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城】特殊训练(下)(ABO,轻微dom/sub)

算是《勾引计划》的后续,单看也行。前文请戳:勾引计划(上)勾引计划(下) ,特殊训练(上)

dom/sub (dominance/submission),即统治与服从,属于BDSM关系中的一种。

乾元,即alpha;坤泽,即omega。


———————以下正文—————————


      衣香鬓影,灯红酒绿,不夜天。


  时兴的晚宴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众人各怀心思地推杯换盏,眼角眉梢皆为试探,一言半语全是机锋。阿诚曾经出席过诸多类似的场合,却从来没有哪一回如现在这般饱受煎熬,分秒难安。


  他尽量把自己掩在高大的立柱后面,闭上眼睛深深吸气,繁杂纷乱的气味涌入胸腔,扰得眉心一跳。宴会上乾元们的数量多的出奇,军官、政客、商贾……这些人毫不遮掩地释放着信息素进行无声的较量,丝毫不顾及身旁的坤泽们。不,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向在场的omega证明实力的大好机会。


  如果放到平时,当前的情况并不会对阿诚构成威胁,他可以游刃有余地把自己的omega气息封锁起来,伪装成平常人,同时屏蔽掉各路试图侵入私人领域的alpha信息素。可惜,此时此刻,要维持这种原本像呼吸一样融入本能的行为却甚是艰难。


  尤其是当一丝熟悉至极的浓厚气息窜入鼻腔之时,摇摇欲坠的防御差点就要垮塌。


  阿诚挫败地呻吟一声,抬手覆额,狠狠按压着太阳穴。明大长官,就不能请你发发慈悲,收起那要命的信息素吗,看在我都被你折腾成了现在这幅模样的份上。


  腰部泛起阵阵酸楚,他禁不住向后靠去,却因此牵动了下半身。突如其来的酸麻沿着尾椎窜起,瞬间遍布四肢百骸。阿诚凭借仅剩不多的意志力克制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咬紧口腔内侧,恨恨地加固了脑海里的堤坝。


  “明先生怎么在这儿?”市政厅李秘书的声音从柱子后方传了过来。


  阿诚在心底暗骂一声,敛起表情,转身应对道:“略有些不胜酒力,躲起来醒醒酒。”


  李秘书瞧着对方眼睛微湿,颧骨泛红的模样,倒也信了这翻说辞。他不怀好意地打量片刻,调笑道:“还真别说,要不是知道你是个beta,我还以为你情热期到了呢。”


  阿诚心里一紧,面上不露分毫,抿了口酒:“如果那样——”


  “如果那样,我定然是最高兴的。”低沉带笑的声音插截断了阿诚未出口的话,明楼一手插兜,一手举着酒杯走了过来。


  “先生真会说笑。”阿诚面容一僵,声音也冷了下去。


  “嗳,阿诚莫不信我。”明大长官饮了口酒,乜着眼睛从酒杯上方看向自己的助理。


  李秘书心思一转,想到了关于两人不合的传言。看来流言非虚啊,明楼霸道的信息素就连他这个beta也隐有所感,瞅瞅,这阿诚的神色眼见着是越来越糟了。虽然很想继续看戏,但他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耸耸肩,把角落留给了波涛暗涌的两人。


  等到李秘书一离开视线范围,阿诚直挺的腰身便骤然失力,向后倚靠着柱子大口喘气。明楼走到他身边,角度挑得恰到好处,高大的身形遮住了外界不时投来的探寻视线。


  “撑得住吗。”明楼放低了声音。一滴汗水从阿诚微湿的鬓角淌下,在泛红的脸颊上拖曳出一道水痕,衬着煌煌灯光,竟是让人移不开眼。


  阿诚扫了眼手表:“还有半小时。”他侧头看向明楼,水润的眼睛里闪过倔强的光彩:“没问题,这是我应得的惩罚。”


  明楼发出一声闷笑,按捺下拽过对方肆意亲吻的冲动,他的阿诚不会知道自己犯拗逞强之时有多么动人心魄,让人忍不住想要更深地挖掘他,逼迫他,锻造他,品尝他……明楼清了清嗓子,放任自己的信息素将这一整片区域都覆盖起来,以此遮挡从阿诚身上偶尔逸出的一丝馥香。


  至于这样做会给原本就逐渐不支的坤泽带来多大的压迫,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了。


  毕竟这可是惩罚。得严厉。


  阿诚垂下眼,不去看明楼,凝起心神抵抗着从身体内部涌起的阵阵异样,尽管对方流连的视线烫得他几乎哆嗦。


  “阿诚,”明楼俯下身,凑近了细细战栗的坤泽,混合着酒气与张扬信息素的吐息喷洒在泛红的耳廓上,“小心点,可别掉出来。”


  “……不劳您费心。”阿诚攥紧拳头,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会变现在这幅光景。

后面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17117#Content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CFgqQkGfy?from=page_100505571914028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44921779697

 

 

评论 ( 107 )
热度 ( 1944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