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袭警(ABO)

算是《诱惑》的后续。故事发生在两人标记后的第三年,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在ABO社会里,结婚只看ABO性别,无关男女。


——————以下正文——————


  凌远端了水果回到客厅的时候,团在沙发上的那人抱着抱枕差不多又睡了回去。


  今天是周末,他和李熏然难得都不用加班,两人一时得了空闲反而不知道要做什么,思来想后,决定干脆悠闲自得地在家里耗上一天。


  凌远将切成小块的水果放在茶几上,走过去坐在李熏然身边,试着抽走狮子形状的抱枕——这样的品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相中的——然而无果,搂着靠枕的双臂收得更紧了。


  他凑近了些,看着那两扇浓密的眼睫正在自己的注视下抑制不住地微颤,心里觉得好笑,却不戳破,反而转身寻了遥控器打开电视。


  电影片头音响起的瞬间,方才还装出一副沉睡模样的人立刻睁开了眼睛,自下往上瞪着爱人。“不厚道,说好了一起看电影,怎么不顾伴儿呢。”


  凌远垂眼瞧他,用叉子戳了一块菠萝递到不停开合的双唇边:“不忍心扰人清梦。”


  李熏然也是懒得可以,伸出舌头晃了一晃示意够不到,待到凌远把叉子又移近了些,才满足地吞下,含糊不清道:“我困啊……有人昨晚可着劲儿折腾。”


  凌远伸手擦了擦对方的嘴角:“也不知是谁先撩的。”


  漆黑的眼珠子骨碌一转,自知理亏的李警官爬了起来,没骨头似的往爱人怀里一趴:“看电影看电影,都开始了,专心点。”


  然而最不专心的恰恰便是他。


  “哎,这里的批捕程序错了。”


  “不请示上级就把嫌犯手铐给取了,等着组织找你谈话吧。”


  “老凌你看,这里拍的也不对,哪有这样跟嫌犯扯家常的啊,要是鸡汤能感化凶手,我们都去背读者了。”


  凌远一开始还分心跟他搭几句:“电影作品都经过了艺术加工,不能要求与现实完全统一。”可后来发现怀里的人叨叨个不停纯属自娱自乐,并不是想跟他进行有关表演艺术的深度交流,也就过耳不走心,只偶尔安抚地揉揉李熏然的头毛权当回应。


  被冷落的李警官哪儿能就此作罢,探起身体勾住凌远的脖子,挡在他的脸前,成功夺取了注意力。“我这是在用切身经历和丰富经验给你进行科普。”


  凌远把戳在自己面前的脑袋按下去:“等看完电影后慢慢说。”


  “哎你这态度真不端正,”李熏然又一次冒了上来,还顺手把电视给关了,“李警官现在就要进行刑侦常识教育。”


  无奈地叹了口气,凌大院长抱臂向后靠在沙发上,歪头瞧着对方:“我认为观看电影也是一种生动有趣的学习。”


  “古板,老套,”李熏然也有样学样地交叉胳膊,嫌弃地努嘴,“我有更加生动有趣的学习方法。”那双清透的眼眸里亮起雀跃的光彩。“从现在开始,你来扮演嫌犯,而我就是审问你的警官。”悬在他嘴角的笑意止不住地扩大。“我来让你切身体验一把。”


  凌远挑起眉梢,面对着年轻爱人那得意又逗趣的神采,只能颔首应允。“李警官请吧,我一定积极配合。”


  李熏然把自己从对方怀里拔出来,坐得稍微远了些,清了清嗓子:“姓名,年龄,有证件吗。”


  “处了这么久,不知道你对象叫什么多大了?”瞧着他努力板起脸的模样,凌远实在忍不住想逗弄一番,“身份证不是搁在你那儿吗,领证那天之后我就没见到了,你给弄丢了?”


  “哎?”本来还一脸严肃的人睁大了眼睛,“你给我了?我怎么没印象……”说着就要从沙发上翻下去,“我去找找是不是揣在兜里忘了。坏了!衣服送去干洗了。”


  凌远一把拉住他:“我已经取出来了。每次都忘记清口袋,什么时候才能长记性。”


  李熏然看他又有训人的架势,连忙截住了话头:“停停停,演戏呢,现在你得听我的。下一个问题。”他顿了顿,抑制住不由自主想扬起的嘴角。“昨晚两点,你出现在宁八街做什么?”


  宁八街,L市有名的风化场所,红灯区一条街。


  凌远看着对方因为扳回一局而略显得瑟的小表情,压下把人按在膝盖上打屁股的冲动,不动声色道:“放松心情,消遣而已。”


  李熏然眉毛一竖,带出了几分厉色:“去那里消遣什么?”


  “你说呢。”凌远面不改色。


  李熏然瞥了眼凌远戴在手上的戒指,磨着后槽牙:“你的伴侣知道吗?”


  “这能让他知道吗,警官。”凌远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一名道德败坏又不知悔改的衣冠禽兽。


  盘腿而坐之人的脸色愈发严肃:“如果情况属实,你会被处以相应的治安处罚。”他顿了一下,又道:“你对你的伴侣有什么不满吗?结婚了还去那种地方。”


  这点明目张胆的小心思实在讨人喜欢,凌远有些忍俊不禁:“警官,这是隐私,无可奉告。”


  “涉及案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什么案情?”


  “在你去的那家店里发生了命案。”李熏然张嘴就来。


  “你这还一边演,一边即兴创作剧本的啊。”凌远有些哭笑不得。


  “你先回答问题!”李熏然习惯性地抬手想拍桌子,却发现此时条件不允许,只能郁闷地捶了一下抱枕。


  “家里的omega太不让人省心了,”凌远的眼底浮现出一层遮掩不住的戏谑之意,“明明发情期到了,却因为工作的关系灌了抑制剂天天往外跑。”


  “我这不是……”话说到一半,李熏然忽然顿住了,呼吸一促,三分恼怒七分埋怨地看向对方:“不带你这样使诈的啊!”


  空中不知何时浮动起了一股凛冽森然的味道,正在逐渐变得浓烈厚重,像是泛着冷光的金属,或者潜伏着星火的柴薪,无声无息又蓄势待发——这是属于凌远的alpha味道。


  “我怎么了?”凌远明知故问,释放出了更多的辛辣气息,眼瞧着对面那人的耳朵渐渐泛红,眼睛也水润起来。“李警官,你审讯犯人时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


  “真到了审讯室里,你就会被关在密闭的玻璃后面,就算你把腺体挖出来我也什么都闻不到。”李熏然嘟囔着揉了揉鼻子,抄起抱枕砸过去:“快打住,你这样可是袭警,用信息素性骚扰……也算是袭警!”


  凌远一把接住抱枕,丢到一旁:“李警官可不要愚弄群众。刻意释放信息素是否算得上性骚扰还在征求意见的阶段,尚未写进法律里。”一边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凌大院长一边放任自己的气息逐渐弥漫在整个客厅里。


  这般浓烈的信息素对于任何一个omega而言都是难以抗拒的引诱蛊惑,何况是用抑制剂压制了数天的李熏然,更何况对他而言,弥散在鼻端的熟悉味道来自于标记了自己的alpha。这气息飘进鼻腔的那一刻,蛰伏在体内的情潮就像是被唤醒了一般,蠢蠢欲动地鼓噪着。


  阵阵热意涌上脸颊,李熏然下意识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那就算作是消极抵抗,不配合调查。”李副队移动身体靠近了自己的“嫌犯”,眨掉眼睛里隐隐泛出的湿意:“按规定要加重处罚。”说着,挑衅一般,一股浓郁幽深的馥香自他身上逸出,迅速散开迎合上了凌远的气息,像是流岚缠绕着雾霭,合二为一,融洽无比……却又在瞬间翻腾起来,化为波谲云诡的情涛欲海。


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36080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3600-1-1.html


      “怎么了?”凌远嗓音沙哑地开口,亲了亲他的头发,手掌在细腻柔韧的腰身上流连不去。

  “……袭警,逮捕你。”带着一丝哭腔余韵的声音含含糊糊地响起。

  怎么还记得这茬呢?凌大院长哑然一笑,拽过对方的左手亲了亲修长的手指,又将两人的手叠在一起。

  “你这不是已经逮捕我了么,判的可是无期。”

  勾在一起的无名指上,两枚简洁大方的对戒闪着微光。

  【完】


角色扮演必须来一发。

凌院长请务必把训练计划提上日程付诸行动。



评论 ( 359 )
热度 ( 4043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