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诱惑(01,ABO,好一出八点档)

  

       最近市里颇不太平。

  吃饭的时候李妈妈还在跟宝贝儿子絮叨:“熏然啊,虽说你是警察,可也要注意一点,我每天看新闻都是又有omega失踪了,被害了,这心啊就七上八下的。”

  端着碗专心扒饭的李副队连连点头,抬头瞅了一眼挂钟,赶紧又往嘴里塞了一只蟹黄包。

  “知道知道,放心吧妈,我的走了啊,要迟到了。”

  李妈妈看着儿子风风火火冲出去的背影,无奈摇头。

  李熏然是个omega,这没什么稀罕的,毕竟当前omega都能当总统了。况且李局长的公子自小就能力出众,穿开裆裤时就是警局家属院一小霸王,天天领着一群小兔崽子们追鸡撵狗,青春期分化成了omega也不改往日风采,在警校里把一众alpha虐得嗷嗷叫,工作后更是以傲人的成绩给他老爹长足了面子。

  原本李妈妈一点也不担心儿子在外面被谁欺负了,不过近日里发生的一系列针对omega的恶性连环凶杀案却令她有些不安,受害者全是年轻力壮的男女omega,手段之残忍,牵连之广泛,无不令人惊骇。

  李局长和李副队为了这事儿,已经忙得快半个月没睡个囫囵觉了。幸好,案情终于有了进展。经过侦查,专案组锁定了一家酒吧,据推测应该就是罪犯长期出没并且物色猎物的地点之一,为了不打草惊蛇,组长决定先派人去探探虚实。放眼整个小组,只有李熏然一个omega,李副队自然义不容辞。

  当然他要去当诱饵这事儿,父子俩都没敢李妈妈说。

  行动就在今晚。李熏然借口要加班出了门,没直接开车去警局,反而绕路去找了薄靳言。要去当卧底,总得整一身行头对吧。

  到了地儿,李警官从车后备箱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衣服飞快换上,往薄教授面前一戳:“怎么样?”

  薄靳言微抬眼皮:“不行。”

  一身名牌西装的李副队拽了拽领带:“这还不行?那家酒吧是会员制,去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我总得穿的人模狗样端出点架子来啊。”

  薄教授不言语,起身从自己柜子里翻出一套衣裳:“穿这个。”

  李熏然接过来眨眨眼,刚想说什么,看见对方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又咽了回去。好吧,薄靳言总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玩他的。

  于是,当李熏然驱车载着薄靳言到达集合地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那一两秒的安静和紧随其后的哄闹也完全是在他预料之中的。

  一身皮衣皮裤的李警官不耐烦地挥挥手:“干嘛呢,有点职业素质行不行,干活干活。”

  薄靳言走到他面前,直接把皮衣拉链往下拽到了胸口,好家伙,里面竟然是裸的。“这样更好。”

  “李队这牺牲有点大,中空上阵啊。”队员们调侃道。

  李熏然破罐子破摔,把抹了发蜡的头发往上耙了耙,露出耳垂上的深红色耳钉:“我算是豁出去了,不逮到那个王八蛋就对不起我今儿出卖的色相。”

  到了行动的时间点,凭借之前拿到的邀请函,李警官堂而皇之地进了酒吧。

  早些年李熏然也是爱玩能玩的,虽然向来洁身自好,但是少年心性总是狂放肆意,尽管工作后收敛了不少,可张扬洒脱的那部分并未消失,只是暂时被他掖在了角落里,如今有了用武之地,自然全部苏醒复活。

  他就像是入了水的鱼,展了翅的鹰,迅速在这方弥漫着暧昧气息的天地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李熏然坐在吧台前,叫了杯酒,一双黑白分明的水润眼睛缓缓扫过人群,看似是带着点挑衅的狩猎,实则是在拣选甄别众人。

  一个omega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是焦点。更何况是眼前这位散发着炽烈味道又漂亮帅气的omega,简直立刻就点燃了在座的绝大部分alpha的神经。 

  李熏然一面游刃有余地应付着接连不断的搭讪调情,一面飞快在心里根据薄靳言的侧写对来者进行筛选。倒腾了大半天,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还真让他发现了可疑人士——不是前来献殷勤的谁,而是某个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的alpha。

  那人穿着考究,从他身上偶尔飘来的信息素虽然稀薄,却尤其强悍,显然这人将他的气息控制得极好。根据薄教授的侧写,犯罪嫌疑人有着良好的教养与强大的自制力,很好,都对上了。

      酒吧里气氛靡靡,而他只是坐在一边自斟自饮,似乎丝毫不受充溢在空中的各种信息素的影响。这人对他也是爱搭不理,事出反常必有妖,可疑,太可疑。

  李警官决定主动出击,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性。

  哎,要不怎么说世间万物总是阴差阳错,弄巧成拙呢。其实那人吧,是极其罕见出来放松心情的凌远。凌大院长千载难逢地出来歇口气,就想安安静静地喝一杯,结果还被人当做了连环杀手,冤不冤啊。

  李熏然走到凌远面前,也不说话,就站定了看着对方。

  凌远抬头瞥他一眼,继续喝自己的酒,压根懒得搭理。

  薄教授有言:“犯罪嫌疑人性格孤僻,并不擅长与人交流。”——很好,又对上了。

  李警官轻笑一声,愈发觉得自己没找错人。

  长腿一跨,他直接坐到了凌远面前的桌子上,双手撑着桌面,俯下身子,一大片胸膛若隐若现。笑容里的势在必得有了三分真。

  “你是个医生。”

  凌远终于抬头看他。“不错的观察力。”

  “你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李熏然又向前凑了凑,双手离开桌面覆上凌远的膝盖,“还有威士忌的味道。”

  凌远挑眉,不避开,也没有什么反应。

  李熏然也不动声色,不信你不露出马脚。

  那双格外漂亮修长的手沿着膝盖慢慢往上摩挲,手的主人声音喑哑:“但是我更喜欢你的信息素的味道。”说罢,竟然起身坐到了凌远的腿上,双臂搭着alpha的肩膀,扬起嘴角笑得张扬。

  凌远终于有了点反应,皱起眉,将骑跨在自己身上的omega从头打量到尾,慢慢呼出一口气,他的休息之夜算是泡汤了。心烦气躁的凌院长摇了摇头,这omega一闻就还没被标记,生嫩嫩的小家伙在这儿逞什么能呢。

  凌远推了推李熏然,让他起身,然后自己也站起来:“跟我走。”

  李警官精神一凛,内心叫好:上钩了!

  俩人各怀心思去到地下停车场,上了车,凌远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凝滞。

  李熏然绷紧了神经,难道准备在这里动手?他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监控车,心里略微有底。

  凌远侧头看他一眼,眉头紧锁,声音低沉地开口:“你说说你们小年轻,都在想什么,做人要洁身自好,懂么。去酒吧随便就和人搭讪开房,这不管是对你自己还是对别人,都是不负责。况且你还是个未被标记的omega,选择伴侣更要谨慎,如果被人强行标记了怎么办,总得有点安全意识吧……”

  手已经摸上腰间配枪的李警官僵住了,听着回荡在耳边的训话,有点懵:等等,这……这种老干部式的谆谆教诲是什么。

  长篇大论一番的凌院长看着有些呆滞的李熏然,以为对方正在反省悔改,放缓了语气:“知道错了么。好了,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李熏然猛然回神,连连摆手:“不,不用了。”——我还有任务呢!

  说着就要下车,凌远却一把拉他:“还想回去?你说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好歹呢。”

  俩人拉拉扯扯,埋伏在另一边车里的队员们隐约看见这情况,自然以为李熏然遇袭,立刻尽数冲了过来,围成一圈拔枪对着凌远,齐声高喝:“不准动!”

  凌大院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内心狠狠骂了句脏话:操。

  【未完待续】

老干部式的凌院长和小野猫款的李副队,上线。

肉正在来的路上。

两人总得有个认识的经过,是吧。肉要想好吃,前期工作最重要。

评论 ( 390 )
热度 ( 4676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