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西皮】决战虐狗之巅(又名“明楼的绝地反击”)

西皮:楼诚,蔺靖,凌李,荣方


——————以下不正经——————


【衣食住行】


蔺晨:我们家景琰身穿龙袍,那风姿,绝了。

荣石:我比较喜欢孟韦不着寸缕,只穿着我的貂皮。

凌远:有事没事搞点制服play。

明楼:我们家阿诚的第一件校服,我帮着穿的;第一件衬衣,我买的;第一件西服,我挑的;第一件军装,我脱的。

蔺晨&荣石&凌远:


蔺晨:曾经景琰最爱榛子酥,现在他像爱榛子酥一样爱着粉子蛋。

荣石:我和孟韦,都吃不胖。

凌远:隔三差五在家准备一顿丰盛的大餐,回报相当划得来。

明楼:明台,给我和你阿诚哥煮碗面。

蔺晨&荣石&凌远:


蔺晨:天下最豪华的皇宫住腻了,我们就换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琅琊山。

荣石:冬天到了,我去他的剧里过冬;夏天到了,他来我的剧里避暑。

凌远:我们是所有西皮里平均同居速度最快的。

明楼:从上海到巴黎,从巴黎回上海,再从上海到巴黎,从未分开。

蔺晨&荣石&凌远:


蔺晨:我们出门不用走的,用轻功飞,我抱着他飞。

荣石:买车买三辆,一辆送他上班,一辆接他回家,还有一辆留着车震。

凌远:我的别克,他的奥迪,停在同一个车库里。

明楼:只有在坐阿诚开的车时,我才能放心假寐一会儿。

蔺晨&荣石&凌远:


【兴趣爱好】

蔺晨:西域的幻术、东海的明珠,北疆的异兽,南国的古籍,只要景琰喜欢,没有琅琊阁弄不到的。

荣石:孟韦曾经有个爱好就是撒娇让我说情话来治结巴。

凌远:闲着没事用手术刀划个衣服,用手铐捆绑一下,增加生活情趣。

明楼:我和阿诚,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爱好,就是一起当当地下党,坑坑老搭档,杀杀卖国贼之类的。

蔺晨&荣石&凌远:


【亲朋好友】

蔺晨:我的大舅子们都能凑一桌麻将了。

荣石:我只有一个大舅子,找准路子就好对付。

凌远:我压根就没大舅子。

明楼:我就是自己的大舅子。

蔺晨&荣石&凌远:


蔺晨:我们家景琰洁身自好,从不沾染风流债。

荣石:孟韦曾经有个表妹……

凌远:熏然曾经有个青梅竹马……

明楼:阿诚只有我,倒是曾有个日本女军官想勾搭阿诚。

蔺晨&荣石&凌远:然后呢?

明楼:我把她杀了。

蔺晨&荣石&凌远:


蔺晨:自从见到景琰,其他凡花俗草再没入过我的眼。

荣石:我有个前未婚妻……

凌远:我有个前妻……

明楼:我也有个难缠的前女友。

蔺晨&荣石&凌远:然后呢?

明楼:我把她杀了。

蔺晨&荣石&凌远:


【生老病死】

蔺晨:我活在世上一日,便护他平安顺遂一日,就算到了阎王殿,也要把他拉回来。

荣石:我们把命拴在自己的腰上,也把命交到对方的手里。

凌远:我剖开他的腹腔,将陷在血肉里的子弹取出来。那一刻我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是位医生,救的不止是他,还有我自己。

明楼:故意开枪打伤他的人是我,亲手为他包扎的人也是我。

蔺晨&荣石&凌远:


【家国天下】

蔺晨:天下重担皆扛于景琰一人之肩,我如何能置之不理。心甘情愿弃逍遥,入朝堂,辅明君。

荣石:我同孟韦,一腔热血,七尺之躯,先许国,再许家。

凌远:我和熏然奋战在没有硝烟的战场的第一线,纵被误解,亦无怨言。

明楼:我与阿诚,将身换日月,九死犹未悔。


【完】


大声跟我喊:楼总人生赢家!

最后写着写着有感而发,不管是哪个西皮,不管在哪个次元,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儿郎,都有一腔浩然热血,一身赤胆忠心。

今天的虐狗大会到此圆满结束!

呱唧呱唧呱唧!


评论 ( 293 )
热度 ( 3125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