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陈】白日春梦(01,ABO,此种是我栽,此苗是我溉)

送给 @终白首 

配对:谭宗明/陈亦度

注意:ABO,有Mpreg(男男生子)描写,不喜勿入!

前文:白日飙车(01)


——————以下正文——————


  陈亦度愈发觉得出席今晚的宴会就是个错误。


  他捏了捏鼻梁,举杯再抿一口温水,试图以此缓解胃部的抽疼。还是大意了,早在出门前他就觉得不舒服,但是鉴于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且时有时无并无大碍,故而也没放在心上,只含了提神醒脑的参片就奔赴会场。却不想一进入衣香鬓影、蜩螗羹沸的大厅,种种不适顿时未减反增。


  陈总虽然不喜喧阗,可到底也是在生意场上打拼的人,各种应酬交际没少参加。也不知怎的,今天瞧着满屋子的侈衣美食只觉得闹心,飘散在空中的混杂香味更是勾得他胃里翻腾。


  实在打熬不住,陈亦度打发了过来攀谈的一干人等,独自走向露台。他原本打算吹吹夜风缓口气,不料早有人捷足先登霸占了这片地方。


  还是个熟人。


  掀开垂地的天鹅绒帘,便看见两个肩颈相挨的人影倚靠在阳台栏杆上。借着从院子里射进来的昏暗光线,尚可认出正对着他的恰是这两个月来被刻意忽略的人——谭宗明。


  对方瞧见是他,丝毫不觉得意外,一派轻松自在地笑着打招呼:“陈总,赶巧啊。”


  陈亦度目光微敛,视线滑过谭宗明搁在身边女人腰上的手,语气波澜不惊:“打扰了。”言罢,更觉得心烦气躁,折身便要回大厅去。


  “你就是陈亦度?”立在谭宗明一侧的美艳女人开口叫住了他。


  陈亦度皱了皱眉,转回身时面上已多了一丝不耐。按理说,在这种觥筹交错的场合,不管遇见何人都要留三分面子,可他今日着实不在状态,连招呼都懒得打。


  那人见他冷着脸不发一言,倒也不生气,笑嘻嘻以肘搪了谭宗明一下:“你是不是招惹过人家?陈总对你火气很大哦。”声音不低,丝毫不避讳讨论的对象就在面前。


  谭宗明娴熟地避重就轻:“我跟陈总有过一面之缘,虽是萍水相逢,然而惺惺相惜。”


  陈亦度冷哼一声。


  那人似乎听惯了谭宗明这么不着调的话,也不甚在意,朝陈亦度道:“我是汪琴,是谭总的师妹。”


  陈大总裁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既然对方已经自报家门,出于对女性的尊重,他压下阵阵反胃,强迫自己开口道:“不知汪小姐有何贵干?”


  汪琴风情万种地莞尔一笑:“早就对陈总的设计才华非常仰慕,尤其是今年的春夏高定,实在惊艳。”


  陈亦度忍过突如其来的晕眩,稳住声音道:“汪小姐如果有意合作,可以直接去公司找客户经理。”他瞥了一眼谭宗明,对方仍是一副老神在在事不关己的模样,右手还流连在汪琴的腰上。


  倒真对得起花花公子的名头,陈大总裁在心里嗤笑一声。对于谭宗明,他理应是有所感激的,毕竟那天之后对方一没纠缠二没宣扬,还帮他向别墅主人圆了场。这样的人即便不深交,也不该结下仇怨,可偏偏他怎么瞧那张噙着笑意的脸,怎么觉得一副纨绔模样。


  谭宗明察觉到他的视线,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勾起嘴角,笑道:“陈总面色不好啊,吃的药又失效了?”一语双关,只有两人听得懂是何深意。


  不等陈亦度反应,汪琴先低呼了一声:“陈总不舒服?我是医生,需要帮助吗?”


  “不用,只是有些憋闷而已。”


  “最近天气湿热,别是中暑了吧。”汪琴上前一步道。


  陈亦度也这样怀疑过,可他的身体向来强健,何况进出都在恒温空间里,哪有这么容易中暑。“应该不是,多谢关心。”言罢,不欲多做停留,转身就走。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瞬,也不知是转得急了,还是撑到了极限,他忽然眼前一花,头晕目眩地向前栽去。


  得亏谭宗明反应及时,大步一迈捞住了人。可这一摔,本来就翻腾的胃彻底压不住了,酸水直往嗓子里冒。


  陈亦度连忙推开谭宗明,他这一晚上除了参片什么都没吃,只呕出了些胃液。


  谭宗明掏出自己西装外套上的口袋巾递过去,陈亦度摇了摇头去抽自己的。谭宗明看他难受得手指都在打颤,胳膊一伸直接帮他擦了嘴。


  汪琴将这幕看在眼里,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她了解自家师哥,看似风流多情,实则亢心憍气,若非真的对谁青睐有加,否则绝不会献殷勤。


  八卦归八卦,身为医生她立刻蹲下去测了陈亦度的额温,又掰开下眼睑看了看。“你在发烧,除了头晕想吐还有其他症状吗?”


  陈亦度试着站起来,无奈双腿发软,只得继续靠着谭宗明。“……最近总是没精神,可能是休息不够。”


  “我劝陈总最好尽快做个全面检查,小病不治大病难医,有些事情不能拖。”看着那人泛白的脸色,汪琴也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僵,抿出一个笑:“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大毛病,不过做了检查图个安心。要不是知道陈总是alpha,我第一反应还觉得你怀孕了呢。”


  原本是出于好意的调侃,却不料此话一出,剩下的两个男人都愣住了。他们对望一眼,又飞快错开视线,扭过头一脸懵怔地看向她。


  汪琴被他俩这反应吓得一缩脖子,心念电转,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三个人内心同时刷过满屏大写加粗高亮的弹幕:卧槽……不会吧?!?!


  ————————————————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老天爷总是喜欢把你最担心的事情当做惊悚的礼物盒子,“砰”地砸在你面前。越是避之不及,越是铁板钉钉。


  谭宗明和陈亦度坐在宽大明亮的医院休息室里,医务人员已经识趣地退了出去,留下脸色阴沉的两位总裁进行谈判。


  谭总裁此时收起了轻松从容的笑模样,蹙着眉,拉着脸,不怒自威,颇令人望而生畏。


  然而陈亦度不吃他这套,更咄咄逼人的架势他也见识过,况且刚刚又吐了一次,这会儿正躺在沙发上阖目休息,看都懒得看alpha一眼。


  谭宗明瞧他着实难受,放缓了语气。“那天之后你没吃药?”


  陈亦度心想你特么搞得我满肚子都是,我又不傻,能不吃药么。然而一张口就直犯恶心,只挤出两个字。“吃了。”


  要说这事摊开了捋清楚,陈亦度责任更大一点,他突遭情热扑了谭宗明以解燃眉之急在先,紧急关头要求谭宗明进行临时标记在后,吃药出现纰漏虽然不是他的主观意愿,但终归是给对方添了麻烦。


  陈亦度闭着眼叹口气,声音喑哑。“你不用担心,这个意外我会处理。”言下之意两人心照不宣,既然是意外,就理应清除,将一切拨回到正轨上。


  事发后,谭总裁不是没想过陈亦度是成心设计自己,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又转念一想,对方事业有成身价不菲,犯不着搭上自己来给他挖坑,现在听此一言,便打消了疑虑,可也不觉得轻松。


  毕竟是和自己血脉相连的骨肉,哪怕它的到来如同突然冒出来的出错代码,可也已经编写进了自己的生命里,一旦清除再不能复原。


  就在谭宗明思来想去的时候,陈亦度站起了身,冷着一张脸向外走,同样心情糟糕。


  “我走了。”


  谭宗明没有出声挽留,交代了一句路上小心后又陷入了沉思。他原本是想送对方回家的,可当前两人的关系不上不下着实尴尬,还是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


  陈亦度出了医院,炽烈的日头晒得他更加烦闷,一脚踩下油门狂飙回家,关了手机合衣躺在沙发上,兀自发愣。


  他活了将近三十年,一切都按照做好的人生规划井井有条地进行着,称得上平安顺遂,无往不利。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好运到了尽头,最近接二连三地遭遇突发状况,意外发情就算了,就当是他连年使用抑制剂终于吃出了抗药性。可竟然连服用酮素都能幸运地成为“产品无效率百分之一”里面的那个“一”,真是撞了大运。


  自从他决定隐瞒身为omega的真相,就做好了不会同alpha结合的准备,更做好了不会有子嗣的准备,可天意弄人,现在竟然稀里糊涂一发即中?


  陈亦度懊恼地哼了一声,搓了搓脸。在得到确诊消息的瞬间他是茫然无措的,可是看到谭宗明那张面沉如水的脸,立刻就冷静了下来。他和谭宗明只是露水姻缘,说是炮友都觉得夸大其词,况且两人都没有做好升级父亲的准备,这个孩子的到来是违背他们意愿的……按照陈亦度万事都力求完美的性格,如果不能给予纯粹彻底的幸福,那么就根本不应该开始。


  所以……他做的选择并没有错。


  况且谭宗明也是赞同的。


  如果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呢?陈亦度出神地盯着天花板,他可以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最好的资源,让他——是的,他直觉这是个男孩——生活得如同王子,成为自己时尚帝国的接班人,不不不,现在想这些都太早了。他的孩子同样会拥有过人的艺术天赋,眉眼俊丽,然而小时候会是个小肉墩,他们陈家人小时候都有婴儿肥……


  陈亦度放任思绪漫天飘荡,迷迷糊糊陷入了睡眠。


  他做了一个堪称可怕的梦。


  在梦里他生下了孩子,确实是一个圆滚滚沉甸甸的男孩,然而就在他抱着宝宝回家的时候,谭宗明忽然像劫道的大灰狼一样跳了出来。


  确实是大尾巴狼,脑袋上支楞着灰色的尖耳朵,戴着灰色的爪爪手套,大喝一声:“此种是我栽,此苗是我溉,要想从此过,留下宝宝来!”


  陈亦度哪能答应,懒得废话,按照习惯掏出支票唰唰唰开出一张,扔了过去:“五百万,走开。”


  大灰狼冷笑一声,甩掉爪爪手套,也掏出支票簿唰唰唰:“八百万,孩子给我!”


  陈亦度岂能认输:“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羞辱我吗,一千万,滚!”


  大灰狼财大气粗:“一千五百万,归我!”


  ……


  就在两人虎掷龙拿,斗得支票满天飞之时,突然凭空响起了一阵悠扬的钢琴曲,越来越宏亮,越来越清晰……将陈亦度拽出了梦境。


  来不及细思自己怎么会梦见如此诡异惊悚的事情,门铃又一阵紧挨着一阵响起。暗叹一声谁这么不识趣往枪口上撞,陈大总裁整了整衣服,走过去开门。


  在屏幕里看见外院门口站着大灰狼,啊不,谭宗明,陈亦度只觉得头更疼了。


  “你来做什么?”他按下通话键,没好气地开口。


  对方蹙着眉,一脸愁云惨淡,哟,这可罕见,还有什么事能让谭大总裁郁闷至此。


  “有点事,”谭宗明略微停顿了一下,“一时半会说不清,先开门吧。”


  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约莫四十五岁左右的年纪,端庄典雅,虽一语未发却气质凛然,硬生生将谭总裁的霸道遮下了六七分。


  陈亦度满心疑惑地开了门,那两人一前一后地穿过庭院,走进屋内。


  女人一看见他,就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锐利的目光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遍,很快就变作了满意和喜爱。“好孩子,真是好孩子,一看就是好孩子。”


  陈亦度的视线越过女人对上谭宗明,无声地发问:这谁,这怎么回事!


  谭宗明无奈地叹口气,上前扶住了女人:“大姐,你吓着陈总了。”


  “你怎么还管人家叫陈总。”女人——好吧,谭大姐——佯装恼怒地瞪了谭宗明一眼,转头笑眯眯地看着陈亦度:“亦度啊,往后就是一家人了,不要生分。我们家宗明在这事上做的不地道,可你放心,我绝不会委屈了你。你看啊,宗明年纪是大了点,可大点好啊,大点知道疼人啊……”


  听着谭大姐喋喋不休的唠叨,陈亦度一阵一阵地发懵:这特么什么情况,这位大姐在说什么,什么负责,怎么都说到结婚了,卧槽这什么情况,我是不是还没睡醒,支票呢,我的支票呢!两千万,你们给我赶紧消失!


  【未完待续】


P.S

汪琴大家可以代入曼春的脸,反正这个名字是取“汪曼春”和“秦般若”的首个字拼成的。(简单速成的起名大法_ (:зゝ∠)_ 

谭大姐,嗯,大家都知道该代入谁了,反正这是架空世界,不要在意其他问题

一山更比一山高,这俩小子遇上大姐,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啊。

大姐:你们想动我侄子,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评论 ( 551 )
热度 ( 2710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