。

  “这是怎么了?”皇帝挥退请罪的宫人,问道。

  那孩子有些羞赧地拉起被子遮住脸,露出一双大眼睛,羽睫扑扇。

  “我怕黑呀,哦,还怕打雷。”

  骗子,他怕个屁!

  被赶下龙床的蔺晨满腹怒火,出门就看见蔺卿倚靠着廊柱,笑意盎然。

  “被搅了好事的感觉如何?”

  白衣公子咬牙切齿:“你教唆他的?给我等着!”

 

  7.

  “我这里有扬州犀斋新鲜的素梅饼,只要你今晚缠着景琰,我便全都给你。”蔺晨蹲在地上,对着埋头逮蟋蟀的孩子耳语。

  蔺花花头也不抬,道:“可是今晚不打雷了。”

  “你是不怕黑么?”

  “过了一天长大了,不怕了。”

  蔺晨嗤了一声:“再加一盘松瓤卷,够不够?”

  “那我晚上做个噩梦吧,怕梦里的鬼怪,要人陪。”奶娃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8.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守了十日空房,连带着赔上自己所有储备粮的白衣公子面色深沉。

  “然。”玄衣人目露凶光。“小东西胃口越发大了。”

  两人对视一眼,心下明了。

  当晚结伴出现在了寝殿里。

  皇帝竟也不恼,任他们服侍着退去了衣衫,忽道:“蔺花花,该就寝了。”

  一个奶娃儿从外面跑了进来,熟门熟路地爬上榻。

  萧景琰难掩笑意,眹岂会不知你们的小把戏?

 

  9.

  蒙挚将军自塞外回京述职,见一粉衫孩童在御苑内嬉戏。

  待走进,心下骇然。

  见了天子,跪地行礼。

  “臣竟不知陛下已育有麟儿,只是不知此子乃是哪位蔺公子的?”

  ……

  京城百姓皆道蒙大将军劳苦功高,鞠躬尽瘁,返京不足一日便再赴边疆。

 

  10.

  越三年。

  寒风凛冽,萧景琰于园中赏梅,偶闻异响,隧前往查看。

  见一灰袍老者立于树下,雪鬓霜鬟,皓首苍颜。

  “你……”萧景琰心中惊疑不定。

  老人见了他,不礼不跪,只喃喃道:“梦耶非耶?生耶死耶?我定是死了……方才能再见你一面,竟不知九泉之下原是这般模样,就如同当年宫中御苑……”

 

  11.

  “老人家,让一让。”

  蔺花花抱着一只肥兔子走了过来,行至萧景琰面前,献宝道:“我刚逮到的。”

  那人瞧了瞧粉娃儿,又瞧了瞧萧景琰,脸色微变。

  “嗳,这是怎么了?”蔺晨拨开梅枝钻了出来,见到老者,顿时哑然:“又一个?”

  蔺卿仰头看了眼铅色的天幕,半阖双眸:“这天是漏了吗?一个一个又一个。”

 

     【完or待续】

 

P.S
后面出现的是垂垂老矣的灰鸽主,在他的世界里,他的萧景琰已经死去很多年了。

粉鸽蔺花花,当他穿来的时候,他的粉琰琰还没出生呢【。

不用担心琰琰的肾……粉鸽还那么小,不等长大就会穿回去的,然后遇见他的小粉琰。

灰鸽则是心如死灰,大限将至。

至于黑鸽,他和黑琰的故事有点复杂……

我觉得蔺花花这个名字可好听了!你们还笑!哼!

 

评论 ( 169 )
热度 ( 1095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