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代AU,甜甜的暗恋,大哥恶趣味发作)

  甜甜的现代AU。略微狗血。大哥恶趣味发作。小明不断作死。阿诚心里委屈心里苦。


       ——————以下正文——————


  阿诚暗恋他大哥,可惜明楼自从和汪漫春分开后一直清心寡欲,对身边的莺莺燕燕都视若无睹。 阿诚觉得大哥应该是对汪漫春余情未了。


  阿诚除了给大哥当私人助理,私下里还有一个小爱好,没事儿上网写写文。人气还相当不错。


  深秋的某一天,毫无预兆地,阿诚撞见了明楼和汪漫春在一家咖啡店里约会。他隔着玻璃窗看着般配的两人相视而笑,顿时百般滋味涌上心头。既为大哥恋情有望而高兴,又为自己注定失恋而痛苦。 恰巧旧坑完结(讲述的是一位蒙古大夫和一国皇子之间鸡飞狗跳的故事),阿诚想着开个新坑吧,原型就是自己和大哥,把漫长的数年暗恋写下来,也算是对这份无疾而终的感情有个交代。


  阿诚有一位忠实读者,欢脱开朗热情有趣,和他特别谈得来。


  其实那是明台。


  明小少爷并不知道男神作者就是自己二哥。但是在看这篇文的时候,越看越觉得有即视感,怎么什么事儿都这么眼熟呢,就连主角弟弟上幼儿园时尿床偷偷晒被子被同班的小女生看见都差不多。等等,男神作者说新文大部分取材自身边的人事物……小明一拍大腿,不得了!


  经过明台的一番谨慎查探(其实就是跑到他阿诚哥的屋里瞄了一眼电脑),发现男神果然是自己二哥。


  然而还没有等小明欢呼雀跃,就忽然想到这是一篇耽美文,文的主角,那个被收养的男主,暗恋他的大哥。


  小明同学有点方,于是做了从小到大每次一方就会做的事情。


  找大姐。


  明镜出差中,很忙,以为明台又瞎闹腾呢,哄了几句让他去找大哥。


  “什么事儿都跟先你大哥说去,他还是能主事的。”


  明台非常听话地拿着笔电敲开了明楼书房的门,把男神作者的文章原封不动展现给了明楼。


    “大哥,是不是有点眼熟。”

 

    “大哥,你方不方。”


  明楼表情高深莫测,挥挥手让明台出去了,告诉他这件事要先瞒着阿诚。


  明楼何许人也,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怎么会方呢,立刻注册了帐号开始围观阿诚。用明大少爷的话讲,这是静观其变,掌握全局。


  在花了一晚上看完阿诚所有文后,明楼很欣慰,我家阿诚不管做什么都很厉害,就连消遣时候写个文也成绩不俗。不过明大少又有点不高兴,几篇文里的男主身上都能看到他的影子,比如那个蔺阁主,这很好,不过总是强调体型略显宽厚真是不乖。要罚。先记在帐上。


  明楼那是人精中的人精,如何会瞧不出来阿诚对他的心思。他早就一清二楚,却故意按兵不动,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阿诚偷看我又以为我不知道时暗自得意高兴的模样实在是讨人喜欢”之类的恶趣味。


  现在恶趣味进化升级了。


  明楼开始追阿诚的新文,从第一章开始,每一章都洋洋洒洒写了上千字的评论,从人物塑造分析到情节展开,字里行间欣赏喜爱之情满溢而出。


  阿诚看了这些长评后觉得这位读者真是知己啊,很多他自己写文时没有留意到的东西被对方三言两语就点了出来,尤其是对两位主角感情的理解,还有对暗恋情愫的阐述……说的话太暖他心窝了。


  阿诚是个负责的好作者,神秘读者留言一千字,他就也要写上一千字作为回复。于是一来二往的,文章过半,两人之间互相留言的字数都快赶得上正文了,许多读者除了追连载,也兢兢业业追起来了他们的对话。虽然一些年轻读者私下抱怨过用繁体字的神秘人有时说话过于晦涩,太有文化了,学渣还得翻阅典籍才能弄明白。这其中就包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明同学。


  文章已过大半,温馨甜蜜的日常里渐渐显露出晦暗的无奈和隐藏在欢乐之下的绝望。不少读者察觉出不对,男神作者此前一直都是HE,难道这回要BE吗?不不不,男神那么温柔,肯定不会虐我们的。抱着笔电蜷在沙发上的明台抬头看了看正凑在一起作画的楼城二人,嗤了一声,邦邦敲字:他俩不HE我把我小时候光屁股照爆给你们。


  现实里,明楼一直没有和汪曼春再有什么来往,好像那天的咖啡店事件只是个不期然的偶遇。阿诚试探着询问,明楼透过眼镜片看向他,笑着反问:“你是希望我和她成呢,还是不成呢?”


  阿诚抿了下嘴,睁着一双诚恳的大眼睛:“我只希望先生心想事成。”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却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委屈。


  明楼的恶趣味又一次得到了满足。


  “承你吉言。”明大少爷笑得老谋深算。


  故事里,主人公在得知大哥和前女友旧情复燃后决定默默收殓自己没来得及生长的感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坚持不懈留言的神秘读者消失了。


  一开始,阿诚只是以为对方现实生活中有事情耽搁了,便也没有在意,继续在文章里用寥寥几笔虐得读者哭天喊地。可是一星期过去了,神秘人依旧没有动静。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文章走向让他失望,所以弃文了?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阿诚就觉得胸腔里闷闷滞育。虽然和那人素未谋面,更谈不上有何深交,但是一个多月的往来回复已经成为了某种习惯,总会期待看到那人辞藻富丽的留言。阿诚盯着电脑屏幕发呆,那人总能精准地抓住他埋藏在文章里的隐秘心思,几次三番让他有种自己的暗恋被戳破的错觉。刺激,有种异样的痛快。隐忍了那么久,总算是能假装有人了解这份感情。


  而且……阿诚挫败地揉了揉脸,这个人总会时不时给自己的熟悉的感觉,不是说行文用词,而是指流淌在文字间的思维方式,让他觉得熟悉……而那熟悉的对象,他是想也不敢想的。


  心思烦乱,阿诚打开界面敲敲打打,只发出去八个字:心乱,今天暂停更新。


  书房里,明楼品了一口阿诚亲手泡的咖啡,满足长叹,也该收网了。


  而没有更新可看的小明同学则愤愤然发了一条微博:因为谈恋爱而让别人没文看的都要被老天打屁屁。


  一语成谶。当然不是打屁屁那部分。


  几天后的公司会议上几位向来不和的股东发生了挣扎,失手打翻了阿诚手里的茶水,正巧泼了明楼一身。阿诚赶忙蹲下去帮明楼擦拭,不经意间碰到了对方的笔电,弹出了浏览器,上面明晃晃显示着经常访问的几个网站。


  只需一眼,阿诚就看见了那个无比熟悉的网站名字。


  他条件反射地看向明楼,对方只是淡定地起身,招呼他陪同去换衣服。


  一整天,阿诚都心神恍惚,脑子里各种纷乱的思绪此起彼伏:大哥怎么知道那个网站?他经常去吗?他会是谁?他会看什么文?总不会是看我写的那些吧?他会是谁?可他知道我在那里写了什么吗?他会是那个人吗?


  “阿诚?你怎么啦?”明镜看着端着饭碗出神发愣的二弟,关切地开口询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就说你大哥给你安排的工作太多了,简直就是在欺压你嘛。”


  “不,没什么。”阿诚抱歉地对着大姐笑笑,装作没有感觉到隔壁明楼投来的几乎化为实质的眼神。他匆匆吃完饭,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神使鬼差地,给那个名叫“心想事成”的神秘人发了私信。


  ——“你觉得我的故事会有个什么结局?”


  等了半天,也没回话。


  阿诚摇摇头,觉得自己肯定是魔怔了。他站起来准确去洗澡,却听见敲门声。


  打开门,明楼站在外面,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大哥?”阿诚莫名觉得危险,却退不开身,像是被钉在了原地,动也不能动。心跳加速,血气上涌。


  “你的故事只会有一个结局,”明楼走进来,反手把门关上,“一个让我心想事成的结局。”


  “什……等等,你……”阿诚低头摆摆手,“我有点乱。”


  “知道我为什么不留言了吗?”明楼倾身向前,执着地看着对方,也不管这目光里给对方带来多少压迫。


  “因为你良心发现不想逗我玩了?”阿诚破罐子破摔,有点赌气。


  “错了。因为你后面的故事发展都错了。”明楼双手握住阿诚的肩膀,声音低沉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是作者还是我是作者?”阿诚气得发笑,却挥不开紧紧钳着自己的手。


  “我们可以当联合作者。”明楼笑意愈深,眼睛里却满满都是认真:“往后属于我们的故事,自然要一起书写。”


  说完,俯身低头。


  “阿诚哥我要跟你坦白个事不过你得先答应我别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滚出去!!!”


  明家小少爷的惨叫和明家大少爷的怒吼一起掀飞了屋顶。


  至于二少爷?红着耳朵把俩人都赶了出去,说自己要锁文重写,让他们别来打扰。


      【完】


 后续:读者们有点惋惜,因为看不到小明同学的光屁股照了。



评论 ( 102 )
热度 ( 2284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