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投我以榛果,报之以琬琰(小公子和奶娃儿的初遇,一发完)

总算赶上了六一!节日快乐!!

阁主和琰琰的初遇。


——————以下正文——————


  萧景琰开蒙早,初及垂髫,便跟随萧景禹一同前往国子学。只有三岁大的奶娃儿乖乖跪坐在垫子上,柔软如春芽的小身板挺得笔直,不过一盏茶功夫就脚疼腿麻,偷着在国子祭酒不留神时挪动几下,将穿了素绢夹袜的小脚丫摆个“八”字。


  时值初夏,窗外有蝴蝶翩跹而过,萧景琰到底是稚子心性,忍不得要拿水汪汪的杏眼瞧一下,再瞧一下。


       直到皇兄轻咳一声,他方才正襟危坐,低首垂目,耐着性子听夫子念那诘屈聱牙的之乎者也。


  然后啊。


  一颗圆滚滚的物什穿过窗户飞了进来,正巧砸在他怀里。


  什么呀。像个果子。


  萧景琰跪不住了,一个屁墩儿坐在软垫上,把棕黄油亮的果子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手背上的小肉窝一张一缩。


  趁着师傅问询皇兄功课之际,他转头向外张望。


  便见着正对窗户的榕树上坐着一位小公子,月白的身影掩映在浓密繁茂的枝叶间,冲他努了努嘴,眉眼含笑,盛满天光。


  那人从腰间坠着的锦袋里也摸出一颗果子,修长的指尖轻轻一挤,果实悄然迸出,然后被丢进嘴里。


  吃呀。


  他逗着傻乎乎盯住自己瞧的奶娃儿。


  萧景琰有样学样地捏着榛子,用力一挤,坚硬的果壳纹丝不动。


  噗嗤。


  小郎君忍俊不禁,嗳,真是难为这个白白净净宛如刚出笼的奶糕一般的小玉人了。他再次取出一颗榛子,褪了壳,丢给还在埋头和那颗果实的较劲的小皇子。


  萧景琰又被砸了个措不及防,噗通歪倒在地上,动静颇大,这下师傅可再也不能装作瞧不见啦。


  眼瞅夫子走来,萧景琰想也不想,飞快把榛果塞进嘴里,专注凝视绢布上工工整整的文字。


  国子祭酒瞧见他腮帮子鼓出一块,跟个小松鼠似的,便狠不下心去训斥,只温声教他诵读摊开在面前的《诗经》。


  恰是一句。


  “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注)


  什么意思呀。


  萧景琰不懂,他偷眼往外瞟,却已不见了小公子的身影,树上空空落落,只余枝桠轻轻晃动。


  然而果子是好吃的。


  他爱了一辈子。


【完】


注:

“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出自《诗经·邶风·简兮》,意思为:榛树生长在山上, 苦苓长在低湿地。心里思念是谁人, 正是西方那美人。西方美人真英俊, 他是西方来的人。



小阁主第一次下山,晃到了皇宫里,一果定终身。

奶娃儿琰琰实在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

本来还脑了后续,然而没时间写了_ (:зゝ∠)_ 

等周末回家,更新鲛人琰琰或者谭陈吧!


评论 ( 208 )
热度 ( 1752 )
  1. 安素一一握灰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