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诱惑(03,ABO)

前文:诱惑(01) ,诱惑(02)

 

—————以下正文—————


  凌远俯身捡起摔落在地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通没来得及拨出的号码,打给专案组方组长的。


  深吸口气,刺骨的寒意浸满胸腔。虽然他碍于身份并未深入了解案情,但这几天的所闻足以让他对眼下情况做出判断——凶手还是遵循着他的时间表动手了,只是下手的对象却是落单的李熏然。如果嫌犯早一些露出端倪,专案组有很大可能会将其拿下,可如今却是全盘反转,失了先机。


  只要一想到曾经发生在其他受害者身上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折磨也许会加诸在李熏然身上,凌远的血液里就好像浮起了冰碴子。不过他到底也是见惯了风浪,很快就从最初的悚然里缓过神,镇定了下来。


  凌远掏出手机,一面给专案组打电话,一面飞快思索起来。


  从他离开到取车回来最多不超过十分钟,凶杀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放倒一个刑警并非易事,此刻他应该正带着李熏然转移到自己的安全区域,按照薄靳言的侧写,嫌犯习惯在他熟悉的地方实施犯罪。


  所以还来得及。必须来得及。


  电话接通了。


  “方组长,李熏然出事了。”


  ————————————————————————————————————


  最先感知到的是脖子上的刺疼,像是他小时候在海边玩耍时被水母蛰的那一下,瞬间的麻痹之后就是火烧火燎的灼痛,血管突突直跳。


  垂着头的人微微动了一下,从胸腔里哽出一声呻吟,睫毛轻颤,醒了过来。他慢慢抬起头,入目一片昏暗,只有一盏泛着冷光的落地灯投射出窄窄一方光亮。


  这是哪儿?意识昏昏沉沉,脑袋里似乎被塞入了一团浸满水的棉絮,堵得他连呼吸都困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腥甜气味,浓郁齁腻,无孔不入。


  “醒的真早。”一道略显粗哑的男声从房间另一端传来。


  李熏然条件反射地想要转身,却发觉自己完全无法动弹,低头看去,竟是被绑在了一台固定在地面的刑讯椅上,手腕脚踝和腰部都被牢牢束缚住了。他浑身一凛,登时清醒了大半。


  之前的记忆也如潮水般飞快上涌。


  他记得自己和凌远分开后拿出电话准备打给组长,却忽然察觉到背后有人靠近,出于本能地想要避开却还是晚了一步,被人用力勒住脖子,挣扎间有什么扎入了他的颈侧血管。


  然后整个世界跌入黑暗。


  李熏然毕竟是警察,片刻之间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绪飞转:他很可能就是落到了近期专门猎杀omega的嫌犯手里,不管对方意欲何为,都要先想办法稳住凶手,尽量拖延时间。此刻,凌远肯定已经通知了警方。


  背后传来一些细微的响动:塑料袋互相摩擦,瓷器碰撞,脚步声……那人捧着一个圆形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放着一些食物和几个大小不一的杯子。


  “我们欠彼此一个介绍。你可以叫我高先生。”


  嫌犯在李熏然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将托盘放在身前的茶几上。李熏然猛地睁大了眼,这人正是晚上他在酒吧里勾搭的那位alpha。不过此刻,这张面容上没有了献媚讨好之色,只剩下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假笑。


  “看来你记得我,”凶手从盘子里拿起一柄窄长的细刀,剜出一坨黄油,慢条斯理地将奶黄色油脂抹在吐司上,“这可是我的荣幸,能让你这样的omega记住。”那人刻意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读音,话语里全是嘲讽之意。


  心念电转,李熏然知道对方是相信了自己演的那出戏,虽然他们原本的目的便是如此,可预计结果却不是当前这样。他平静地呼出一口气:“你想做什么?”


  高先生咬了一口吐司:“让你后悔,然后再杀了你。”语气平常得像是在品评面包口味。“你的alpha是凌远吧。”


  “你知道?”刚刚平复下来心跳又是一突。


  “第一附院的凌院长,上过电视登过杂志,大名鼎鼎的钻石王老五。”他端起杯子啜了一口咖啡:“你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不满足,还想着勾三搭四?”


  李熏然暗松口气,还好,凶手没有发现更多。为了以防万一,他得尽量把凌远从这件事里摘出去。“他不是我的alpha,我们只是打发时间而已,我没被标记。”


  高先生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挑起一边眉毛,站起来走到李熏然身边,俯身下去,埋在他的颈侧细细吻嗅。“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四处留情的人一样该死。”


  李熏然用力向后靠,避开喷在脖子上的令他反胃的湿黏吐息。薄靳言的侧写是对的,嫌犯愤怒又偏激,对那些被他认定为不知检点的的omega抱着极端的仇视。“你不了解我,你没权利对我下判决。”


  “我观察你好多天。”凶手举起拿在手里的细刀,贴着李熏然的脸颊慢慢下滑,冰凉的金属擦过肌肤,留下一串黏腻的触感。“你出现的第一天就和半个酒吧的alpha调情,最后跟着凌远离开了,再后来你们每天出双入对,可我知道你不安分。果然,今天我略微试探,你就原形毕露了。”


  刀锋停在颈侧动脉上,几乎能感受到皮肤下血液的急速奔涌。


  嫌犯目露疯狂之色,手上用力,薄刃切入温热的皮肉……却忽然停了下来,死死盯着李熏然的背后。


  李熏然不敢有什么大动作,颈侧一阵刺痛,那里已经被划破了皮。


  嫌犯猛然直起身,一连串的咒骂从嘴里冒出。他大步走过去拿着一台笔电返回,举到李熏然面前。“看看,你的院长本事很大啊!”


  屏幕上显示的是某个地方的监控画面,李熏然很快就反应过来应该是他现在所处的这间屋子的外面:监控车悄无声息地驶了过来,车门打开,专案组鱼贯而出,薄靳言和凌远也在。凌远拿着手机,不时低头查看着什么。


  “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嫌犯把笔电扔在茶几上,焦躁地在原地转来转去。李熏然能感觉到面前这个alpha的气息变得越发狂暴危险。他绷紧了神经,这种时候,最怕凶手一不做二不休先杀了他。


  “都是因为你!”嫌犯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凶狠地瞪向李熏然,在视线触及omega颈侧的血痕时,却忽然又咧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告诉我凌远的手机号。”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愈发不怀好意。


  “不。”李熏然回答得坚决。


  凶手似乎早有所料,也不和他磨叽,拿出电脑敲了几下,一阵刺耳的电磁杂音在深夜里响起。


  这人竟是在屋子外面安装了扩音器。


  “……别紧张,你们要找的人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凶手看着屏幕上定在原地的警察们,神情里浮上一丝疯狂,这种掌控感让他格外亢奋,“但是也许马上就死了。”他欣赏了一会儿人们精彩的表情,继续开口:“想让他活着,就让凌远进来,只有他一个。我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看不见凌远,这个omega就得下地狱。”


  “这事和他无关,你不要牵扯其他人!”李熏然有些按捺不住了,凌远绝对不能来,这家伙已经疯了。


  “嘘!”凶手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想了想,干脆从茶几下拿出一卷胶布,撕掉一块粗暴地贴住了李熏然的嘴,又瞥一眼电脑:“你看他来了,还挺有情有义的。”


  ————————————————————————————————


  三分钟从未如此漫长过。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李熏然的心口几乎紧缩成一团,他死死盯着门口,无暇顾忌又一次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门是开着的。”


  凌远走了进来。


  他飞快将李熏然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一遍,确认并无大碍——除了脖子上的一丝血迹,又深深看了对方一眼,示意他镇定,自己没事。然后转向了凶手:“你想做什么?”


  嫌犯将一支针管扔了过去:“麻烦凌院长抽点血出来。”


  凌远接住针管,并不动作:“我的血?”


  “快点!不然我就再给他一下。”刀刃往皮肉里切了切。


  凌远不动声色注视着他们,果断挽起袖子,将针头扎入了自己的血管,深红的液体逐渐浸上针筒。


  “茶几上有一个棕色瓶子,再从那里面抽点东西。”


  凌远打开瓶盖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猛然抬头看向嫌犯:“你这个混蛋。”


  “凌大院长果然是明白人,快照我说的做,你知道我没多少时间陪你们耗,也许一个不小心就割断你家小猫咪的喉咙了。”


  凌远把视线移到李熏然的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阻扰和愤怒。他轻轻摇头,用针管吸取了瓶中装着的药物。


  “扔过来!”嫌犯看凌远有些犹豫,立刻威胁地动了动刀子。


  混合了两种液体的针筒在空中滑出一道弧线,落在了嫌犯手里。凶手亢奋得几乎手抖,猛然按下李熏然的头,不顾对方的挣扎将针尖刺入了对方颈后的腺体。


  事已至此,饶是他们再不相信,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凶手给李熏然注射了诱发剂,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却还混合了另一个alpha的血,这意味着稍后身陷情热的omega只会疯狂地渴求血液的主人,对他而言这就像是标记只完成了一半,所有的本能都会叫嚣着让对方彻底标记,完全占有自己。


  凌远不知道凶手到底意欲何为,然而此时此刻他也没时间多想,他要做的就是等狙击手找好位置,然后把对方引出射击死角。


  凶手扔掉针管,笑得渗人:“这个惩罚是不是很棒?等会儿你会发了疯一样求着他标记你,从此你只会对他一个人的信息素起反应,对于你这样放浪无耻的omega来讲,这真是出人意料啊。可惜今晚必须要死一个人,我不杀你,我会杀了凌远。”凶手的笑声像是粗糙的砂纸擦过皮肤,说的话也颠三倒四起来:“你会永远沉浸在逼人发疯的渴求里,永远得不到满足,一辈子只能靠抑制剂撑着……不不不,我记得这种药就连抑制剂也不管用。我真该早点想到这点,便宜之前那些人了,死得何其容易。”


  李熏然奋力挣动,只能发出呜呜的闷哼,后颈一阵撕裂似的剧痛,然而真正令他感到恐惧的却是从腺体处飞速泛开的灼热。


  凌远向前走了一步,语气平稳:“杀了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我不动手,你自己动手。”嫌犯笑得猖狂:“那边的瓶子里有氰化钾。要么我杀了他,要么你自己解决。”


  凌远走到茶几边,拿起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白色药片。


  李熏然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在挣扎,手腕脚踝都被勒出了血痕,他紧紧瞪着凌远,眼眶发红。


  凌远看向他,微微勾起嘴角:“省着点力气,别闹。”


  凶手背后的墙上出现了一个红点。狙击手终于到位。


  凌远抬腿一脚踢翻茶几,凶手见状下意识向后一躲,紧接着便扑向了凌远。


  砰。


  当嫌犯离开死角,出现在射程内的那一瞬,子弹贯穿了他的头颅。


  一击毙命。


  屋内静止了片刻。


  凌远率先反应过来,绕过汩汩冒血的尸体,快步走到李熏然身边,撕掉贴在他嘴上的胶布,俯身去解绳子:“没事吧?”


  李熏然的胸膛急速起伏,大口大口喘着气,却忽然向后躲去,咬紧下唇不言语。


  凌远还以为对方身体有碍,伸手就要去检查,却听见一声半是喘息半是呻吟的沙哑话语。


  “别碰我……“李熏然浑身一颤,避开了alpha的触碰。


  凌远恍然大悟,他面前的omega体温正在升高,喘息逐渐加剧,气味也变得愈发香甜……丝丝缕缕,缠缠绕绕,包围了他。


  两人面面相觑。


  ————————————————————————————————


  薄靳言知道自己算不上一个多么贴心的朋友,但此刻还是很体贴地给出了建议:“你们应该结合。”


  蜷缩在车后座上的李警官把自己更深地埋进毯子里,含糊不清地咕哝一声。即便薄教授是个beta,也几乎能感知到逐渐充溢在车内的信息素有多么浓厚。


  他从后视镜里瞥了李熏然一眼,继续给凌远打电话:“那是你的血。我们都知道抑制剂没用。而且你喜欢他。”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


  薄教授难得地有耐心:“他也挺喜欢你。我没把车开去医院,正在去你家。”


  电话那端爆出一声低骂,薄靳言心情不错地挂了电话。


  坐在专案组车内的凌远皱起眉,看着车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方组长瞧了瞧时间:“折腾了一晚上,凌院长辛苦了,不如先回家休息吧,缓过劲儿再来警局配合做后续工作也来得及。”


  凌远揉了揉额头:“那就麻烦方组长了。”


  —————————————————————————————————————


  凌远活了三十年,哪怕是最年少轻狂的青春期,对于标记一事也看得极其认真,毕竟这不仅仅是单纯的欲望,更涉及责任和真心。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去标记谁——认识不到一周,没有深入交谈,没有彻底了解,没有按部就班的拉手拥抱亲吻,双方直接在信息素的包围下蠢蠢欲动。凌远不是没有遇到过深陷情热的omega,以他取得的成就与地位,从来不缺别有用心的omega投怀送抱,只是他向来坚持原则。


  现在却是坚信不下去了。对着别人,他大可给其注射一支抑制剂,可李熏然却是情况特殊。


  “……给我打抑制剂……”被凌远从薄靳言手里接过,又拎回了家的omega蜷在沙发上,抱着膝盖把自己缩成一团。可即便如此也丝毫阻挡不了如成熟浆果般的香甜气味自他身上弥漫而出。


  凌远脱下外套,倒了一杯水给他:“有一种强效抑制剂也许会起效,但副作用太大,心脏会负荷过重,还会产生依赖性。”


  李熏然颤抖着手指接过杯子,抿了几口,抬起眼向凌远:“……你已经救了我,没必要做的更多了。”趁着意识还清醒,有些话还是提前说清楚的好。


  凌远不动声色地扫过对方沾染水迹的嘴唇,开口道:“你以为我标记你是在占你的便宜,那你呢?觉得被我标记很勉为其难吗?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李熏然把脸埋在了臂弯里,咬着嘴唇不吭声。他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实在分不出精力,体内的热潮一波比一波凶猛,像是流动的火焰在血管里窜涌,将明晰的神智冲击成破碎的残片。他能感觉到有什么正在逐渐崩塌瓦解,从中生出陌生而激烈的情愫,他无暇细思,呼啸而来的欲求正撕扯着他的神经。


  浑身滚烫的omega发出一声挫败的呜咽,绞紧了手臂来抵制扑向凌远的冲动,太困难了,有一个alpha就在他的身边,尽管对方将信息素收敛得很好,但他还是本能地捕捉到了飘散在空气中所有若无的凛凛味道。何况这个alpha……李熏然忍不住地抬头看向凌远……何况这个alpha是自己现在唯一渴求的。


  那双泛着水汽的眼睛让凌远有一瞬间的失神,不由自主地伸出手用拇指轻轻摩挲对方发烫的眼角。肌肤相触的瞬间仿佛有星火在两人的身上噼啪炸开,凝固在彼此之间的脆弱平静被迸溅的火花点燃,一触即发。


  凌远深吸了口气,那股熟透的甜腻味道早已充斥了房间的每一处,顺着呼吸钻入肺腑,一刻不停地撩拨着,诱惑着。他伸出手揽住了颤栗的omega,将嘴唇贴上对方带着薄汗的额头,声音喑哑:“没事的。”


  李熏然在这个带着隐忍与试探的亲吻下僵了片刻,然后猛然抬头,勾着凌远的脖子将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27459#Content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D3tHcxes1?from=page_100505571914028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47293489799

 

P.S 爆了快九千字_ (:зゝ∠)_ 

《诱惑》这篇文完了,但是凌院长和李警官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先标记,后恋爱。后面还有很多故事想写。


评论 ( 607 )
热度 ( 4806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