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秋后算账(ABO,谁家都有一个倒霉孩子)

和《玉骨无痕》是同一个系列。可单看,没影响。

乾元,即为alpha,坤泽,即为omega。

文中萧景琰已登基,两人已定情且育有子嗣。

 @楼诚深夜60分 天啊终于赶上了!

 

——————以下正文——————————


 

       近日宫里依旧不消停。

  要说当前国泰民安,朝野平稳,阖宫再怎么折腾也就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罢?噫,非也非也,天家无小事,尤其眼下这出还关乎龙体安康。

  前些日子,萧景琰教导二皇子骑射时不慎伤了手,原本也无甚要紧,他乃兵戎出身,战场上不知受过多少凶险之伤,这条口子在他看来就跟被蚊子叮了似的,敷了药也就没再留意。

  可也正因如此,等到外出散心的蔺晨回来,发现陛下手背上多了一道淡色疤痕时,两人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唉……”蔺晨捧着萧景琰那只手,长吁短叹

  “行了行了。”正在看兵书的皇帝被搞得浑身不自在,往回抽了抽手,没成功。“就是条疤而已,至于么。”

  “伤在你身,痛在我心。”蔺阁主摇头痛惜,这句原本油腔滑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显得尤为缠绵悱恻,当然也是因了情真意切的缘故。

  萧景琰和他相处已久,多少也习惯了这副恣意不羁的做派,知道越是拧着来,他反而越起劲,就任由他拉着右手玩弄。“伤都好了,别多想。”

  蔺晨握着那只手,顺着浅白色的疤痕轻抚:“景琰放心,有我在,保管让这条疤消失。”

  ……我原也不在乎好么。

  萧景琰看着对方热切的眼神,默默咽下了未出口的话。

  “景琰的手生的真好看。”蔺晨展开萧景琰的手指,沿着指骨揉捏。这样的话他说过无数次,年年岁岁不厌其烦,在他蔺阁主看来,对于喜爱至极的事物就应大加赞赏,毫不吝惜溢美之词才对。

  倒是皇帝陛下听了这么些年,耳根子还是会微微发热。“好看顶什么用,又不是女子葇荑。”

  蔺晨把手拉到嘴边,在指尖落下一吻:“景琰这双手,上能为大梁横枪执槊,下能给为夫捏肩捶背。”

  “蔺晨!”萧景琰把书扔在桌上,瞪着面前一脸揶揄笑意之人,普天之下,敢如此口出狂言的也只有这位琅琊阁阁主了。

  天子之怒,状若雷霆,可是遇上那随性而为惯了的人,九天轰鸣便当做春雨绵绵。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19487#Content


评论 ( 169 )
热度 ( 1535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