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现代AU】路见不平一声吼啊,抱得美人跟我走啊(段子,一发完)

现代AU,小段子一发完

————以下正文—————

萧景琰加完班已是深夜,他也没让司机送,独自溜溜达达吹着初夏的夜风往家走。

小区门口的公园还热闹着,几队广场舞跳得正尽兴,喲,几天没留意,还多了一拨新来的。

关心民生的萧副市长驻足观望了片刻,一抹老怀甚慰的笑意逐渐融开了脸上的疲惫,不错,市民的文化娱乐生活很丰富嘛。

他摇了摇因为长时间伏案而有些酸麻的脖子,琢磨着改天是得去看看颈椎了,拐个弯,穿过公园树林里被人长年累月踩出来的小路便能直接抵达小区后门。却不料走到深处,忽然从黑黢黢的灌木丛里蹿出来两个人。

一把明晃晃的刀在他面前晃了晃。

“把钱包掏出来!”

萧景琰皱眉,这脸打得太疼了,他刚刚还觉得市民生活安定祥和呢。

“快点!”

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手机上设置了紧急拨号,万没想到还有用得上的一天。

“别动!”

劫犯把刀往前送了送,示意同伙上前搜身。

萧副市长面如沉水,虽然离开军队已经有些年头了,但他依旧有自信能撂倒这两个凶徒。

在劫犯把手伸进他口袋的那一刻,萧景琰忽然侧身后撤,一把攥住横在身前胳膊用力扭扯,同时抬腿以膝盖重重击向对方的小腹。

另一人见状,想也不想举着刀子就冲了过来,正中萧景琰下怀,他把因为疼痛而蜷缩起来的劫犯推向持刀者,本打算趁此机会绕到他们身后,却被突如其来的晕眩打乱了脚步。

一阵尖锐的疼痛从脖颈窜起,搅得他脑子发懵,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眼瞅着白花花的刀子逼到了跟前。

比刀子更快的是另一样白色物体。

不对,是个人。

来者一脚踢飞了劫犯的刀,身手利落地在空中转了一圈,长臂一展抓住了那人的后领,同时借力跃起,双脚蹬向另一人的背心,看似如蜻蜓点水般擦过,却让那人向前踉跄出三四米后扑倒在地,呻吟着爬不起来。

萧景琰扶着树,睁大眼睛打量见义勇为的好心人。

有些眼熟……这不是公园里新来的那拨跳广场舞的领队吗。

那会儿没看清,现在才发现对方是个年龄不大的青年,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色练功服,很是精神。

“谢谢。”萧副市长见对方制住了劫犯,连忙掏出手机报警。

“好说。”那人不知从哪摸出一根长鞭,把两个嫌犯捆了个结实。

“你们广场舞还玩鞭子啊。”萧景琰挂断电话,有些好奇。

“非也非也,”那人扭头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瞥了萧景琰一眼,“五禽戏,八段锦,体育武术知道不,强身健体的国粹。”

“哦。”头晕脖子疼的副市长呐呐应了一声。就说刚才看着他们跳的不标准,原来压根就不是。

“你……”他得说些什么挽救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对了,最近市里为了健康城市的评选正大力号召市民进行体育运动,我想请你到市政府参加宣传活动,提倡先进树立典范……”

“没兴趣。”那人毫不留情打断了他。

萧副市长多久没被人这么干脆利落地拒绝过了,当下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微微鼓起了腮帮子。

“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那人摸出一把大扇子——他到底在哪儿藏了这么多家伙什——哗啦一声展开,摆了个悠闲自得的姿势徐徐扇动。

“什么?”

“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那人粲然一笑,昏暗的夜晚倏然闪进了日光。

活了三十多年的萧副市长觉得头更晕了,甚至还面色发烫,心跳加速。他来不及衡量得失,也顾不得思考利弊,惯来熟悉的谈判技巧都被夜风吹到了九霄云外。“萧景琰。”

那人靠了过来,眼神熠熠,笑容狡黠:“我是蔺晨。”

——END——

摸鱼写个小段子,阁主其实是武术大师,业余时间里组织社区居民锻炼身体~

后续嘛……蔺晨告诉萧景琰,治疗颈椎病找我啊,推拿按摩,针灸拔罐,样样在行。而且我还能教导你五禽戏啊八段锦啊太极拳啊之类的国术,活动筋骨,增强体质,何乐不为!
于是一来二去俩人就练熟了,再三再四就练到了床上~

评论 ( 144 )
热度 ( 1113 )
  1. 档案库一握灰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