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杰】反败为胜(下)

简介:惹怒了萨拉查,他会恶狠狠地向你……求婚(并不是

前文:反败为胜(上)


————————以下正文————————

       锋利的镜子碎片溅落在海盗身上,反射着舷窗外的豁亮电光,如同挂在胜利女神嘴边的奚落笑意。迎着萨拉查的怒容,杰克终于认清了自己的霉运远未结束这一事实。

  

  "Ouch,"少年瓮声瓮气地哼了一声,从酸疼的两颊间挤出逢迎的笑,“不敢奢求您的仁慈,但是,”他软绵绵地扭动一下,像条被捏住了七寸的蛇,“我能先来口酒吗?”

  

  萨拉查盯着动弹不得的小恶棍,更用力地掐住对方的脸,像是挤捏饱满的柠檬,欲将光鲜皮囊里的坏水都榨干净。

  

  “你得不到任何想要的东西,斯派洛。”满腔怒火的军官俯下身,凑到胆大妄为的囚犯面前,看起来恨不得亲手剥了这张海盗皮。

  

  杰克想要说话,然而舌头没有活动空间了。这可不妙,他最锋利的剑被困在鞘里,虽然他的胯下还有另外一把不遑多让的剑,但明显现在毫无用武之地。

  

  海盗飞快地动着脑筋,他不指望在片刻间想到脱身之法,只想尽量减轻稍后要遭的罪。这不难,杰克盘算着,他已经摸透萨拉查了,这个傲慢又粗暴的西班牙佬出于某种邪恶心思暂时舍不得杀他,这就给了他讨价还价的砝码。

  

  前提是他能开口的话。

  

  好在萨拉查很快就松了手,杰克猜是因为他不小心把口水流到了对方手上的缘故,可这又不是他能控制的。

  

  “……我想这其中有些误会,”海盗仰起头义正言辞地辩白,“我被蛊惑了,牢里的邪恶巫师对我下了咒语,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他尝试着摆出无辜眼神,但是从萨拉查阴沉的表情上看,这招收效甚微。

  

  “你确实不该听他的话。”军官站起身,环顾屋子,找寻着什么。

  

  “所以你看,我是无罪的,”杰克的眼珠子随着萨拉查的视线而四下游移,当他看清对方的目标时,声音顿时降了下去,“……显然你不这样认为。”

  

  萨拉查从舱壁上取下一副手铐,大跨步回到杰克身边,看看吧,现在这只蠢鸟知道害怕了。“你会喜欢个的,它曾经铐过西班牙最狡诈的盗贼,现在属于你了。”

  

  “谢谢你的礼物,不过我的品味更偏向于纤细一点的玩意儿,比如珍珠手链之类。”杰克被萨拉查从地上拽了起来,对方扯开绑在他右手上的皮带,将沉重粗大的铁铐锁在少年的双腕上。

  

  因为该死的药水的关系,杰克甚至没力气站好,他像条鳗鱼一样往下滑去,又被萨拉查提着肩膀拎起来。曾经风光无限的海上传奇现在只有十八岁,比高大的西班牙军官整整矮了半个头,这可太伤人了。

  

  战船穿梭在暴风雨中,即便是大半辈子都泡在海上的两人也因为船身的颠簸而有些失衡。杰克跟个钟摆似的摇来晃去,后来干脆将全部重量都靠在萨拉查的身上:“但偶尔我也得承认,大块头更有用。”

  

  萨拉查完全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抓住镣铐间的铁链就向外走,杰克踉跄跟上,像头受苦受累的小毛驴。这会儿海盗的步伐不像他平常那样随性了,倒是身体一如既往摆得惹眼。

  

  囚犯被拖上了甲板,狂风裹挟着倾盆大雨瞬间就将两人淋了个透,在电闪雷鸣和大海的咆哮中他不得不扯着嗓子说话:“……现在可不是散步的好时候!”

  

  萨拉查猛地一拽铁链,杰克重心不稳地向前栽去,一头撞上了军官的后背。

  

  “安静,斯派洛,”船长扭回身,恶狠狠地瞪着海盗,“如果不是你,我们原本可以避开这片暗礁区。”此情此景让萨拉查想到了被诱入魔鬼三角的往事,杰克发誓有那么一瞬间对方眼里闪过了切切实实的杀欲和仇恨,于是他明智地选择闭嘴。

  

  萨拉查拖着囚犯登上驾驶台,操舵的大副对于衣衫不整的两人以这幅引人深思的姿态露面表现出了短暂的疑惑,但很快就被船长打断了。“坚守你的位置,中尉。”萨拉查迎着风暴望向汹涌混沌的洋面,巨浪拍打着船身,激起的水幕四溅开去,像是冰雹一样砸在身上。

  

  “这可不太妙。”杰克如同黏在礁石上的海星一样紧紧贴着萨拉查——这能怪他吗,他现在就跟个婴儿似的手软脚软。

  

  西班牙军官意外地放任了海盗,他抬起空着的那只手,从睡裤里掏出一样东西。

  

  “我的罗盘!”杰克眼尖地捕捉到了熟悉的古铜色,想要越过萨拉查的肩膀抢回自己的宝贝,然而对方只是借着船身晃动的力道用手肘给了他一下,就轻易地化解了偷袭。

  

  萨拉查打开罗盘,鲜红指针坚定地朝向南方。

  

  “一直往南走,中尉。”船长命令道。

  

  莱萨罗从不质疑长官的决断,哪怕此刻船长身穿睡衣,牵着一只湿漉漉的家雀。

  

  萨拉查又眺望了片刻,确认前进方向无误后便离开操舵台,向位于底层船舱的囚室走去。杰克坠在后面,如同犯了酒瘾的酒鬼一般眼巴巴地看着被攥在军官手中的罗盘,几次三番地伸出手,又在快接近时忍痛放弃。他已经惹怒了海上屠夫,火上浇油实在不是上策。

  

  萨拉查清楚这小混蛋的一举一动,也乐于见到杰克不敢妄动,他在海盗看不见的地方扯起一抹冷笑,将罗盘攥得更紧,彷佛手握两人的命脉。

  

  看守牢房的水手被突然驾临的长官惊了一跳,看见杰克更是讶异,这小子是什么时候跑出去的!?水手慌忙打开舱门,目送萨拉查把海盗推了进去,不禁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忧。

  

  “我是如此想念这间牢房!”杰克故作夸张地拖长了腔调,彷佛正饱含热泪面对阔别已久的故土。他深沉地叹息一声,晃着身子就往关押自己的囚室跑去。

  

  却被萨拉查狠狠地拽回来。

  

  杰克扭头对萨拉查眨了下眼睛:“差点忘了,谢谢送我回来。”

  

  说完再一次冲向囚室。

  

  又被拽了回来。

  

  这一次力道颇大,杰克站不住脚,径直摔进萨拉查的怀里。

  

  “斯派洛,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幼稚,以为能逃过一劫?”萨拉查单手勒紧了少年的腰,嘶声威胁。

  

  “哈哈。”杰克表情滑稽地干笑一声,仰起头看着海军:“因为我有一颗蓬松柔软的心?”

  

  少年已经被雨浇透了,雨水不断地从棕发里滑落到脸上,又顺着下颌淌过锁骨,隐匿进单薄的衬衫里。电光闪过,在昏暗牢房被照亮的瞬间,海盗的脸甚至比闪电还要明亮刺目。

  

  杰克敏锐地察觉到了从萨拉查眼底翻涌上来的阴云,他收回下巴睁大眼睛,竭力仰头拉来彼此的距离:“现在不是晚饭时间!”

  

  军官无所谓地点点头:“对,不是。”他放开手,拖着杰克来到堆满珍宝的舱壁前,打量着被海盗翻乱的箱子:“你喜欢这些,是吗。”

  

  杰克模棱两可地回答:“如果它们属于我,我就喜欢。”

  

  萨拉查不屑地冷哼:“永远都是贪婪的恶棍。”他踢开一个蜷缩在角落里的石头箱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不,杰克看见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躺在箱底的指环,乌黑的戒身和阴影融为一体,没有宝石,没有装饰,平凡无奇。

  

  萨拉查弯腰从箱子里捡起那枚戒指,举到眼前,若有所思地打量。

  

  “一先令,不能更多了,”杰克撇嘴估价,“将来遇见威尔,我叫他给你打十个,不收钱。”

  

  萨拉查冷冷地瞥他一眼,越过海盗走向关押巫师的囚室,当然,右手仍牢牢地拽着铁铐。

  

  杰克不得不跟着萨拉查转了个圈,不耐烦地抱怨:“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都吊足了我的胃口。”

  

  “我知道你醒着,”萨拉查隔着牢门对巫师说道,“告诉我这枚指环的使用方法。”

  

  “方法?什么方法?”杰克在后面探头探脑,“难道不是套到指头上就行了,如果你想也可以套在别的地方,只要够细……”一股警告的力道从手腕上窜过,杰克叫了一声:“当然了你用不着,你那么大。”

  

  老巫师打断了杰克的唠叨,他从暗影里缓慢地坐起来,面向牢门外拉拉扯扯的两人:“……没人能读懂命运女神的安排……”

  

  萨拉查并不在乎老巫师的疯言疯语,他用戒指敲了敲牢门:“告诉我方法,我可以饶恕你帮助海盗越狱的罪行。”

  

  “这不公平!”杰克抗议道,彷佛受了天大的冤枉,“是他鼓动我,我是无辜的!”这话说的多么真切,他自己都要信了。

  

  另外两人选择忽略他。

  

  巫师抬头看了萨拉查一眼,灰败的脸上闪过难懂的神情,“远古时代,出于无从探寻的缘由,奥林匹斯山上的神明锻造了这枚戒指,使用它时需和你选中的对象……做一些令人愉悦的事情。”

  

  “哈!”杰克怪叫一声,迅速抬起搁在萨拉查肩膀上的脑袋,愤慨地看着两人:“现在我明白了,你们是一伙的!”

  

  他想夺路而逃,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海盗一脸戒备地用下巴点了点戒指,“这个破铁圈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萨拉查阴森森地笑了:“它的用处和你正佩戴的铁铐差不多,不过更纤细,符合你的品味。”

  

  巫师缓慢地补充:“因佛拉戒,谁给你戴上它,谁就锁住了你。”

  

  海盗脸色发青:“听起来像是结婚戒指,恶心极了。”

  

  老巫师摇头:“婚戒束缚你的心灵,而它束缚你的肉身……戴上后如果你背叛他,双腿就像被烈火烧灼一样疼,双眼就像被毒液喷洒一样瞎。”

  

  杰克这下是真的脸色发白了,他后退一步,飞快地摇头:“不觉得戒指这种东西出现在你我之间,太倒胃口了吗。”

  

  萨拉查垂眼盯着指环,无所谓地抿起嘴角:“我说过你将得不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他看向杰克,眼里闪现着报复的快意,“包括你最渴望的,自由。”

  

  老巫师低着头,意味不明地笑了几声。

  

  杰克连连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地靠在箱子上,他把手举过头顶,那惊恐的模样活像又遭遇了一场逼婚——事实上,西班牙佬拿着戒指杀气腾腾步步紧逼的模样,还挺对得起这个描述。

  

  “嘿我们商量一下,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我保证不会再逃跑了,只要别把这玩意儿套到我手上!”情况如此紧急,而他依旧毫无力气,杰克唯一能做的就是翻过身,把双手死死压在胸膛和箱子中间。

  

  面对着主动塌下腰的海盗,萨拉查难得地表现出了不为所动的理智,他进一步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命令道:“转过来,把手给我。”

  

  “绝不!”杰克负隅顽抗,如果可以他宁愿咬掉自己的指头。

  

  萨拉查俯身压在海盗的背上,将对方完全罩住。少年湿漉漉的脖颈就在眼下,皮肤因为惧怕而泛着潮红,萨拉查忽然觉得可以先干点别的。他将戒指放进衣兜,双手揽住少年僵硬的腰肢,惋惜地叹气:“我从不向海盗退让。”

  

  察觉到了萨拉查态度的变化,杰克立刻抓住了这条救命绳索,扭头瞧着对方:“既然你同意了我的提议,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如释重负的少年满脑子都是赶紧岔开话题,在他反悔之前。虽然囚牢不是个好地方,还有敌我难分的巫师在场,但是,管他呢,如果高贵的西班牙船长都不在乎被人围观,他就更没资格抗议了。

  

  萨拉查将人扣得更紧,低沉的嗓子烫着杰克的耳廓:“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斯派洛。”

上车:http://wx1.sinaimg.cn/mw690/006f2VE4ly1fgekve2kahj30c83ms7rh.jpg

    

       杰克放弃地瘫在地上,痛斥海军的卑劣行径:“太无耻了。"

  

  一直沉默无声的巫师忽然嘎吱嘎吱地笑了起来,夜枭似的嗓音驱散了满室旖旎。

  

  “……我想起来了……戒指由爱神阿芙洛狄忒打造,她想要留住自己的爱人……”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指向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神的祝福是双向的,你们谁也离不开谁……”

  

  “精彩。”杰克收回视线,转了转眼珠,不知在盘算什么鬼主意。他快活地弯起一边嘴角,“你刚刚把下半辈子和一个海盗绑定了。”他曲起戴着戒指的手指,沉痛叹气:“我都有些同情你了。”


  END


评论 ( 73 )
热度 ( 1511 )

© 一握灰 | Powered by LOFTER