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方】恃宠而骄(谁被谁宠爱得有恃无恐)

       荣石从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过。

  想他荣大少在别人眼里那是向来肆无忌惮、骄纵跋扈惯了的——当然他自认算不得蛮横无理——虽然有时会为了顾全大局而委曲求全,但在其他方面从不忍气吞声,何时曾像现在这样,连吃了一星期的闭门羹。

  荣石在车中等得有些烦闷,便换了个姿势坐着,交叉双臂,将下颌埋在厚重的毛领里,继续透过车窗凝视着路口。

 

         大雪纷飞,当那个颀长清俊的身体出现在转角时,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白絮。

  “大少爷,今天还跟么?”索杰握着方向盘,话是这样问,心里却早就有了答案。

  “跟。”干净利落一个字。自打方孟韦出现后,荣石看向他的眼神就跟瞄准了猎物的野兽似的,死死咬住,还带着点儿戾气。

  要说这也不能怪他,饶是性子再好的人,在千辛万苦找着不告而别的爱人,却又被对方当做陌路人甩了几天的冷脸子后,也没法再和颜悦色,更何况荣石原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

  停靠在路边的车辆缓缓开动,悄无声息地缀在慢步而行的人身后,就跟前些天一样。方孟韦的反应也跟前些天一样,对尾随之人视若无睹,照旧步履平稳,目不斜视。

  荣石看着他齐整的发尾和露出的一截白皙脖颈,吞下一口闷气,朝索杰吩咐道:“跟他并行。”

  车辆立刻行至了方孟韦身侧,二者保持着一般速度。荣石放下车窗,彻底明目张胆地凝视对方。

  方孟韦依旧心无旁骛地走自己的路,似乎对于投射到自己身上的锋利视线全然无感。

  荣石被他这样噎的一口气堵在胸口,终是憋不住,出声道:“雪下的正大,上车。”

  仿佛是老天爷在配合他的话,忽然平地一阵风起,卷着大片大片的雪花朝人劈头盖脸地打来,方孟韦原本就穿的单薄,冷不丁被灌了一脖子雪,当即就哆嗦了一下。

  荣石蹙起眉头,放缓声音再劝:“要跟我闹,也不能冻着自己。”

  谁料此话一出,也不知道哪里戳着了方家二少爷,原本还镇定自若的青年忽然站定脚步,扭头看着坐在车里的人。

  一直留意着这边的索杰立刻踩下刹车。

  荣石以为对方是要上车,连忙伸手去开车门,却见方孟韦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吐出一个字,只是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快步折进了一条小巷里。

  “孟韦!”荣石一愣,高声叫道。可对方听见他的呼唤,走得愈发急促。

  索杰连忙调转车头,无奈巷道狭窄,车子没法进入,荣石见状干脆推开车门追了出去。“孟韦,方孟韦!”

  走在前面的身影一顿,竟然直接跑了起来。

  这一下差点没把荣石气得发飙,原本就郁结在心的怒火腾地一声就烧了起来,未作他想拔腿就追,好不容易才找着的人,还能再弄丢一次不成?

  方孟韦仗着对这片地形的熟悉,七拐八绕地在小巷里跑窜,可始终甩不掉跟在身后的影子,眼见着暂时居住的地方到了,便加快脚步几下上了楼,打开门闪身进屋。

  可他动作再快,还是慢了稍许。荣石合身冲开即将关闭的门,力量之大,把两人撞得都有些趔趄。

  “你跑什么!”荣大少喘着粗气,大力甩上门,竖眉瞪眼地逼近一步:“就那么不想见着我?!”

  方孟韦微微拧眉,他的肩膀方才被门框狠狠磕了一下,心下更是烦躁:“荣大少爷,你不要倒打一耙,分明是你不想见着我才对。”

  “我不想见着你,我跑这么大老远找你?!”荣石的眼睛适应了屋内昏暗的光线,这才看清对方满头白雪,鼻尖冻得通红,心下一软:“别闹了啊。”

  “你……”方孟韦原本要说什么,听见后半句又咽了下去,往后稍退一步:“我没有跟你闹,荣石,咱俩就这么算了吧。”

  “你再说一遍?”荣石的脸色阴得可怖。

  方孟韦并不怕他,却没办法迎着对方的视线再说出狠心话。“……你听见我说的了。”

  荣石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呼出,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我就当没听见。你最好也当没说过。”

  方孟韦的眼神因此闪烁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住——我可以当做没说过这句话,却没法当做没看见你珍藏着的那张照片。

  荣石又上前一步:“跟我回去吧。荣意和荣树也都想你。”说着抬起手,想要拂去对方发上的水珠。

  方孟韦怔怔地看着他,等到手指近身了才好像猛地反应过来似的,向后一仰错开了。

  这样躲避的动作使得荣石原本好不容易抑住的怒气又翻了上来,也不废话,直接去抓他的胳膊。

  方孟韦毕竟是军旅出身,下意识地就抬手抵挡,却不想这样的抗拒动作彻底激怒了荣大少爷。被格开的手臂又一次扫了过来,荣石欺身而上,使出了些擒拿技巧。

  他原本以为自己三两下就能把这瞎闹腾的人给制服了,却没想到对方的身手竟是和他不相上下,一招一式老练又干脆,两人缠斗在一处,一时也分不出个高低。

  从客厅打进卧室,越打火气越大。荣石硬生生挨下当胸一拳,趁机长腿一勾,绊住对方的脚踝,将方孟韦压在了床上。

  “方孟韦,你可真是好样的……”他一边粗喘着,一边紧紧制住对方。

  刚想再骂几句狠话,却在目光触及对方的眼眸时愣住了,方才两人在昏暗的屋子里打斗时他瞧不清也没机会瞧清对方的面容,现在接着窗外的霓虹光亮看得分明,那双澄澈透亮的眼睛里蕴着一层水光,眼角泛红,几欲落泪。

  “不是,你……”前一秒还凶狠得要吃人的荣大少忽然顿住了,“你怎么又哭了?”他抬手抚上那张朝思暮想的脸:“我刚才真打着你了?”

  也就是一瞬间分神的功夫,被压在床上那人忽然发难,扭腰一掀,调转了局面,翻身骑跨在荣石身上。

  “别动。”

  带着一点颤抖的嗓音彻底阻断了荣石的动作,荣大少爷认命地卸去了力道。他望着那双莹润泛光的眼睛,只觉得再大的脾气和怒意都偃旗息鼓了。“行行行,我不动,那你跟我好好说说,到底怎么了?”

  方孟韦低头看着那张冷峻迫人的面容,看着那双锋锐如刃的眼睛,只觉得心口酸涩不堪,这个人这样好,却不会是他的。他以为能将这把刀收入囊中,却注定不是配套的刀鞘……可不是么,他从来都只会奢求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自量力又异想天开。

  方孟韦咬住下唇把涌上眼眶的湿意逼回去,思绪万千,难吐一字。

  荣石见他这幅表情,心里咯噔一声,直觉坏了。“孟韦,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就走了。”

  方孟韦轻轻呼出一口气,不答反问:“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来找我?”
  

      这个问题似乎根本不需要思考。“你不见了,我当然要找你。”荣石隐约觉得两人之间拧着个疙瘩,却摸不准到底是什么,罢了,日久天长,这人总会明白自己待他的心。

  方孟韦怔怔地看着他:“那你……”——那你怎么不去找照片里的人?

  荣石等不着下半句,对方的眼神让他有些不安,便皱起眉,粗暴地掐断了话题:“行了,不说这个了。”


  方孟韦垂下眼睛,沉默片刻,按在荣石胸口的手揪着布料渐渐攥紧:“不说就不说了。”眼皮一抬,却是另种神色,他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个勉勉强强的笑容。“做点别的吧。”说罢,便去解荣石的衣服。

  这倒是出乎预料,分别日久,荣石自然是恨不得把这人按在床上恣意揉弄一番,可此时方孟韦此时的举动太反常了。“你先给我冷静下来。”

  “你不想吗?”方孟韦抬起头,眼光荡漾,那潭水波里又好像藏着一团青色的火焰:“你缠上我,不就是想做这样的事吗?”一边说,一边抬手扯开了自己的衬衫领口,露出大片的蜜色肌肤,映着窗外微弱的灯光,如珠似贝。

  

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33069#Content

袖底:http://www.gcslash.com/thread-3464-1-1.html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D5PTE0mw7?from=page_100505571914028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48634205585


评论 ( 367 )
热度 ( 2822 )
  1. O(∩_∩)O一握灰 转载了此文字
    荣石:孟韦啊,你也不想想,我什么时候这么胖过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