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黄曲】不可思议(01,叫代驾叫出了奇遇,司机帅出天际,一发完)

东哥生日快乐!这样的日子怎么可以不发文呢!

老凌和然然甜甜蜜蜜,日跳也要出来耍个帅~

代驾这个梗出自哪里大家都懂的~


————————以下正文————————


  “哎,放心吧,肯定不开车,不用来接我,你刚下手术还是歇歇吧。”李熏然挂断了电话,对着饭桌上的其他人摆摆手,有些抱歉地开口:“有点事,我先撤了啊。”


  推拒了同事们强烈要求留下来再喝一轮的提议,李副队穿上外套走出了包间。这半个月来他们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终于破获了一起恶性凶杀案,正巧今天是周末就相约出来吃顿饭。此时已是晚上九点,李熏然喝了酒,自然不能开车,便戳开手机叫了代驾。


  在等司机赶来的这会儿功夫里酒意渐渐上涌,他迷迷瞪瞪地坐在路边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直到手机响起才回过神。


  “对,是我叫的代驾,我在路边坐着。”李熏然瞅见一个人影向他走来,从兜里摸出车钥匙,手伸到一半就呆住了。


  ——凌远?!


  不对啊,刚刚打电话不还在医院里么……李熏然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位和自家恋人有八九分相似的司机,一时有些怔愣。不过他到底是干刑警的,很快就察觉出了些许不同之处,虽然两人极为相似,给人的感觉却并不相同,这人眉眼处的纹路和冷峻的轮廓都使得他有种历经世事后的沉淀与沧桑。


  对方似乎对于这样冒犯的直视毫无所感,也或许是因为见多了醉鬼的缘故,只是伸手接过车钥匙,开口道:“能自己走吗?”


  “能。”李熏然搓了搓脸,从长椅上站起来,领着那人走到泊在一旁的车前。


  上了车,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时不时瞟向对方。太像了,简直跟凌远的3D打印版似的,刚刚在app上看到他叫什么来着……


  黄志雄目不斜视地开着车,却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从副驾驶座上扫来的视线。他早在和李熏然打照面时就不露痕迹地将其打量了一遍,可以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对方。但这人表现出的模样却并非如此,先是惊讶,后是不可思议,现在还一直用余光扫他。


  车子拐个弯,黄志雄借机瞧了身边一眼,李熏然躲闪不及,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


  “有事吗?”黄志雄收回视线,目视前方。虽然他已经治好了PTSD并且回国重新开始,但是保不准在那段浑浑噩噩的时期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却被他遗忘了。


  “没有,”李熏然摇摇头,“只是你长得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黄志雄应了一声,不再开口,专心开车。


  还在等下文的李警官遭了冷遇,只能默默扭头看向车窗外。好吧,不怒自威的凌院长虽然看着挺严肃,发火时眼睛一瞪还能止小儿啼哭,但那份严厉和这种冷淡却是完全不同的。


  我家老凌最好了。


  李熏然在心里下了定论,摸出手机准备发个微信骚扰凌远,却看见一条来自警局同事的消息。


  “晚上八点五十分,隆茂金店发生抢劫案,三个劫匪分别驾车逃离……”


  李熏然坐直了身体,想着给局里打电话问问情况,谁料车子猛然向左一拐,惯性冲击下他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怎么了?”他抬起头。此时一辆黑色本田擦着他们的车身飞驰而过,如果不是刚才黄志雄及时闪避,肯定要撞到一起。


  一句脏话憋在喉咙里没骂出来,李熏然忽然神情一凛:“追上前面那辆车!”——黑色本田的车牌号被糊住了,但看样子正是金店劫匪逃离时所乘车辆中的一辆,同事发的微信上还附着监控画面截图。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不妥,飞快扯开安全带解释道:“我是警察现在有任务,这车我得开走。”


  “你喝了酒,还是我来吧。”黄志雄没有给他争论的机会,脚下一踩油门,白色奥迪轰然加速飞了上去。


  “你是市民不合适,再说——小心!”李熏然猛然提高了音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座驾挤进了两辆逐渐靠近的汽车之间,千钧一发之际从中间蹿了出去,后视镜几乎擦着后视镜。


  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前面的黑色本田好像发现了异样,忽然提速驶离主干道,上了支路。


  白色奥迪紧紧跟上,却不巧交通信号灯变了,密集的车流挡在了他们面前。


  “搞什么!”李熏然焦急地望向外面,拿起手机准备向局里汇报情况。


  黄志雄略一思索,直接调转车头右拐。“抄近路。”


  李熏然一面拨通电话,一面瞪大了眼睛看着挡风玻璃外闪过无数扑面而来几乎就要撞上却又在最后一刻堪堪避开的东西——车辆、行人、摊贩、绿化带……直到那辆黑色本田又一次出现在视野里。


  憋着一口气向队长简单说明了情况,李副队的脑子里呼啦啦闪过无数弹幕——速度与激情、生死时速、飞车惊魂、狂野时速……卧槽前面那是墙啊啊啊!


  李警官终于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


  白色奥迪猛然一个甩尾,伴随着一道刺耳的刹车声,轮胎在地上狠狠碾出一片黑色焦痕。紧接着响起一道巨大的撞击声。


  李熏然被安全带勒住跌回座位上,一抬头就看见黑色本田横在前面,车头重重撞上墙壁,损毁严重。


  顾不得多想,他从置物箱里翻出手铐就下了车。


  相比起李熏然略微泛白的脸,黄志雄倒是镇定自若,毕竟是特种兵出身,虽然经历了不少磨难,但有些刻进骨子里的东西是难以丢掉的。如果细看,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此时正迸发着些许久违的鲜活光彩。


  他想了想,也跟着下车。


  李熏然本想叫他回去,却忽然僵住了。


  劫匪踹开变形的车门自己走了出来,虽然头上流着血,手里却举着一把枪。


  李熏然心里一紧,他的配枪下班时就已上交,如果对方持刀或者持械,他有自信可以将其制服,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处于下风,而且身边还有一个无辜市民。


  好在这辆车里只有一名劫匪,也许可以见机行事。


  “都别动!”劫匪举着枪冲他们比划。“谁动我杀了谁!”


  “如果开枪,你只会罪加一等。”李熏然立在原地,余光扫向站在驾驶位车门边的黄志雄,对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还好,没有被吓得做出什么事刺激到劫匪。


  “你们都给我让开!把车给我!”嫌犯知道自己的车报废了,此时他情绪激动,只想尽快逃离。


  李熏然心思电转,他刚才向队里报告了情况,增援应该正在路上,他的车上有定位系统,要追踪并不难。况且当前最要紧的是保证自己和黄志雄的人身安全。


  “好。”他点点头,慢慢向旁退了一步,又对站在车边的人道:“我们把车给他。”


  黄志雄抬头看了他一眼,神情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完全不像是突然面对致命威胁的样子。


  “你们都过来!不准呆在车边!”劫匪挥舞着枪,大喊大叫着走向白色奥迪。


  黄志雄原本就站在车门边,避无可避地要和劫匪擦肩而过,变故就发生在那一瞬。


  劫匪刚刚靠近,他便忽然发难,动作飞快地一手勒住劫匪脖子,一手握住了他拿枪的那只手,同时抬腿猛击对方膝窝,将人掼倒在地。


  不待李熏然跑过来,他又干脆利落地卸掉劫匪一只胳膊,劈手夺下枪。


  “把枪给我!”李熏然绷紧了神经,警惕地看着这位屡屡出乎他意料的代驾司机。


  黄志雄把枪拿在手里掂了掂,勾起嘴角。“枪是假的。”说完,便将其扔给了李熏然。


  果然,看着无比逼真的武器拿在手里,分量完全不对。


  李熏然神态复杂地瞧着对方,难道这人一开始就看出来了枪是假的,所以才敢那样赤手空拳地去制服劫匪?


  “不先把他扣起来吗?”黄志雄踢了踢趴在地上哀嚎的嫌犯。


  李熏然走过去给劫犯戴上手铐,面色严肃:“你到底是……?”


  “代驾司机。”黄志雄掏出根烟塞进嘴里,眯起眼算了算车费:“你这趟挺贵的。”


  ————————————————————————


  李熏然从警局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一出大门就看见了凌远的别克。


  他窜上车,长长呼出一口气。


  “你说你怎么回个家还能碰上劫匪,伤着了没?”凌院长拿出保温盒递过去:“路上买了点吃的。”


  闻着香味儿,肚子也配合地咕噜噜响了一声。李熏然拎起一只蟹粉包塞进嘴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凌远,说话含糊不清:“今天我遇见一个特像你的代价司机,老牛了,高手在民间啊……”


  —————————————————————————


  隔了好几天,还能时不时听见李熏然念叨那个叫黄志雄的民间高手。


  凌院长停下筷子:“按说他帮了你那么大的忙,应该谢谢他。”


  “谢了谢了,”李警官捧着碗,从碗沿上方看着爱人,“好市民见义勇为,我爸亲自谢的。”


  凌远夹了快红烧肉放进对方碗里:“应该再私下谢谢。”


  “不用吧,我又没他联系方式。”


  “警局没记录?”


  “别打扰人工作啦。”李熏然放下碗,冲着凌远眨巴眨巴眼,“吃醋啊?”


  “我还真对长得酷似我的人挺好奇。”


  “唔……”李熏然咬着筷子想了想,“放心,他没你保养的好。”


  ——————————————————————————————————


  暴雨来得突然,黄志雄原本只想赶紧回家,却在路边看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他减慢车速,摇下车窗,看向在雨中拖着一堆行李,勉强撑伞的人。


  “李警官?”


  那人低下头,未语先露出一个善意的笑来:“我不姓李。”


  黄志雄点点头,虽然面容极为相像,但的确不是同一个人。“抱歉,认错人了。”


  对方摇摇头示意没事,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衬得那双眼睛越发湿润明亮。


  “要帮忙吗?我可以送你一程,这种天气打车也困难。”


  “不用了,会麻烦你的。”


  黄志雄明白对方是有所顾虑,毕竟大马路上一个陌生人忽然以认错人为借口跟你搭讪,又提出可供顺风车,怎么想都挺可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点执着地想帮助这个人,那天帮着李熏然是出于义务和道德,此时却是没什么缘由,只是单纯地想伸出手,不愿对方继续在雨里狼狈着。他掏出手机,找到代驾服务上自己的页面,递给对方:“你可以下单。”


  那人看了看手机,忽然就被逗乐了,笑得眉眼都弯起来:“我姓曲,黄先生可以帮我把琴搬到车上么?”


  【完】


再就业好青年黄日跳见义勇为好人有好报,收获一只曲大教授。

虽然日跳因为之前的遭遇看着显老,但其实比老凌年轻。

然然:没关系,我们家老凌保养得好。




评论 ( 426 )
热度 ( 3245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