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勾引计划(下)

     明楼冷着脸把阿诚拽出巷子,快速脱掉自己的大衣,扔给了跟在他身边的气息不稳的omega。“穿上。”两个字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浓郁的alpha信息素附着在厚重的外套上,扑头盖脸。阿诚被这股具有攻击性的气味刺激得有些愣神,这是他大哥的气息,又不是他所熟悉的平日里萦绕在身边的强大却温柔的气息。从明楼出现的那刻起,阿诚就凭借本能感知到了一股令人战栗的冲击感,压迫又强烈,不容置疑地侵占他周身的每一寸空间,将他牢牢拴住。


  “愣什么?”明楼走了几步,回头看见抱着他的衣服在原地发呆的阿诚,提高了声量:“穿上遮掩一下你的气味。还是说你想把整条街上的alpha都吸引过来。”


  察觉到了对方明显抑着的怒火,阿诚不愿再节外生枝,立刻套上了明楼的外套。霸道又浑厚的气味直直往鼻腔里灌,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却也是徒劳,他本身的omega信息素像是失控了似的缠上这些辛辣的味道,迫不及待地和它们融合在一起。


  像是落水之人抓住最后的浮木。


  阿诚把脸埋在竖起的衣领里,双颊烧灼,眼角发烫,明楼的气味让他头晕目眩。可是这样不行。他的理智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应该立刻关上那道闸门,让这些该死的omega发情素老老实实平息下来。可压抑许久的渴望一旦被激活,就越发疯狂地汹涌而出。


  再等一会儿,他在心底默默低语,等到上了车,我就关上闸门,然后一切都会回归到正轨上。现在,就让我再多贪恋一时半刻吧。


  这段路毕竟不长,很快他们就到了车前。明楼打开车门将他搪了进去。再砰地一声摔上车门,走到驾驶位坐进去。


  阿诚仰靠在车座上,喘息急促,面颊潮红,隐藏在过长衣袖下的手指微微颤抖。零星的霓虹光亮被隔绝在了外面,车内一片昏暗。他不是乾元,没有即便是在黑夜里也能视物的非凡视力,但是他看得清楚,后视镜里那双望向他的眼睛闪着危险的光芒,像是某种潜伏在黑暗里的野兽。


  “马上……”阿诚听见自己蠕动着嘴唇说道,“我受过训练,能停下……”


  “我知道你受过训练!”呵斥重重击打在耳膜上。明楼瞥了一眼被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文件,深吸一口气:“刚才你已经成功证明了,释放信息素,撂倒alpha,拿到情报。”


  阿诚有些局促地坐了起来,现在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也许自己刚才面对摩勒时的样子都被大哥尽收眼底了。他是如何投怀送抱,如何攀着目标开口祈求……虽然这些比起omega真正发情时的状态算不上什么,在他接受过的训练里也稀松平常,但明楼毕竟是第一次看见……看见自己从小养大之人恬不知耻的一面。


  心脏阵阵紧缩,阿诚低头躲开了后视镜里锋利的视线,控制住自己的精神力试图把泛滥的信息素压回去。比起打开闸门,关上它的过程要艰难一些,他紧紧闭着眼,排除一切杂念。


  明楼知道阿诚正在调整自己,也配合地保持安静。那些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知道阿诚当时选择了最为便捷且不惹人起疑的一种方式,也明白阿诚的良苦用心,但是理智上的理解无法抚平情感上的冲击。当他坐在车里意识到阿诚在做什么时,一把火在胸膛里猛地窜起。当他走下车,循着越来越馥郁的香甜味道靠近小巷时,那团火也燃烧得更加凶猛,烧得他的神经劈啪作响。


  明楼是一个控制力极强的alpha,多少年来周旋于豺狼虎豹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别有用心的人试图给他下绊子。他见识过青楼楚馆里饱受调教极尽妩媚的坤泽,也遭遇过浪漫之都里开放热情的omega。站在本能的角度讲,他承认他们都有极致的诱惑,但他明楼不是一个甘愿被天性驾驭的人,他是擎天挈地的乾元,理当要连本能也一起掌控。


  他是这样认为的,也一直如此自信。


  此刻却开始动摇。


  密闭的汽车里,属于阿诚的味道积蓄得越来越多,无孔不入,像是最轻柔得丝绸若有若无地拂过他的肌肤……撩拨着他,贴着他的耳朵呢喃,请求他……


  明大长官紧紧闭上眼,又睁开,感到裤子绷得越来越紧。后座的坤泽闻起来是多么诱人,如同一颗从未有人触碰过的成熟果实,汁水饱满,只待摘下。


  他清了清嗓子,想要到车外去等待,又被对方断断续续的呻吟钉在座位上。


  “大哥……我……”阿诚把脸埋在手心里,低低哑哑的声音中掺着惊慌和愧疚,“……我好像没办法停下来。”


  可怕的安静弥漫在车里。


  “可以买缓解剂……”


  “那个没用,你我都知道。”明楼不带什么感情地开口,眼神里闪过复杂的情绪。当阿诚在苏联接受训练时,配合着服用了一些特殊药物,这导致的结果是一把双刃剑,既让他能够用意识约束信息素,但同时也让一般缓解剂失去了作用。


  明楼扭过身,那个蜷缩在大衣里的男子正竭力把自己颤抖的身体隐藏起来。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一截脖颈弯处脆弱的弧度。


  阿诚感到一只手落在自己的头上,又滑到后颈,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按压那块要命的腺体。他紧紧咬住嘴唇不要呻吟出声,却还是泄露出一丝滚烫的喉音。


  “相信大哥么。”


  他听见明楼在问话。镇定的嗓音里好像揉进了沙子,粗糙地刮过他的皮肤,带起阵阵颤栗。


  阿诚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明楼,咬得通红的双唇飞快开合。


  “信。”


  明楼紧紧握了一下阿诚的脖子,收回手,脚下猛踩油门。


  有这句话就够了。


走链接。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529&tid=3113865#Content

微博:http://weibo.com/5719140280/CDTp0uFIa?from=page_100505571914028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44142714927


【★★ 后续:【楼城】特殊训练(上)  ★★】



评论 ( 107 )
热度 ( 2616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