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陈】白日飙车(ABO,一发完)

送给 @终白首 ,迟到的生贺,生日快乐!

配对:谭宗明/陈亦度

注意:ABO,有轻微的Mpreg暗示。



————以下正文————


  富有的单身汉都有些无足轻重的怪癖,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鉴于我们的两位主角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充分符合黄金单身汉的定义,并且抛开ABO霸道总裁等花里胡哨的噱头,这个故事的核心就是酣畅淋漓的狗血和天雷地火的激情,所以,他们必须得有那么一点无伤大雅的小嗜好——不能太恶俗,否则有损英明神武的形象;不能太平庸,不然难以显示出超凡脱俗的品味。


  当这点癖好被人为地上升到关乎原则的高度,那就得赌上性命和尊严来维护了。因为此时此刻,让谭宗明如此气恼的原因正是自己的底线受到了猖狂挑衅。


  他看着骑在自己身上衣衫不整的人,咬牙切齿:“你不是个alpha!”


  被情热侵袭的人晃了晃愈发昏沉的脑袋,花费了稍许时间才理解了对方的话。“我是个omega,”他皱着眉坦白,一副极度不情愿的样子,又低下头面容冷峻地盯着谭宗明——倘若忽略那双氤氲着水汽的眸子,这眼神还挺有气势的——开口威胁道,“这个秘密不准宣扬出去,否则……”他无意识得吞咽了一下,谭宗明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黏在滚动的喉结上。


  “否则你能拿我怎么样?”谭宗明多少年没收过如此直白的威胁了,怒气忽然就淡了许多,反而生出了一些类似于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背张牙舞爪的纵容。


        他抬手掐住坐在自己身上的omega的腰肢,用力一捏,收获了一声惊喘。“陈总打算怎么着我?”


  陈亦度一把钳住作乱的手,晕晕乎乎的神智清醒了点,他很是为难地点了点头:“我现在这么个状况,只能借谭总……一用了。”


  谭宗明发誓他从对方的脸上读出了嫌弃和无奈。


  “当然,事后会补偿的。”大概是因为alpha脸色太难看,陈亦度认真思索片刻,补充道。


  ……大爷的!谭宗明怒极反笑,好好好,真是常年玩鹰一朝反教鹰啄了眼。想他谭宗明纵横欢场多少年,烟酒美人一个不少,拿得起放得下,向来都无往不利。只有一条,从来不碰omega。


  亲近谭总的人都知道他有这么个毛病,任是多么诱惑绝伦的美人,只要是个omega,那就甭想再跟谭总有任何深入发展。


  原因倒也简单,谭宗明年轻的时候在omega身上吃过亏,这些被造物主眷顾的生物生来就拥有克制alpha的独特武器,任你平常坚如磐石,遇上本能也要缴械投降。况且这么些年来,别有用心接近他的omega有增无减,不知有多少是怀着“发情期间和金融巨鳄滚上一发再借机怀孕一步登天”这样的鬼胎。


  既然对omega却之不恭,那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唉,说来话长,君不闻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好事成?


  两人相识是在一场拍卖会上。似乎富豪们都喜欢古董文玩,说是装点门面也好,说是投资收藏也罢,反正在陈亦度的眼里,那个一直跟他叫板竞价的男人就是彻头彻尾的附庸风雅之辈。


  也不知怎的了,在这场拍卖里只要是他看上的东西,那个男人——据说正是晟煊集团的掌门人谭宗明——就可着劲儿地抢。


  按理说,如果只是在一两件东西的竞拍上出现了逐价,陈亦度并不会放在心上,可这位谭总实在欺人太甚,哪怕是其原本不感兴趣的东西,只要陈亦度叫了价,也立马半路杀出,这不摆明了就在针对他么。陈亦度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一旦相中了什么就不会半途而废,是故两人的牌子举得你来我往,杀气腾腾。


  扪心自问,陈亦度自认和这位称霸上海的大佬——其实现在谭宗明在他眼里就是个浑身暴发户气质的款爷——从未有过什么牵扯,更遑论结下冤仇了。那么当下的状况,在他看来纯粹就是谭宗明无事生非主动挑衅。


  思及此,陈亦度扭过头狠狠瞪了坐在屋子另一边的谭阔佬一眼。


  心有灵犀地,谭宗明也扭头看向了他,剑眉微挑,心下感叹这位年轻人真是当代罕见的拥有和自己一样高品位的青年才俊,不如让他一件吧。当然谭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对方盖章成了浮夸跋扈的土豪。


  最终,陈亦度凭借着多抢得了一件拍卖品的微弱优势胜出。可就在他踌躇满志的时候,谭宗明高调宣布将自己拍得的几件古物捐献给博物馆。


  陈亦度斜眼扫过去,心里冷哼,沽名钓誉。


  得,第一印象不好,后面做什么都越看越错。


  总之呢,两人的第一次会面并非是在和谐友好的气氛里结束的,最起码陈亦度单方面不是。而谭宗明性情豪爽不拘小节,很快就把这么个插曲忘诸脑后了。


  直到今天,两人的第二次会面。


  谭宗明应邀到朋友的别墅里参加聚会,酒过三巡有些上头,便想着就近找一间屋子歇歇。谁料刚拐上楼梯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扑住了。得亏他平时不曾疏于锻炼,反应还算敏捷,扭身将人制住。


  偷袭他的人似乎并无恶意,格挡住谭宗明的双手,抬起头盯着他,脸上里瞬间闪过惊讶、郁闷、挣扎、妥协等情绪。


  “是你?”谭宗明见状收起胳膊,对方忽然没了支撑,身体微晃,幸而很快就稳住了。


  “陈总投怀送抱,很是意外。”这原本只是谭宗明的一句调侃,却未料陈亦度眼神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会吧,还真被说中了?谭宗明在心里啧啧称奇,他对陈亦度有所耳闻,这位DU集团的年轻总裁向来孤标独步,抹月批风,用当下流行的说法那叫一个高冷禁欲,这样的清傲的人会突然自荐枕席?


  有点意思。


  谭宗明见惯了风浪,踅摸着对方档案上写的是alpha,且各方面都对自己胃口,来一场艳遇也未尝不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寻欢作乐罢了。

 

走链接: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4791-1-1.html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27603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Du17xw590?

 

 

  【完……or未完】


P.S

谭总游戏人间,不愿被拘束,所以不想跟omega搅和,万一整出人命或者不小心标记了谁,那可麻烦了

陈亦度心高气傲,不愿意对外宣称自己是omega,就一直装alpha,结果抑制剂吃多了,吃出抗药性了。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要大胆做自己,没病不要乱吃药。



评论 ( 289 )
热度 ( 2581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