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I Want Your Bite(04,ABO,明长官好手段啊)

送给 @本初 ,是同名视频的配文(视频地址:http://naebean.lofter.com/post/1cf67a29_8d5acb4

本文是AU,明楼和明诚只是工作上的上司和下属,没有其他任何关系!!

前文:(01)(02)(03)

ABO,乾元=alpha,坤泽=omega,中庸=beta


——————以下正文——————


       特意绕了三条巷子,确定过没被跟踪,阿诚才返回暂时租住的小楼。


  身穿靛色大衣的英俊青年行色匆匆,手里拎着一大包东西,避过门房三两步上了楼,开门落锁一气呵成。屋内的几扇窗户都拉着深色窗帘,目之所及一片昏暗。


  租屋的面积不大,但各式家具一应俱全,苏州的冬季本就湿冷,屋内没点炉子就更显阴寒。但青年仿似全然不觉,一进屋就脱了外套只穿一件薄衬衫,又将领口的纽扣解开了几颗。不知是不是因为赶路的缘故,他的气息有些急促,两颊泛着湿热的潮红,鼻尖上也沁着细密汗珠。


  他把采购的日用品随意扔在桌上,快步走到临街的那扇窗前,掀开帘子透过一条缝隙向外张望。


  屋外是一条狭窄巷道,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商贩穿梭其间,街对面是一栋三层高的砖楼,阿诚特意打听过,那里并无人居住。这处藏身之所平平无奇又极为隐蔽,但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被惹毛的是手眼通天的明长官,对方有多少手段他又不是没见识过。


  那晚成功逃脱后他一刻也不敢耽搁,回家潦草收拾一番就来了苏州。他可不认为明楼会大度到被摆了一道还能忍气吞声,要是再被抓住,轻者脱层皮,重者……阿诚瞥了眼自己的右边胸膛,布料之下正是上次被抓住后明楼送他的东西。

 

  要不是因为最近没有喘息的时间,他早就把这玩意儿摘了。在苏州呆了一个多月,光住处就换了四个,还要时刻留意着身边的风吹草动。可出乎意料的是,一切都风平浪静,不仅没有追兵,就连有关搜捕他的消息都不曾打听到。阿诚摸不准明楼的心思,总不会是因为少了他这个得力助手,明长官就工作缠身,无暇他顾了吧。


  要是这样倒还好了,说不定等到明楼闲下来,早就把自己这号人抛诸脑后了。


  他已经计划妥当,等熬过这次情热便离开苏州北上。只要撑过半年,后面自然好说,想来那时明楼的火气也淡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


  阿诚有些烦躁地走回客厅,从堆在桌上的杂物里翻出一管抑制剂,为了以防万一,他擅自加大了用量。随着药效的挥发,血液里好像掺入了冰碴子,刺骨的冷意冲刷着体内蒸腾的燥热,犹如一场暴雪誓要将欲望的星火冻结。


  这感觉并不好受,凉意漫上肌肤刺得皮肉发疼,五脏六腑也缩成一团。阿诚撑着头坐在桌边,他以前使用抑制剂时从没出现过如此强烈的反应,不知是因为增大了剂量的缘故,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被标记,又被注射了掺着明楼血液的鬼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药剂。


  他深吸口气,不就是发情期么,依靠抑制剂完全能抗过去。什么从今往后只会渴求明楼这个唯一的乾元,什么只有明楼才能满足自己,虚张声势。


  他明大长官真以为印下标记就可以支配占据另一人吗。阿诚嗤了一声,胡乱吃了点东西,拖着暂时平息了燥热的身体躺倒在沙发上。

走链接: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3525-1-1.html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Da7WO6klA


       明楼慢条斯理地用视线将对方从头到脚鞭笞了一遍,这才对上那双混合着渴求与倔强的水润眼眸,满意地勾起嘴角:“想要了?”

  “跪下。”


【完】


正文完结,或许会有番外


评论 ( 325 )
热度 ( 2623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