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居家过日子(小甜饼,一发完)

说好的小甜饼~


————以下正文——— 


  凌远难得有空来警局接人下班,上了路却发现李熏然有些反常,一直安分地闭着眼睛团在副驾驶位上。 


  “累了?”趁着等红灯的功夫,凌远腾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脑门,还好,不烫。前几日两人也不知道谁传染了谁,齐齐感冒,今儿个刚转好。


  “嗯……”李警官蔫蔫地应了一声。“市里要迎接省检查组,连夜开会布置了任务,要弄一大堆文件。” 


  “不是有文职吗?”前面的车队缓缓动了,凌远也跟着发动了汽车。 


  “那些学习报告践行心得之类的东西得我自己动手写。”李熏然烦躁地在座位上拧来拧去:“从年初开始补起,一月三篇。对了还得背书,上面要求所有人都得把核心价值观啊,三严三实啊之类的倒背如流,说不定就被抽查到了呢。” 


  凌远听着恋人的抱怨,忍俊不禁:“统共才几个字。” 


  “我就是记不太住嘛,”李熏然郁闷地看向车窗外,“我这脑子搁别的地方都好使,唯独应付不来这种官话。”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扭头看着凌远:“你们医院也在检查范围之内,怎么不见你忙活?” 


  也算是体制内的凌大院长想也没想,理所当然道:“我有秘书啊。” 


  “……官僚作风!特权阶级!”李副队泄愤地揪着安全带。 


  ———————— 


  亲热过后,两人总是喜欢腻在一起说些肉麻兮兮的情话。 


  可今天李熏然大约是真的累着了,不等凌远平复呼吸就睡了过去。 


  缓过劲儿的凌院长亲了亲对方的发旋,刚想闭眼,那人忽然又醒了,迷迷糊糊地嘟囔:“老凌,你再考我一遍,明天局里要先检查……” 


  凌远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有些哭笑不得:“睡吧睡吧,明天早上起来再背。” 


  “我要是背不出来就太丢人了……”李警官把脸埋在爱人略显汗湿的怀里蹭了蹭,“不信你问我爸,我从小最怕被叫起来背书……”


  火热的吐息喷在肌肤上,柔软的双唇贴着胸膛开开合合,还未彻底消退的欲望又有复燃之势。凌远倒是想按着李熏然再来一回,可是听见对方喃喃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有多少旖旎念头也都偃旗息鼓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


  又两天,凌远深深觉得那晚的待遇已是相当不错了。


  检查组马上就要来了,可此时偏偏又有了重要案子,李熏然白天忙着侦办案件,晚上就带着文件资料回家补笔记,到点了噗通往床上一趴,秒睡。


  凌远看着爱人那四仰八叉的睡姿和浓浓的黑眼圈,心疼。


  终于可以休息一天,李熏然却醒的早。


  起来了就踢拉着拖鞋,揉着眼睛往外晃:“老凌,我肚子饿。”


  凌远从书房里走出来,捧着恋人的脑袋在额头上亲了一口:“早着呢,回去再睡会儿。”


  “要补笔记……”四个字说的分外辛酸悲痛。


  “我今天轮休也不上班,我帮你写。”


  李熏然是真的没睡醒,闭着眼往前一扑,挂到了凌远身上:“字迹不一样。”


  “检查没那么严格,”凌远就着身上挂了个人的姿势往卧室移动,“真要问起来,就说是你秘书写的。”


  “你是我秘书啊?”李警官乐了,眼睛睁开一条缝,“凌秘书,我中午想吃你做的红烧肉。”


  “行行行。”凌远把人带回床上,塞进还暖和着的被窝里,刚要转身却被拉住了。


  李熏然一半脸埋在被子里,直拿水润润的眼睛瞅他:“凌秘书,上来陪我躺一会儿。”


  “你还得寸进尺了,”凌远把盖在他鼻子上的被子往下拉,掖在了下巴处,“这可是职场性骚扰啊。”


  李熏然把脚从被窝里探出来勾住凌远的腿:“我是在给你发福利呢。”


  这福利果然是很好。李副队把人缠上了床,自个儿就又沉沉睡了过去,只留下凌院长坐在他旁边,碰着一台架在床上的小桌子,勤勤恳恳地履行秘书职责。

【完】

     

加班间隙挤出来的小段子,甜不甜呀(*´艸`*) ~

年底了,学生党要补作业补论文补学分,上班狗要补总结补笔记补汇报……然而老凌只有一个,还早就被然然占了_(:з」∠)_


评论 ( 252 )
热度 ( 2468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