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春日行乐(极乐铃番外,一发完)

前文:极乐铃


——————以下正文——————


    春猎,天子营帐。


  萧景琰展伸着双臂,由着侍从为自己更衣,刚搭上软甲,便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守在门口的高湛并未拦下来者,那人抄着手悠闲自得地步入帐内,就这么大喇喇地戳在皇帝面前,直勾勾地盯着衣衫不整的帝王。


  萧景琰平时威风凛凛气势恢宏,可遇着这位油盐不进的浪荡子就短莫名短了一寸气焰,非但震慑不住,还每每被戏弄得面赤耳红。就算他清楚阖宫上下都对自己与蔺晨之事心知肚明,却依旧脸皮子薄。少顷,就架不住蔺晨目不转睛的凝视,摆手挥退了随侍。


  “何事?”他眼瞅着这人勾起嘴角,笑得不怀好意。


  蔺晨走上前,自然而然地接下内侍做了一半的活计,熟门熟路地服侍皇帝穿衣。“可还记得我们的赌约?”


  月前,蔺晨因故离京,两人以他的返程期限为题打赌,萧景琰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不料蔺晨突然杀回,只得认输。


  “那是自然。”他低头看着在自己胸前捣鼓之人:“何故突然提起这个?”接见掸国使臣那晚他曾主动充作鱼肉,可蔺晨那会儿却丝毫没有身为刀俎之意,怎么此时又念起这茬了?


  “自然是想到了让你兑现赌约的法子。”蔺晨住了手,从袖中摸出一物,托在掌中:“可还记得此物?那日你问我其作何用途,今日便为你解答。”


  萧景琰睁着点漆似的眼睛,看了看玲珑金球,又看了看琅琊阁主,微微侧头道:“你想让我做的事和它有关?”


  “陛下英明。”蔺晨凑到皇帝耳边,吐息拂面,低音含笑:“此物当真是个宝贝,内置水银,外裹七层黄金,水银自层层黄金之间流动自如,这铃铛也就跟着颤动不停。”他的唇舌滑过白玉般的耳垂:“岂不妙哉?”


  萧景琰以肘轻捣了蔺晨一下:“此等奇巧淫技把玩一阵子自然就厌了。”


  见这不解风情之人还是懵懂,蔺晨叹了口气,干脆扯明白了讲:“拿在手里自然无趣,置于他处放得极乐。”


  这下,恁是再冥顽的榆木疙瘩也开窍了。


  萧景琰略一思索,猛然闹了个大红脸,一挥袖子转身走到榻前,背向蔺晨,佯怒道:“你休想!”


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57498#Content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4433-1-1.html


评论 ( 167 )
热度 ( 1779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