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水乳交融(美人可不是能随便看的)

送给 @Yan 

和 不负 是一个系列,算是《不负》的后续,阁主带着景琰游山玩水顺便酱酱酿酿~


——————以下正文——————


       暮色四合,倦鸟投林。

  湖上荡着一尾无人执桨的乌木船,掩在缓缓升起的薄雾里,飘飘渺渺看不真切,直到舱内亮起盈盈烛火,方才燃出几许尘世味道。

  萧景琰探身剪了剪灯花,跳跃的暖光将他英挺的眉眼映得格外闲适恬淡。蔺晨撑着脑袋歪头瞧他,眼里满满当当都是对方难得一见的慵懒模样。

  某人到底脸皮浅薄,挨不住如此毫不遮掩的打量,停了动作扭头道:“无事可做?”

  蔺晨扬起下巴,笑意更深:“当然有。”说罢倾身向前将人抱了满怀,埋首在披散的长发里深深吸了口气,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萧景琰任他拥着,抬手攀上横在胸前的胳膊,隔着薄薄一层锦缎捏了捏:“这些日子累着你了。”

  “何以见得,”蔺晨用下巴磨蹭着萧景琰的肩窝,“美人在侧,幸甚至哉。”

  萧景琰圈住他的手腕握了握:“瘦了。”

  “嗳,还真是。”蔺晨佯装可惜地摇摇头,“走走走,这就陪我去补回来。”说着便起身,拉了人往外窜。

  萧景琰有些不明所以,他们在这湖中泛舟已久,此时天色暗沉,莫不是要在这时停船靠岸?

  出了舱,方才恍然明白过来。湖中不知何时浮了几艘富丽华美的画舫,雕梁画栋,张灯结彩,煌煌灯火将湖水映得波光闪动,凝神细听,隐隐有丝竹之声随风飘来。

  蔺晨展颜一笑,同萧景琰道:“扬州虽不比金陵华贵富庶,但自有一番风流清秀,就拿这皎照阁来说,其中女子们的歌喉舞姿亦不输于妙音红袖。”

  “你倒是对此一清二楚。”萧景琰自认为这话并没有吃味的意思,他知道蔺晨素来潇洒风流,随意而行,对诸多美好之物都怀抱着一颗欣赏之心,因而他对扬州城内的金粉之地如此了如指掌,也算不得奇怪……吧。

  蔺晨似乎没察觉到他的微妙思绪,依旧目光灼灼地盯着画舫。“他们家的细露荷叶羹乃是一绝,我带你尝尝去。”说罢,忽然揽住萧景琰的腰身,脚尖一点船头,接力而起,跃向画舫。

  起落不过片刻间。

  萧景琰脚下刚一站稳,便挣了开:“我自己能行。”

  “我这不是记挂着你的伤还没好利索么,好了好了,没人看见,不丢人啊。”蔺晨伸手把萧景琰的衣服拢了拢。两人方才腻在乌木船上,因而穿的单薄松散,方才这一折腾,萧景琰的衣襟便被他扯开了些,露出一截白玉似的脖颈。

  蔺晨忍俊不禁:“你说咱俩这样,还没进去呢倒像是刚刚风流快活出来……哎呦。”

  萧景琰收回脚,眉梢一抬:“你倒是说说,谁风流快活了谁。”说罢转身往舱内走去。

  蔺晨拔脚追上:“嗳,这个啊,当然是你风流快活了我,我心甘情愿让你风流快活……怎么还瞪我。”

  甫一进入金碧辉煌的内阁,便有身姿绰约的妙龄女子迎了上来,瞧见是蔺晨,便是喜上眉梢。“蔺公子可是好些时候没来了,姐妹们都念着你呢。”

  蔺晨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扇子,哗啦一展,笑得率性洒脱:“我此番也是路经此地,见到旧景,便甚是怀念厨娘的荷叶粥。”

  “原来只是惦记一碗吃食啊。”身着黄衫的少女笑的狡黠。

  “自然还有晏姑娘的折腰舞,津姑娘的婉转调……”蔺晨刻意顿了顿,吊足了旁人的胃口才道:“更少不了鸿姑娘你的碧玉糕。”

  那女子噗嗤一笑:“快随我来吧,蔺公子的喜好我自然记得。”

  蔺晨哗啦哗啦扑扇着扇子,冲萧景琰得意地一挑眉——美食佳肴,妙音歌舞,全了。

  “三月底使什么扇子。”萧景琰不冷不淡地瞥他一眼。

  “这叫风度翩翩。”蔺阁主扇得更起劲了。

  风度翩翩?昔日的大梁皇帝陛下在心里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又瞧了一眼身边那位撑着头侧卧在地,正同不知道是叫红花还是绿柳或者什么的姑娘聊得起兴的琅琊阁阁主,皱眉去拿酒盅——分明就是形容无状。

  “打住。”一把扇子盖住了酒盅,蔺晨欠起身体,凑近萧景琰,借着宽大衣袍的遮掩握住了对方的另一只手。“一天三杯,不能再多。”

  “我才只喝了——”

  “少蒙我,我数着呢。”

  “真难为你百忙之中还能分神留意着我喝了多少酒。”萧景琰硬邦邦地开口。说完就后悔了,这话听着倒像是他在抱怨似的。

  蔺晨似乎没听出这层意思,径直取了一块软糯糕点送到他嘴边:“我就是睡着了也能知道你翻了几次身,砸吧了几下嘴。”

  萧景琰微微后仰避开碰着嘴唇的点心,他毕竟是生长在宫里的皇子,即便已经抛开前尘往事,但浸在骨子里的礼仪法度还是让他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太过亲密之事。

  蔺晨知道这毛病一时半会儿改不了,也不逼他,将碧玉糕送到了自己嘴里。“你也尝尝看。”

  萧景琰径自取了一块点心,低头垂眼,细嚼慢咽。

  “味道如何?”

  “好。"

  “方才的舞蹈又如何?晏姑娘的舞姿独冠整个扬州城,比起早些年更加动人心弦了。”

  “也好。”——这碧玉糕细品的话就略显黏腻,噎得心口发堵。

  “那刚刚的曲子呢?津姑娘的歌声那真是如珠落玉盘,绕梁三日。”

  “嗯。”

  “嗯是什么意思?”蔺晨把半个身体都挂在了萧景琰的肩膀上。结果对方猛地起身,差点没把他掀翻在地。

  “嗯的意思就是,吵得很。”萧景琰负手扫视着满屋子的莺莺燕燕,一甩袖子,抬头就往外走。

  他在这睥睨之间不自觉就带出了几分天子势态,顿时将满屋子欢声笑语都压了下去。只有蔺晨跟没事人儿似的,怡然自得地站起来。“没事儿,你们继续,走了啊。”说着便慢悠悠晃了出去。

  萧景琰立在船头,夜风徐来,轻袍缓带款款摆动。蔺晨抄着手走到他的身边,深深吸了口气,仰头望着夜幕:“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没人理他。

  “你说,他们位列星宿不老不死又如何,都不如你我可并肩携手。”

  “……嗯。”总算有回应了。

  蔺晨拉住萧景琰的手,在他掌心勾挠。“方才可是吃醋了?”

  “没有。”萧景琰抽回手,答得飞快。

  “啧,”蔺晨转身,双手环胸盯着他,“不诚实。”

  “我知你素来潇洒风流,喜欢美人,当然不会去计较。”萧景琰望向粼粼湖面,眼里倒映着微漾水波。

  “景琰果真懂我,”蔺晨勾起嘴角,“美人之妙就在于只宜远观,赏而不撷,乐而不狎。”

  “那你怎么……”萧景琰思及蔺晨和他插科打诨时也经常唤其为美人,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可不要留下认可被唤作美人的把柄。

  “我怎么?”蔺晨向前倾身,笑得不怀好意。“我怎么就对你下手采撷了?”

  “没问你这个。”萧景琰在言辞上向来输给蔺晨,有些气恼地振了振袖子,“我要回去了,你继续去远观那些美人们吧。”说完就要跃下画舫。

  “还说没吃醋。”蔺晨一把抓住他。

  却又被甩了开去。

  “别动肝火,你可还没好利索。”

  这话搁到平时就是关切暖心之语,可此刻萧景琰听了却是有些气闷,他原本就是坚韧要强之人,并不乐意被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虽然明白对方的心意,却依旧觉得憋屈。

  思及此,那股倔劲儿又犯了上来,提了口气便跃出船头,向不远处的乌木船落去。

  蔺晨连忙伸手,却也只抓着了对方的腰带,呼啦一扯,竟然直接拽了下来。

  萧景琰人心里一惊,即刻手忙脚乱地裹紧衣袍,如此便岔了真气,明明脚尖都挨到了船沿,却忽然肋下一疼,脚底溜滑栽进了水里。

  这一下可把站在画舫上的人惊得不轻,立即噗通一声也跟着跳了下去。

  好在水下并不昏暗,画舫上的重重灯火把河水映照得斑斓透亮,蔺晨甫一下水就寻见了萧景琰,那人长发散在水里,白色衣衫随波飘荡,并无一丝狼狈之意。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想起对方同自己说过是懂得水性的,刚刚一急竟是给忘了。不待他靠过去,萧景琰便主动游了过来。

  蔺晨搂着人想要将其带上岸,萧景琰却不甚配合,硬是在他怀里扭转了身体。

  这是闹什么呢,蔺晨板了脸瞪他,在水里泡久了对身体无益。

  可曾经的皇帝陛下哪儿会怕这个,双手扳住蔺晨的脸,直愣愣就吻了上去。

  三月的湖水依旧寒凉,可重叠在一起的嘴唇却滚烫。两人俱屏着气,舌尖一触即分,在映照着煌煌灯火的水面之下交融彼此的气息,直到力竭方才浮出水面。

  蔺晨把人带上乌木船,瞧着彼此湿漉漉的模样,觉得好笑:“陪你一起泡成落汤鸡,可是消气了?”

  萧景琰把湿发撩到耳后,亦是莞尔:“闭嘴。”

  “你可以像刚才在水里那样让我闭嘴。”蔺阁主向来体贴,还主动地凑了过来。

  “那你就还在水里呆着吧。”

  说完,萧景琰抬脚又把蔺晨踢回了水里。

  “你这醋劲儿还挺大……”蔺晨浮出水面,抹了把脸,未完的话断在了口中。伏在船上那人正冲着他笑,眼角眉梢尽是无忧无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除了他再无别物,这是离开金陵后萧景琰第一次笑得如此肆意开怀。

  彷佛拨云见日,雪霁天青。

  蔺晨只觉得胸口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泛出一股混杂着酸涩和炙热的潮涌,他搁在心尖捧在手上的人,终于褪去了过往沉重黯淡的硬壳,显露出了原本就有的鲜活恣意。

  “上来啊。”萧景琰俯下身体,伸出手。

  蔺晨握住那只修长的手,借力一跃上了船,不及站稳就直接将人压倒在了船上。

  萧景琰一声疑问还未出口,嘴唇便被堵住了。

  和方才水下的亲吻不同,这个吻里饱含着激荡的情感,探入口中的舌尖像是蕴了一团炽烈的火,轻易就在萧景琰身上点燃簇簇灼热。

  虽然有些不明白为何对方会突然情难自禁,但萧景琰也并非扭捏之人,微微的怔愣之后就开始回应对方。柔软的舌头卷住在自己口中急不可耐扫荡的舌尖,勾缠翻搅,滑动摩挲。当蔺晨使坏地勾舔他的上颚时,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从叠合的唇舌见逸了出来。

  蔺晨断开亲吻,舔去萧景琰嘴角的银丝,撑起身体定定瞧着他。身下这人已经过了青涩稚嫩的年纪,可如今脱离了权利征伐,便好似溯回了好些年岁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味道。叫他越看越喜欢,恨不得吞了拆了,揉进身体里,再不分离。

  萧景琰被他看得有些困窘,眼光流转:“何不先把湿衣服脱了。”

以下是肉,请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34859#Content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3553-1-1.html


 


来自 @Yan 太太的配图,太美!

lofter在文中插图缩的太厉害了,大家请去这里看大图!http://sherlock-yan.lofter.com/post/23b9da_9204b01

再次表白炎炎!


评论 ( 153 )
热度 ( 2907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